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詭秘地海 >> 目錄 >> 第九百三十三章 熟人

第九百三十三章 熟人


更新時間:2021年07月17日  作者:狐尾的筆  分類: 奇幻 | 黑暗幻想 | 狐尾的筆 | 詭秘地海 
詭秘地海 第九百三十三章 熟人
第九百三十三章熟人

第九百三十三章熟人

過了幾秒,安娜對著李璐點了點頭,“謝謝,這個消息對我很有幫助,我會慎重考慮的。”

“不過,我是真沒想到,沒有審訊的情況下,你居然會向我主動透露消息,現在看來,你已經明白過來了,我們才是是一邊的了。”

看著說這話,李璐的后槽牙不由得緊緊咬在一起,當初她折磨的傷疤頓時隱隱作痛起來。

如果只是她一個人,哪怕拼了這條命不要,她也要跟這女人拼個一個魚死網破,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她有孩子了。

當一個母親擁有孩子時,孩子的性命遠比她的生命還要重要,可以說是生物母性的本能,但至少現在,李璐無法抗拒。

李璐微吸一口氣,轉身就準備離開。

“你就不好奇,你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他為什么一生下來就能說話,而且還能用特殊語言跟我交流?”

安娜的這句話如同法術般瞬間把她定在了原處。

“不打算問點什么嗎?我已經準備還等你來問了呢。”淺笑的安娜站起來向前一步,李璐卻向后退一步。

“你在害怕?害怕什么?有些事情光怕是沒用,必須勇于面對啊。”安娜走得越快,李璐同樣退得越快。

當看到安娜緩緩地張開嘴巴,似乎想要說點什么的時候,終于她一轉身,慌亂地離開了安娜的房門前。

李璐背靠著房門,單手捂著胸口急促的呼吸著,哪怕面對死亡都沒有害怕過的她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她害怕從那女瘋子那里知道有些遠比死亡還要可怕的東西,害怕那些話語會奪走自己的孩子。

稍稍平復了一下心情,李璐深吸一口氣轉身旋動門把手。

她打開門后的第一幕就是,表情氣憤地圖巴雙手把棋盤舉過頭頂,在桌子上來回搖晃地暴走著。

“啊啊啊!”棋盤重重地摔在小丑面具面前,“你這家伙肯定作弊了!!怎么把把都是你贏!!”

小丑翹著二郎腿,輕輕的聳了聳肩。

“你還敢狡辯!你這家伙真不誠實,我以后不跟你玩了!”

李璐迅速走了過來,小心翼翼地伸出雙手,從他腋下穿過把他摟在自己的懷里。

“寶寶乖,聽媽媽的話,你現在的身體還不適合走路,等你再長大點可以嗎?”

圖巴憋屈的不斷掙扎,“你別摟著我!我檢查那家伙的衣服,他肯定下棋作弊了。”

“寶寶!”李璐的聲音瞬間高到破音,淚水不由地從她臉上露出了下來。

她用著幾乎是哀求的語氣懇求道:“媽媽求求你了,能做些嬰兒該做的事情嗎?”

當李璐的眼淚滴到圖巴的臉上,掙扎的他逐漸安靜下來。“我肚子餓了。”

李璐轉過身子,背對著小丑解開自己的衣服。

看著不斷吮吸十分可愛的圖巴,李璐的心都要化了,她低下頭來,用自己的額頭圖巴那軟軟的頭頂輕輕貼了貼。

“我的孩子,你放心,我拼盡一切來守護你的,只要有媽媽在,沒人可以傷害到你。”

圖巴聽到這話,眉頭微微皺了皺,他向著李璐的懷抱里縮得更近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安娜在這座沿海城市暫居下來。

在她的觀察下,王建設確實在尋找查爾斯一家,暫時沒有動異心的動作。

現在IMF正在找他們,安娜現在根本無法高調地招收信徒,她現在能做的事情少得可憐。

她也企圖尋找一些可能跟IMF作對的組織,但是沒有任何特殊渠道下,她并沒有任何收獲,至少在網絡上是沒有的。

早上七點,帶著口罩跟墨鏡的安娜抱著圖巴在街上默默地走著,在心中把整個城市的規劃記在心中。

如果IMF的追兵追上來了,現在的未雨綢繆可以提高自己逃脫的概率。

有些事情等真的需要做的時候再去做,那就已經晚了。

“哈~大早上的不睡覺,沒事在大街上亂跑做什么。”

在安娜的安娜懷里的圖巴揉著自己的眼角,不滿地嘟囔著說道。

“怕你憋壞了所以才帶你出來。哪怕是嬰兒,出來曬太陽對身體有好處。”

當然這只是安娜瞎說的,她把圖巴帶出來的主要一個原因就是,用他來當警報器用的。

既然他能預知地未來,那只要把他帶在身邊,如果真有什么危機,圖巴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就在這時,安娜忽然感覺到自己懷里的圖巴身體有點僵,消瘦的手指從襁褓中伸出,向著右側街道指去。“哎!你看那是什么!”

馬上緊張起來安娜抬頭向那邊看去,卻看見那里只是普通的嬰幼兒物品商店,一層透明玻璃柜的后面是一罐罐不同包裝的進貨奶粉。

“你看那個紅罐子沒有?電視廣告上說味道好極了,快去給我買兩罐!!”

安娜的眼角抽了抽,什么話都不說,抬腳就要走。

“快給我買!我可告訴你,我現在腸胃可不太好,而且我還沒穿尿不濕,你要不給我買奶粉,信不信我拉你一手。”

說真的,安娜現在真想把圖巴直接扔在地上,直接回去。

不知道是不是身體的原因,除了聊正事的時候,平時他的性格跟小孩子一樣。說一出是一出。

但為了不再讓圖巴再鬧騰,安娜最終還是走進了那家店鋪,等她出來時,手里提著袋子里已經裝了一桶高檔奶粉。

奶粉的價格不低,好在當初下飛機之前,搶走了飛機上所有人的現金,玩支撐這些開支。

“誒嘿嘿~”圖巴用四肢摟著那鐵皮奶粉罐嘿嘿直笑。

安娜剛準備繼續往前走,在她左邊車道跟過來的一輛車讓她警惕起來。

“怎么回事?IMF的人?還是之前死去的那些家伙的仇家?王建生不是說已經擺平了嗎?除此之外我在國內應該沒有仇家了啊。”

那輛黑色轎車緩緩停下,車門推開,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那是周濤,當初安娜第一天來到地表后,把她帶到所里問話的年輕男警察。

他今天穿的是便裝,再加上開的是私家車,看起來應該不是工作時間。


上一章  |  詭秘地海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