宙斯小說網 >> 我用木雕記錄異常 >> 目錄 >> 第228章 一個不錯的木偶原型

第228章 一個不錯的木偶原型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夜行狗  分類: 都市 | 懸疑 | 詭秘懸疑 | 夜行狗 | 我用木雕記錄異常 
我用木雕記錄異常 第228章 一個不錯的木偶原型
科幻小說第228章一個不錯的木偶原型

第228章一個不錯的木偶原型

書迷正在閱讀:、、、、、、、、、、、、

盯著這不知什么時候靠近的白裙女子木偶看了片刻,沈星見這女人還穿了一雙高跟鞋,后面的鞋跟還不低。

就這么個樣子,剛才靠近自己時,竟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這怕是沒有幾年穿高跟鞋的功底下不來啊!

他盯著女人木偶看了這么久,對方卻沒有一點動靜,仿佛剛才是被人搬過來的,而不是她自己靠近。

沈星略一沉吟,將這女人抱住,試了一下重量,大約只有二十多斤的樣子。

隨即他將這白裙女人放到靠近墻面的位置,讓她呈面壁狀態。

在此過程中,能夠感受到這女人木偶的身上材質硬邦邦的,還有點硌人,但卻沒有任何會活動的感覺。

將女人木偶放好后,沈星再次把目光投向那疑似關志雄木偶的方向。

靠近這男子木偶的前方,將手機中的照片放到與其平行的位置,然后仔細一比對。剛才在黑暗中看得不太清楚,此刻比對后果然兩者一模一樣。

沈星也沒想到,本來順便要探查一下關于關志雄的線索信息的,哪知竟然會看見關志雄的同款木偶?!

他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伸手摸向將這關志雄木偶,然后用力一掐,掐不動,似乎用了與那白裙女子木偶相同的材質制作。

“不會是用真人灌注的吧?”

面對著這與真人身高相近、長相一模一樣的木偶,他升起這個念頭后突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把手機放在旁邊的木桌上,雙手抱著關志雄木偶的腰部位置,用力一扭,咔嚓一聲,腰關節和屁股這里的卡扣脫離開。

沈星慢慢將他的上半身提起,重量較輕,不似真人被澆筑的,再一看腰部脫離的位置,透出一股塑料材質的氣息,且還能看見凸起的卡扣,證明這的確是假人,不是真人的尸體。

只是并不清楚,為什么會將這家伙的模樣做成一個木偶的樣子

這么做了有銷量嗎?誰又會出錢買一個并不認識的中年油膩男?

將關志雄木偶的上半身重新放在屁股上方的卡扣

兩者銜接卡死后,沈星這才放開手

輕輕拍了拍

然后將放在桌上是手機拿起來。

就在此時,他再次感受到身后傳來一片寒意

立刻快速轉身,映入眼眸中的

是近在咫尺的白裙女子木偶。

這一次這女子木偶不僅靠得比剛才更近

甚至她的身體已經微微前傾,腦袋湊離沈星只有一個巴掌的距離。

沈星下意識的后仰,使得自己離開這女人遠一些,但仔細看去后

發現這女人實際上并沒有移動

而只是保持著這個姿勢。

整個作坊里氣氛詭異到了極點,所有木偶實際上此刻都沒有動,保持著靜止,而沈星也維持著后仰的動作。

不多時,他伸出手摸向這白裙女人的腰部

硬邦邦的,和后方的關志雄木偶一樣。

隨即他試著略微扭動女人的腰

相同的咔嚓一聲發出,說明那銜接的卡扣處已經被擰開

這女人的上下半身同樣可以被取下。

二話不說,沈星當即將她的上半身取下來

放在桌上

和不遠處站著的關志雄木偶來了個四目相對。

現在自己的目標在隔壁

沒有必要在這里弄出太大的響動,能不和這會動的女人木偶發生沖突最好,否則驚動了隔壁,那莫圖可能會離開也不一定。

現在將女人木偶直接拆成兩半,免得她再來干擾自己。

做完這些,沈星瞥了一眼那關志雄木偶,現在這屋里除了這白裙女人木偶會詭異的移動以外,其他木偶似乎都沒有什么反常。

他再次來到那通往隔壁的小門前,將萬能智匙拿出來,慢慢插進鎖孔中,從門縫隙處能看見那邊有燈光透出來,所以沈星打開得很慢,以免弄出聲音。

好在那邊一直傳出有節奏的機械響動聲,完美掩蓋了這里可能會發出的一些無法控制的聲音。

不過就在他用心打開門時,身后傳出一陣細微的窸窣聲。

沈星當即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回頭一瞧,隨即眼瞳微縮。

因為他看見那剛才自己放在屋中桌上的半截女子木偶,此刻已經調轉了頭,腦袋揚起,看著自己所在的方向。

沈星沒有其他表示,就這么盯著她,而這半截女子身體也同樣仿佛死了一樣,沒有動作。

“這家伙,被人眼睛盯著的時候不會動,一旦不看她了,立刻就會靠近我。”

沈星大概明白了白裙女子木偶的移動規律。

他回過頭繼續用心開門,將萬能智匙全部插入鎖孔內,然后按下伸展鑰匙體表細條的按鈕。

此時身后的窸窣聲再次看似響起,沈星暫時沒有空去理會。

他很快感應到鑰匙完美抵住了鎖孔的所有空隙,輕輕扭動,已經可以旋轉。

身后的響聲在靠近,且頻率似乎再加快。

沈星再次回頭,就見那半截女子木偶的身體已經不在桌面上,而是來到了緊靠著桌腿的地面,匍匐在地,一動不動。

不過此刻女子的腦袋仍舊仰起,那有機玻璃眼珠正盯著自己,嘴唇微張,如果事先不知道那是木偶的話,光是看見這女子半截身子的一幕,就要將人嚇個半死。

深深地看了這一動不動的女子一眼,片刻之后,他再次回過頭,將身前已經被擰開的門推開了一條縫,同時將萬能智匙放進口袋中。

身后爬動的聲音此時再次傳來。

因為大概還有兩三米的距離,沈星暫時無暇理會,他目光專注,透過推開的門縫看向隔壁的房間。

視線中,只見這隔壁作坊的中間位置,一臺老舊的機械正在運作著,一只手臂粗細的機械壓頂正從上方有節奏的往下壓來,上下壓頂中間的位置,則是放了一團看不出材質的東西,承受著強大的擠壓。

在這臺機械的前方、背對著沈星的位置,坐著一個略微佝僂的聲音,一頭銀色短發,臉上似乎還有胡須,正面對著機械不知在干著什么。

而這隔壁作坊的陳設與沈星所在的這邊大相徑庭,這里只擺放了兩個完整的人形木偶,其余的全部是制作木偶的材料,沒有見到只制作一半的木偶,或者斷臂斷腳之類的。

除此之外,這間作坊里燈光明亮,除了那機械發出的聲音以外,沒有其他響動。

沈星身后的爬行聲此時越來越近,他再次將小門推開大一些,隔壁的燈光灑進了這邊的作坊內,回頭一瞧。

就見那半截身體的女子木偶距離自己不足一臂距離,拼命的仰著頭,那有機玻璃眼珠瞪得滾圓,仿佛快要從眼眶里滑出來。

沈星略微一怔,他不再停留在這邊房間里,而是立刻又將小門拉開大一點,貓著腰準備進去。

身后的窸窣聲此刻忽然開始加快,沈星回頭一瞧,發現那半截身體的女子木偶已經伸出了手,對著自己抓來。

而在他回頭看過去的這一瞬間,這抓來的動作微微凝滯,不過很快就突破了凝滯狀態,即便被沈星盯著,也速度奇快的想要抓住沈星的腳踝。

下一秒,沈星整個人進入隔壁房間,并將門直接關上。

啪的一聲輕響,這女子木偶的指甲觸及了門板,不過在門被關上的同一時刻,這邊作坊里頓時一片死寂。

半截身體的女子木偶保持著伸手抓出去的動作,一動不動,就此定格。

沈星將注意力分出一半在身后,發現隔壁沒有動靜傳出來后,他這才將所有注意力放在這間屋子中,放在那背對著自己的銀發老人身上。

在私家偵探老梁將關志雄的照片傳過來時,也一并將莫圖的照片傳了一張給沈星。

照片中的人物和此刻眼前這人的背影,非常相似,沈星猜測這人就是莫圖。

莫圖雖然貴為精雕大師,賺了不少錢,但平時衣著樸實,照片中的面容也很普通,看不出這人加持著大師的身份。

對此沈星已經有了準備。

剛才他開門進來時,雖然有一些響動,但沒有那正在加壓的機械發出的聲音大,被那聲音完全掩蓋過去,所以導致此刻莫圖依舊背對著自己,仍在專注著什么。

沈星也沒有進一步弄出動靜,而是察看了四周情況。

當仔細看向那屋里兩個完整的木偶時,他微微一愣,發現其中一個男子木偶,竟然又是關志雄的模樣。

看上去這個木偶與隔壁那屋中的關志雄沒有什么區別,連衣服都一模一樣。

這么一來,沈星感覺關志雄這家伙并非是莫圖的客戶那么簡單,兩者或許關系不淺,這才導致夏紅玉在采購假人時被對方給陰了。

現在看來,所有答案都在這間作坊里。

沈星不準備再隱藏,他先是瞥了一眼那小門的方向,確信門后那半截身體的女子木偶不會追上來后,清了清喉嚨,這才輕聲開口。

“莫圖,不好意思,以這種方式來拜訪你。”

話落,他原本以為對方會吃一驚,放下手中的工作。

哪知這銀發老者只是默默地抬起頭來,目光投向自己,瞥了一眼后,再次低下頭去。

不僅沒有緊張和驚訝的樣子,更是連話都沒有回答。

“你,是不是莫圖?”沈星有些疑惑起來。

“當然是。”老者頭也不抬的說出三個字。

沈星注意到他正將一根根細絲一樣的東西放進那被擠壓的槽內,動作很熟練。

而隨著他越放越多,一大團被擠壓后的不規則物體正在形成。

“對于屋子忽然有了一個不速之客這種事,難道你不感到驚訝或者好奇嗎?”沈星問。

莫圖的臉上浮現出笑容,臉上的皺褶堆積在一起,那為數不多的幾根胡須也因為擠壓而往上翹起來。

“我一個做木偶的,像屋里多出一個人這種事,不是很常見的嗎?”

話落,他看了看屋中角落里的兩個完整木偶。

“看來你是有十足的把握應對我了。”沈星也笑了起來,“我也還是第一次知道,莫大師除了能夠制作木偶以外,竟然在操控木偶方面也是一把好手。”

說這番話的過程中,沈星一直注意莫圖的面部表情,不過他發現對方始終波瀾不驚,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莫圖此時將手中的工作放下,看向沈星,道:“我可沒控制他們,如果你看見某個木偶忽然動了,那可是他們自己的行為,與我莫圖毫無關系。”

“所以這些會動的木偶早就在你的控制范圍了?”沈星繼續道:“你對我的到來有恃無恐,或許依仗的,就是現在這屋里的兩個木偶。”

莫圖笑了笑,目光在那兩個木頭的身上掃視了一遍,搖頭道:“我可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動,剛剛已經說了,這都是他們自愿的,與我沒關系。”

沈星大概猜到了,即便是莫圖自己制作的木偶,也只是有些能自主移動,有些不能,這不能一言概之。

“他們能不能自行移動,我不關心。”沈星道:“我只關心,你是否暗中接單,受人之托給郵寄了一只會移動、甚至會殺人的木偶。”

莫圖依舊保持著笑容,似乎早知道沈星有此一問,他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站起身,將正在擠壓的機器關掉,然后把已經被壓緊的一團不規則物體從機器中拿出來,走到一邊。

此時沈星終于看清楚那團不規則物體究竟是什么,那是一團毛發被擠壓后形成的東西,而那些毛發正是剛才莫圖一根根丟進機器中的。

仔細一看,有點像是狗毛,又或者是……貓毛!

莫圖來到那關志雄的木偶處,將他的上半身身體擰下,就如剛開始沈星那樣,隨即倒轉這身體,把這團毛發受到擠壓過后形成的不規則物體塞入了關志雄木偶的上半身中。

隨即他又將這身體重新接入下半身。

一邊做著這些,莫圖一邊輕聲開口:“這倒是有。不過我接過那么多單子,根本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單啊。”

沈星伸出兩根手指:“不巧,包括我和我的一個朋友在內,我們共收到了兩個木偶,且都能移動,并且無一例外都想殺掉我們。”

話落,他又道:“現在既然我能找到這里,沒有達到目的是不可能離開的。你是想收了錢再告訴我,還是我直接動用自己的手段讓你告訴我,這由你來選擇。”

如果莫圖只是要錢那么簡單的話,沈星可以聯系夏紅玉,由她來買單,這樣既不麻煩也很好解決。

但如果莫圖不收錢,且堅守為雇主保密的原則的話,那沈星就只能動用一些特殊手段來讓這老家伙告訴自己了。

這番話已經說得很清楚,相信莫圖不可能不明白。

只見這位老人緩緩轉過身,看向自己,微笑開口道:“你是一個很不錯得木偶原型。”

話聲未落,這間作坊內的燈光瞬間熄滅,一片濃郁的黑暗籠罩而來,將屋里的兩人兩木偶瞬間吞沒。

趣書屋_書迷正在閱讀:、、、、、、、、、、、


上一章  |  我用木雕記錄異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