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 >> 目錄 >> 第五百六十章:冰封世界——酋雷姆之迷,遙遠的北極

第五百六十章:冰封世界——酋雷姆之迷,遙遠的北極


更新時間:2021年01月14日  作者:瘋狂沉默  分類: 玄幻 | 衍生同人 | 輕小說 | 瘋狂沉默 |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 第五百六十章:冰封世界——酋雷姆之迷,遙遠的北極


“這可就說來話長了,總之不是好事。”

李想并沒有分享不幸遭遇的習慣,更何況這里人多眼雜,不適合討論。

金銀童子很識趣地沒有追問。

兩人的家庭環境決定了以他們的眼見,當即便看出那根藍色羽毛極可能來自某只傳說中的小精靈——急凍鳥。

李想出門一趟,遇到急凍鳥了?

宮煦頗有些興奮,他對傳說中的小精靈自然也是非常好奇。

長這么大,他唯一一次親眼見到傳說小精靈,是和家里人出去旅游時,當日夜晚透過窗外,看到的四只大型四足小精靈。

——三劍客和它們的弟子。

宮煦的爺爺這么稱呼那些小精靈,并告訴他這些傳說小精靈會在全世界遷徙,它們使用的圣劍和一般小精靈截然不同。

沒想到時隔那么多年,李想也遇到了另外一種鳥類傳說小精靈,還拿回了它的羽毛。

好奇心便難以抑制。

很想繼續問下去,卻不知道該怎么張口,李想又不是他爹,有什么義務告訴他全部?

另一邊,宋桀環視了一圈李想的身體,又看了眼他的臉色。

并沒有發現異狀后,微微松了口氣。

遇上傳說小精靈往往是一件值得高興,又不值得高興的事情。

因為對方往往非常強大,且對訓練家或者說人類不全是抱有善意。

很早以前,他家的公司在尋礦的時候,不小心路過了閃電鳥的臨時地盤。

這家伙為了懲罰入侵者,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降下了一片落雷攻擊尋礦隊,最終導致了相當慘重的損失。

傳說小精靈并不友好。

宋桀他父親吃了這個虧后,心里就一直記掛著,時不時就拿出來告誡宋桀。

一來二去。

宋桀對傳說小精靈的印象也跟著不好了。

三人的后方。

徐鶴捂著胸口,一副差點折壽的樣子,身邊是安慰他的潮。

萬一李想真出事了,他這個教練絕對是主要責任,搞不好教練生涯就到頭了。

教練生涯都算小事,李想可關乎到霧都大進階全球級,和未來的崛起。

徐鶴聽到李想出事沒暈過去都算他承受能力強。

‘再讓他一個人亂跑我就吃屎!!’

禿頂中年人只覺得自己腦袋上面的最后幾根毛在呻吟,估計沒幾天壽命了。

一群人歸還了象牙豬,趁著天還晴朗,驅車走人。

剛回賓館。

窗外轟隆一聲,有陰沉的雷云匯聚,狂風呼嘯不止,空氣逐漸變得潮濕。

才下完雪馬上又下雨夾雪,這種鬼天氣真是讓人吃不消。

李想聽到前臺在抱怨這幾天的異常。

他知道,估計是巡護員聯盟想辦法封山了,就像前幾天急凍鳥用大雪封山一樣。

場面好大。

用了黑科技還是很多小精靈?總不可能請來了神獸吧。

李想暢想著,屬于他的批斗大會卻開始了。

徐鶴真的很生氣。

坐在位置上的時候臉都起哄了。

當著校隊所有人的面,大聲訓斥了李想一頓,語氣極重,并讓他上交五千字檢討,當著校隊所有人的面誦讀。

苗爽在邊上說好話,才把檢討給免了。

李想全程保持虛心受教狀態,乖乖認錯,也不頂嘴,五千字檢討臨頭沒說一句話。

也幸虧不用寫。

最終。

他站在一干表情或是擔憂,或是揶揄,或是好奇的學姐面前,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保證下次不再恣意妄為。

事情便到此為止。

徐鶴和苗爽這兩個領隊都無意將這件事情鬧大,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只要李想認錯,也就過去了。

捅到校理事會那邊,對誰都沒好處。

事后。

一堆人追著問李想到底發生了什么。

李想隨口編了個騎鳥兜風,被野生寶可夢襲擊的事情,敷衍過去了。

說實話就有鬼了!

但這個理由騙不過見到羽毛的金銀童子和潮。

三人都見過羽毛,知道其中必有蹊蹺。

可除了宮煦以外的兩人,都很機靈地沒有問下去,收斂了自己的好奇心。

宮煦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李想,一副想說話不知道怎么說的樣子。

李想都被他整笑了,卻還是沒有滿足他的心愿,禍從口出的道理誰都懂。

好好地泡個澡放松了一下。

他回到房間,看著急凍鳥的尾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都知道火焰鳥的羽毛可以燃燒,燃燒起來的火,被稱之為圣火。

那急凍鳥呢?

急凍鳥的尾羽有啥用?裝飾品?賣錢?

李想不太了解,心想如果是洛奇亞或者鳳王的羽毛就好了。

人家的羽毛在特別篇里,可以做成收服雪拉比(時拉比)的GS球。

還能向鳳王挑戰啥的。

……算了,本就是白來的東西。

李想上網搜了一下,發現除卻有人愿意出幾萬到幾十萬不等收購外,沒有任何用途的說明。

哦,什么磨粉泡水延年益壽的忽悠人話是有的。

暫時放著,等日后想到用途再說。

李想轉移視線,開始搜尋有關酋雷姆和北極的訊息。

然而。

網絡上有關傳說寶可夢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傳聞,和李想前世的一些設定也沖突,說明都是猜的。

有關北極。

和前世不一樣,前世的南極是南極洲,北極是北冰洋。

前者冰川陸地動物,較多且不歸屬任何國家,后者大部分區域都是海水,且許許多多的區域都被不同國家瓜分了。

但在這里,北極和南極是一樣的。

或者說這兩個玩意兒變得平均起來了,都是有海有陸地。

同時。

和前世不同。

北極的生存環境更加惡劣,據說北極科考隊十月到來年三月,這五個月里只會待在基地內部,一步都不敢出去。

南極倒是好一點,甚至還能去旅游。

以前李想看到這些東西,可能還搞不懂北極環境如此可憐的理由。

現在么……

他覺得應該是酋雷姆的鍋。

——冰封世界(こごえるせかい)。

這個屬于酋雷姆的專屬招式,在游戲里威力不強,但動畫寶可夢世代中的表現力卻很可怕。

雙龍市被一瞬間凍結的那一集,名字就叫做冰封世界。

但這也意味著,那群去北極捕龍的人要在十月份之前找到酋雷姆。

十月之后,估計沒有抗寒的黑科技會不太好受。

對巡護員的人來說也是如此,十月份之前抓不到那群人,他們就不得不退出北極。

想去。

李想抓著呆愣愣的惡魔貓,在它腦殼上來回擺弄,有些不甘心。

他也好想去北極,好想去抓酋雷姆……不是,好想去阻止那些人抓酋雷姆。

當然。

就他現在這種實力,請他去他都不會去的。

李想只不過是處于一個想去又不敢去的區間里,來回折騰自己。

現在他的感覺就是游戲的大型資料片開了,可活動有等級限制,他這個萌新沒辦法參與,只能先練級,過其他的劇情。

或者看著別人打活動。

難受得要死。

帶著這種想法,李想沉沉睡去。

次日。

外面的雨夾雪好像停了。

李想便照例下去晨練,由于徐鶴堅決不讓他一個人出門,只好拐上宋桀。

結果剛下樓。

在大廳前看到了一個熟人。

“鐘叔!”

李想微驚,宋桀眼睛微瞇。

正向出示證件,向前臺詢問霧都隊房間的鐘海也轉過了頭,雙目微亮。

“嘿!省得我上樓找了!”

鐘海依舊叼著他的牙簽,目光掃過宋桀,“嚯,小少爺也在,都起這么早,了不得現在的年輕人。”

“海哥。”

宋桀沖鐘海點點頭。

李想側過頭,“等等,你叫他什么?”

“海哥。不用說了,你比我小一輩。”宋桀把他的頭扭了過去,面容中隱隱有些笑意。

李想扯了扯嘴角。

放棄了和宋桀爭論輩分的事情。

他沒想到宋桀居然會和鐘海認識,是因為他家里的公司?

話又說回來,巡護員基地是沒人了么,咋每次都是鐘海。

“時間有限,小少爺,我就不和你多寒暄了。李想,咱倆找個地方聊聊吧。”

鐘海一如既往地雷厲風行。

宋桀并無意見,雖然好奇李想身上發生的事情,但也不至于不識趣到一定要插足其中。

他坐在大廳的沙發等。

而李想和鐘海,則來到服務員找鑰匙開出來的一樓咖啡館里。

兩人面對面坐著。

“嗯……開門見山吧,你這小子,是真不讓人省心。”

鐘海嘆氣,“雪嶺這種都是野生小精靈的地方,能瞎闖么?”

李想尷尬地笑了笑,也不去爭辯自己就在天上飛一圈之類的話。

“但也托你的福,雪嶺上那三批人全部抓到了。”

鐘海直接告訴了他昨晚的結果。

李想道:“那北極呢?北極那邊是什么情況?那批人抓到了嗎?還有斯蘭卡王國的首相!黑市!”

“別激動。”

鐘海讓他稍安勿躁,“接下去的話,你也懂的,不要去外面亂說。”

“北極的話,沒這么容易抓,七月份是野生小精靈在外圍活動的熱潮,加上特殊環境,不是很好追蹤。”

這位首席巡護員先報了個憂,再報喜。

“但是,龍的遺骸也不是這么好找的,我們每年派大批大批的人出去,到現在都沒找到,更別提臨時起意的他們了。”

巡護員聯盟也沒找到?

李想便問,“那如果龍的遺骸被帶走,極北會發生什么變化?”

“不清楚。”

鐘海很誠實地搖頭,“有關龍的遺骸,我們只有極北前代超能冠軍的預言和傳說。”

“預言?”

“對,預言說,當一位英雄懷揣著理想和現實,找到了龍之遺骸,它就能獲得真正的解放。”

“真正的解放……”

“傳說的話,你應該也知道,龍之遺骸一旦被消失,極北會遭受滅頂之災。”

鐘海說完句話后,笑問:“是不是一頭霧水?”

李想確實一頭霧水,他明白所謂的真正的解放,但不清楚為什么說龍之遺骸消失,極北會遭受滅頂之災。

“我們也不清楚,所以一直想要搞懂。”

鐘海取下牙簽,“至于你說的斯蘭卡王國,我們去了,首相確實被催眠了,但是黑市里賣東西的人,也是被催眠的傀儡。”

這么難纏?

李想皺眉,發覺塞州事件后,異界人越發謹慎,一個兩個都成了陰溝的老鼠。


上一章  |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