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女帝背后的男人 >> 目錄 >> 0205.正義的熱血,瞬間占領高地了!(求全訂閱求月票)

0205.正義的熱血,瞬間占領高地了!(求全訂閱求月票)


更新時間:2021年01月13日  作者:我吃杏子  分類: 玄幻 | 原生幻想 | 輕小說 | 我吃杏子 | 女帝背后的男人 
女帝背后的男人 0205.正義的熱血,瞬間占領高地了!(求全訂閱求月票)


鄭國公府。

洛清郡主被關在房中,已有七八天的時間了,人關久了會自閉,何況是隨時有可能被當作政治籌碼,拉去遼東高句麗和親的洛清郡主,那已經是深度自閉了。

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洛清郡主正暗暗傷神,自憐自嘆,今日一早,又聽到侍女傳來消息,昨日李廣勝去宮門外疾呼,被陛下捉了送去天牢了。

天牢那是什么地方啊?那是直接受皇帝管轄的牢獄,專門關押一些政治犯,或是觸怒皇帝的犯人。

基本上進去就是有進無出的事情。

當然了,天牢也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私刑嚴重,在天牢里死的,一般都是賜毒酒,賜白綾,死的多少也算是體面人。

一想到自己可能馬上就要和親去高句麗,嫁給從未見過的陌生人,而自己的心上人,如今卻身陷牢獄,前途未卜。

洛清郡主眼睛一紅,心頭一酸,撲倒在了案幾上,那這幾日已經是把眼淚都給哭的干干凈凈的。

房門此時被推開,就見到長河郡主的母親,親自帶著兩個侍女走了進來,長河郡主臉色不錯,本來還帶著笑意,但看到洛清郡主趴在桌子上了無生趣的樣子,長河郡主也是忍不住凄苦起來。

但也還是強撐著笑容,坐到了洛清郡主的身旁,說道:

“洛清啊,今日才聽說,那些個贊同和親的大臣,昨天全都挨了五個板子!”

洛清一愣,抬起頭問道:

“陛、陛下決定不和親了?”

“這倒不是,聽說,那些大臣是上青樓被抓了現行……”

洛清郡主又凄苦了起來,長河郡主見到女兒的模樣,又嘆了一口氣,說道:

“事情一刻沒定下來,便一刻也說不準,聽聞朝中來了一個叫吳瓊的錦衣衛指揮使,陛下很器重他,昨夜那些大臣們,就是為了拉攏吳指揮使所以才去的青樓,那吳指揮使也因此被陛下責罰了,說不定此事,能讓這位吳指揮使和那些大臣們之間,生出嫌隙,他會反對和親也說不定。”

長河郡主說到此處,發現洛清郡主依然淚眼婆娑,心情不佳,自己想想也是,和親這種事情,就連鄭國公都已經倒向了贊成和親的陣營,唯一據理力爭的李廣勝都進了天牢,吳指揮使什么膽子,敢反對和親?

只怕這吳指揮使,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說不定啊,沒準今天晚上就降旨和親了。

一想到此處,洛清郡主哭的更是梨花帶雨,抓著母親長河郡主的手,哭道:

“娘親,女兒求您件事。”

長河郡主也是眼中含淚,點了點頭,就聽洛清郡主決然說道:

“讓我……讓我最后見一眼李郎吧……”

吳瓊想去見李長蘇,也得先知道他住在哪里,好在有錦衣衛系統,查到李長蘇住處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對方是號稱“幼鳳”,智多近妖的人物,吳瓊免不了要做些準備,什么詩詞,對子,腦筋急轉彎來一點,萬一對方喜歡這一套呢?

那這種事情,去找璐璐來商量,集思廣益一下肯定是沒錯的,結果過去之后璐璐關著門不出來,就隔著門說了一句話:

“你不是挺會抄晏幾道的情詩嗎?你繼續抄不就是了。”

吳瓊人都傻了,李長蘇一個蜀中杰出少年人物,我抄情詩?不過璐璐你居然知道晏幾道的詩詞?那我昨天寫的那首……

吳瓊決定不想那么多了。

吳瓊還以為璐璐不理睬自己,是因為自己昨天捏了一把她屁股的事情呢,他壓根就不知道璐璐對傅紅顏的感覺也感同身受。

眼見著璐璐不愿意開門,吳瓊只能回自己屋里休息,順便等待錦衣衛那邊的消息,結果他一進門的時候,就正好瞧見傅紅顏坐在床上,手里拿著一套黑色絲襪看著發呆。

在聽到了開門聲音,隨后見到吳瓊之后,傅紅顏驚訝的喊了一聲:

“啊!夫君?”

傅紅顏隨后看向了打開的包裹,然后說道:

“夫君帶回來的臟舊衣服,我想替夫君收拾一下,但這個……是女人的衣服吧?”

傅紅顏將絲襪提高了起來,臉上帶著狐疑的表情。

吳瓊面不改色的說道:

“是啊,這是我帶給你的禮物。”

這個絲襪其實是璐璐的,因為來到大周之后,換上了大周當地人的衣服,自然也就用不上這一雙黑色絲襪,本來璐璐是要扔掉的,但被吳瓊給拿過來了。

就像之前說的,誰敢扔,此生不共戴天。

這沒準是大周現存唯一的黑絲。

“對了還有一雙高跟鞋。”

吳瓊從包里翻出了一雙高跟鞋來,然后亮在了傅紅顏的面前,一臉期待的說道:

“試一試?”

其實吳瓊本可以大方的說是璐璐帶來的衣服,自己幫忙保存,但如果那樣說的話,傅紅顏絕對不會輕易的穿,畢竟是別人的東西。

在一剎那的時間之內,吳瓊就已經想到這一點,并且選擇了最有利的說辭,如果我說是禮物的話,傅紅顏絕對會穿的。

“既然是夫君買給我的,那我試一試!”

果然,傅紅顏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

吳瓊之前雖然在門口正大光明的看了璐璐換衣服,但畢竟離得太遠,此時看著傅紅顏近在咫尺的距離開始換衣服,那真是賞心悅目。

兩人都是夫妻了,該發生的全都發生過了,傅紅顏自然不會抗拒,除了害羞的臉色紅潤一點,不過這也是情趣啊,看著傅紅顏那種欲語還休,害羞的開始換衣服的表情,吳瓊感覺有些許躁動。

就見到面前的傅紅顏半松襦裙,修長的玉頸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平坦的小腹上,素腰盈盈一握,抬起一只頎長水潤勻稱的秀腿,隨后開始將黑色的絲襪,試探性的穿在腳趾上。

但也不知道為何,穿襪子這種事情,穿了幾次也都沒有成功,反倒是一直在腳趾,小腿那邊磨蹭著,就聽傅紅顏媚眼如絲的看著吳瓊,紅唇輕起,說了一聲:

“夫君來幫我穿……”

正義的熱血,占領了高地。

璐璐生氣的坐在屋子里,吳瓊不關心自己也就算了,昨晚上又是折騰一宿,還裝作沒事人一樣,三番兩次來撩撥自己,他把我當成什么了?我是那么隨便的……

“嗚!”

璐璐一下子整個身體都做的筆直,從小腿上一下子傳來了觸電的感覺,明明自己的衣服穿的好好地,但那種感覺開始順著小腿慢慢往上。

“不會吧?!大白天?”

璐璐趕忙站了起來,但她的身子一下子就軟麻了下去,根本一點點都提不上力氣來。

她也只能咬緊了牙關,但牙齒咬碎了,也忍不住啊!

她趕忙躺到床榻上去,羞紅著臉,把被子蒙了起來。

待到日近黃昏的時候,吳瓊才提著褲腰帶走了出來,至于傅紅顏?

練武之人也就睡個一夜就能康復了,畢竟體力耗盡,幾近脫水,還反復受了那么重的內傷,得好好休息才是。

吳瓊背著手打算去錦衣衛那邊問問情況,都一整天了,怎么也不見到有消息呢?

路過客房的時候,看到門窗都關的死死的,吳瓊不禁搖了搖頭:這璐璐原來本質是宅女啊

吳瓊直接朝著客廳走,然后差點沒嚇的攤倒遞上去。

武稚坐在客廳,正喝著茶,看著走過來的吳瓊。

“今天休息好了?”

吳瓊額頭滲出了汗珠,拱了拱手:

“回陛下,休息個七七八八了。”

武稚瞇了瞇眼睛,說道:

“吳指揮使休息方式很奇特啊,朕走進內院沒多久就聽到了。”

“以戰養戰,以戰養戰。”

吳瓊拱了拱手,問道:

“陛下何時來的?”

武稚站了起來,拍了拍衣擺,說道:

“朕也才來不久,反正在宮里也閑著無事,正好錦衣衛也查到了那位‘幼鳳’的住處,吳指揮使就與朕一同前去吧。”

吳瓊當然是沒有意見,反正要去找李長蘇,回頭也要跟武稚說的,武稚跟著來,倒也省的匯報了。

吳瓊正打算騎馬呢,雖然技術爛,但不跑馬還是可以的,結果就見到武稚上了鑾駕,然后對著吳瓊招了招手:

“吳指揮使過來與朕同乘一車,朕有些話想問問。”

吳瓊一愣,然后也只能在周圍宮女們目瞪口呆之中,走上鑾駕,倒也不是第一次坐,輕車熟路了。

只是上官女官為首的一眾宮女們,心中都震驚無比:

陛下還是第一次和男人同乘鑾駕,陛下該不會對吳指揮使……

不敢想不敢想。

(三更1W1求月票求全訂閱)


上一章  |  女帝背后的男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