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從方寸山開始的諸天 >> 目錄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卷簾大將(第二十更,爆更完畢,任務完成)

第三百三十九章 卷簾大將(第二十更,爆更完畢,任務完成)


更新時間:2021年02月23日  作者:藏器于膳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藏器于膳 | 從方寸山開始的諸天 
從方寸山開始的諸天 第三百三十九章 卷簾大將(第二十更,爆更完畢,任務完成)
第三百三十九章卷簾大將(第二十更,爆更完畢,任務完成)

第三百三十九章卷簾大將(第二十更,爆更完畢,任務完成)

作者:藏器于膳

“嘿嘿,師尊...”搖光站了起來,拉著劍圣的胳膊,嘿嘿的笑著。

劍圣一甩袖子:“站好了...”

搖光立刻站的筆直。

“...算了,你先跟著我吧。”

“既然你已經廢掉了修為,那就好好的跟著我學劍,就從最基礎的招式開始...”

劍圣說著,將一套基礎劍法,以劍意傳給了搖光。

“”感受著腦中忽然出現的基礎劍法,搖光臉上的期待頓時僵住:“就這?”

這不過就是普通的劍法而已,就算是她原本不是學劍的,對于這樣的基礎劍法,也并不陌生。

本身,這也不是很復雜的東西,看一眼就會了。

她拜劍圣為師,是為了能學到救出她父的神通,而不是來學這種最基礎的劍法的。

若是這樣的劍法,有這樣的威力,她又何必拜劍圣為師?

劍圣看出了搖光的心思:“你覺得基礎劍法簡單?”

“師尊...難道它不簡單嗎?”搖光不想在剛拜師的時候,給劍圣留下一個壞印象,有心想要反駁,說些好話。

但是,想了半天,她也實在沒想到,這基礎劍法有什么好的?

“那你是會了?”劍圣平靜的問道。

搖光遲疑了片刻,最后還是點了點頭。

這么簡單,她看一眼也就會了,就是在修為被自己廢掉之后的現在,基礎劍法對她來說也不是難事。

劍圣再度說道:“那么,你施展一遍我看看。”

搖光愣了一瞬,覺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對,但細細一想,卻又沒想出有什么地方不對。

想了一瞬,也不敢違背劍圣的話語,準備施展劍法。

但剛想動作的時候,卻發現,手中無劍。

她也不再是之前那個天仙,無法用法力幻化成劍。

沒有劍,如何施展劍法?

這時,劍圣伸手一抓,以劍意凝練,化成一把寶劍,遞給了搖光。

“多謝師尊。”

搖光接過寶劍,下一刻,按照劍圣傳來的基礎劍法,一招一式的施展了起來。

劍光舞動,一招一式都是那么的標準,沒有任何錯誤。

施展完成之后,搖光得意的看向劍圣:“師尊?”

劍圣不語,伸手一抓,再次抓出一把寶劍,在搖光的面前,舞動了起來。

依舊是基礎劍法,一招一式,和她之前施展的劍法,并沒有區別。

然而,搖光的臉色卻慢慢的變了。

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劍圣,準確的說,是盯著他施展的基礎劍法。

同樣是基礎劍法,她施展的時候,就那么的平凡,普通,和她所理解的基礎劍法一樣。

而劍圣施展的基礎劍法,依舊是平凡,普通,沒有造成任何的異象,但是,搖光卻知道。

劍圣現在所施展的劍法,任何仙神都不敢小覷。

不是因為他的實力,而只是因為他的這一套劍法。

慢慢的,搖光恍惚間,似乎明白了什么,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很快,一套基礎劍法,施展完畢,劍圣收劍,看向若有所思的搖光,平靜問道:“明白了?”

“明白了。”搖光點點頭,一瞬后,又搖搖頭:“好像也沒明白。”

劍圣沒有詳細解答她的疑惑,只是說道:“不明白,就好好修煉,別小看基礎劍法,天下任何法術,神通,劍法,都不簡單。”

“天下沒有弱小的人,只有弱小的心,只要心足夠強大...那么,一切都弱了。”

搖光聞言,恍惚間,似乎又明白了什么,看著劍圣說完之后,離開的背影,緊走幾步,追了上去。

“雖然我還沒完全理解,但,看起來...我這次的決定,好像沒錯。”

“也許...真的可以。”

武道世界之中,忽然多了一個奇怪的人。

此人一臉平靜,面色冰冷,慢慢的行走在武道世界之中,一個腳印走一步,走一步就留下了一個腳印。

在他的身上,似乎帶著一股奇特的氣質,讓他仿若一座山一般沉重。

任何人見到他,立刻就能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壓力,這壓力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這人的身上。

“沙僧?”

奇怪的人慢騰騰的走著,忽然在其面前憑空出現了一道人影,盯著他,有些奇怪的問道。

“你是在叫我嗎?”奇怪的人腳步不停,一邊問著,一邊前行。

鄧祖微微瞇眼,看著眼前奇怪的人,漆黑的瞳孔深處,倒映出了一方威嚴,恢弘的宮殿。

那宮殿就落在面前這人的身上。

宮殿由無盡的因果形成。

對于這方宮殿,他也不陌生,雖然沒見過,但在看到這宮殿的瞬間,腦中所冒出的兩個字,頓時讓他明悟。

“我是該叫你卷簾大將還是沙僧?”

鄧祖望著卷簾大將問道。

他原本是在修煉,但是,忽然間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落入武道世界,驚動了他,分出一道意念化身而出,就來到了那莫名力量的源頭。

這一來,看著面前奇怪的人,他頓時就明白了根本。

這人也不用他詳細說,鄧祖就猜到了他的身上。

“背負天庭因果,身受萬劍穿心...”鄧祖看著卷簾大將,微微嘆了口氣。

他看的出來,這人之所以一副冰冷之色,也許不是因為他的性格冰冷,而只是因為他背負了太重的壓力,承受太重的傷害。

任是誰,在背負了這般大的應該,更承受了這么大的傷害,也不應該還能笑的出來。

“你認識我?”卷簾大將時刻不停的走著,他不敢停下來。

只有行動才能分散他的部分精力,讓他好受一些,一旦停下了,那如潮水,海浪一般的疼痛,就會源源不斷的襲來。

一個不小心,一個放棄的念頭,就有可能將他壓垮。

鄧祖點了點頭。

“叫我卷簾吧,沙僧...你是說的我嗎?”

“我不叫沙僧,我...”

卷簾天將說著,忽然頓了一下,心有所感,終于是將目光完全落在了鄧祖的身上:“你是誰?”

就在他說出沙僧二字的時候,模糊間,他感覺這個名字似乎說的就是他...未來的他。

未來的他,這人知道他未來的名字?

本站、、、、、、、、、


上一章  |  從方寸山開始的諸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