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仙魔三國大玩家 >> 目錄 >> 第794章 曹沖的動作

第794章 曹沖的動作


更新時間:2022年07月24日  作者:大煙缸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大煙缸 | 仙魔三國大玩家 
仙魔三國大玩家 第794章 曹沖的動作
第794章曹沖的動作

第794章曹沖的動作

一想到曹操方面,大春勐然想到曹沖!

曹操的評價是“超世之杰”,如果現在才開始動手那就顯得不靠譜,可能曹沖出來的時候就開始借機布局了。但袁術還給曹沖封了個官,兩人還發檄文指責皇帝,這回頭仔細想想還是很迷湖的啊……

大春便問甄姬:“曹沖會有什么動作呢?”

甄姬感慨道:“這兩位可是神童,別看他們在人前一板一眼像個小大人一樣,其實也有頑皮的一面,其智計也非成年人能揣測的,他們想什么我真不得而知,但以綾兒的個性想必不甘寂寞。”

曹綾!臥槽,我認識她也算是早的了,但我的桃花大陣卻沒有她,這有點說不過去啊?雖然她還沒長大,但花鬘也沒長大一樣是主星啊?在這關鍵時刻,多一顆星就多一份力量,更不要說她還是金鄉公主。

大春干咳一聲:“甄姬娘娘,這個,關于凌兒這事……你有沒有辦法——”

甄姬訝道:“怎么?不擔心你那劉氏被斬了?”

額?!我……

有如被當頭一盆冷水,大春那躁動的心緒瞬間平復甚至更加愧疚。這……確實無話可說。

好吧,曹沖能活動就更好,但關鍵還是靠自己排除壓抑抓緊練功吧。

六月四日,子時壽春。

淮水河岸依舊是“十里秦淮”的不夜喧囂。曹沖的稱象仙船就隱匿在一片吹拉彈唱的花船光影中。

一身紅綠雜耍服飾的火星天龍游走在河岸夜市間“乞討”,既是那么的引人注目,又在滿街繁華中顯得那么不太起眼。

這涂裝服飾叫“伶人”,用現代話說就是小丑,是曹沖周不疑整出來的法器,完全掩蓋了火星的新秀身份,還附帶一種非常高端的影子傀儡術能控制指導火星玩點高難度雜耍動作不至于職業穿幫。只是這動作很像女性跳舞,顯然就是曹公主在幕后跳舞指揮。

火星天龍的任務就是潛入壽春聯絡偵察布陣,也就是到處放曹公主的小銅鏡子。不用自己親自去放,影子去放!自己要做的就是表演引人注目就行了。

不得不說,在火星天龍看來這件法器衣服簡直就是智力天花板,其精妙已經讓火星天龍欲罷不能了,更不要說這些天的變局更是讓火星天龍如夢似幻。

先前,袁術派了大將紀靈還有壽春一哥的船隊前往會稽路過歷陽,那是擺明要把曹沖拿下的,但是象神實在過于威勐,紀靈終究沒方便下手。

這其實是非常危險的信號了。畢竟合肥太守劉馥藏私,居然把揚州刺史的官印私下給了曹沖,曹沖又公然自封揚州刺史,這就超出了袁術的掌控了。

后續如何應對?火星是絞盡腦汁的幫曹沖想。但曹沖和周不疑似乎只顧著組織全城祭拜各路水神,找各種文物根本不干正事,和“政通人和百廢待興”完全沒一點關系。

這讓火星不理解之余直接躺平算了。想想既然神童敢搞事,沒曹操當后盾簡直不可能。然后前兩天又出變故,將星變動,中原一帶的將星沖天而上,各路將星都出現虛弱跡象,紀靈擔心孫權截殺縮在會稽不回來了,袁術威脅大減。

也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是不是在曹沖的預算中,反正曹沖立刻決定搞事了,而自己身為處處表忠心的歷陽一哥就有幸乘一回仙船秘密同行了。

穿過巢湖路過合肥的時候,火星的任務是給劉馥送個信。看來曹沖和這曹操舊部劉馥果然串通好了。

然后就來到壽春,任務就是拿著曹沖給的一塊刻著“呂”字的玉佩去碼頭找一個叫俞小二的小掌柜。注:俞小二,第300章。

這密探的規格比見劉馥都高多了,這俞小二是誰?

要猜謎!這就是這個三國世界的常見模式,能猜出來的就更進一步。

這玉佩的“呂”字就是第一個線索,很顯然不是呂布。曹沖來時路過細陽,去見了細陽呂范啊!那就是呂范,呂范和孫策可都是史書上專門花筆墨記載的大帥哥啊。而孫策在袁術賬下時,手下只有兩個忠心跑腿的,一個就是呂范,另一個就是堂弟孫河。孫河這個時期不姓孫,跟舅姓就是姓俞。

猜出來了!

這種解謎成功的感覺簡直讓火星佩服死自己了,換成其它玩家,有自己這么精通三國的嗎?

俞小二的目標就是救出被袁術玉璽困住的孫策,早就在壽春城秘密經營多時了。而孫河這種“開國元勛”級的武將默默無名,并沒有受到這次將星波動的虛弱影響,那就是大有可為啊!

更重要的是,各種壽春一哥,合肥一哥,合肥煙波門的術士都通通不在,火星成了這一塊玩家中唯一的哥,這機遇有點不敢想啊!

總之,完成任務,掏出小鏡子和后方的周不疑對話。這鏡子簡直就是視頻通話了!這神童還有多少超出想象的能力?如果前世的曹沖不死……

周不疑很滿意:“既然完成了,你就在城中待命,一旦有事,還是要盡力協助俞小二第一時間疏散城中百姓。”

這種種大手筆還是讓火星有點良心不安:“是要放火嗎?”

周不疑笑道:“是熄燈!到時候有亮光的就是我們這邊的。”

好吧。現在等待時機就是了。

經過這些天的觀察,火星已經看出這神童還有曹公主的法術體系明顯和合肥那些術士不同,好像就是以仙船為核心,發動光影之類的陣法。如果是幻覺迷陣那也不過如此,但影子能用那就簡直了!會是刺殺袁術搶玉璽么?

只是這壽春城不太對勁。按道理應該加強戒備的。但袁術的戒備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嚴,那些被削弱的將星一個都沒出現。雖然袁術的將星除了紀靈外也是整體的菜。

袁術究竟是要如何應對呢?想想還是相當激動的啊……

泰山映星潭。

大春的分身手持五行花全力修煉五行,化液為氣,周邊半步內形成一圈氣泡,暫時有效的抵抗了袁術的嘔吐封頂。同時試圖尋找出路。

同時的鼎中世界。

或許是越來越接近八星連珠的時刻,大春只感覺鼎中的時間就是日月如梭齒輪飛轉,十幾天的時間就這么飛速渡過了。但是大春的心法修煉總感覺卡在一個檻上,遲遲不能突破。是因為三線開戰劉氏安危心有牽掛么?感覺這仇喪之氣就不能和尋常的正道心法一樣修煉么?那還不入了邪道?

但相比自己,麒麟和棗樹卻是規范的吸收整理了怨氣,就像兩圈黑亮的河水一般。大春甚至感覺都能用洛神賦心法調動了!就像當初在成都仙城廢墟的昆侖玉石中也就是將靈氣壓縮成水,就能用洛神賦調動一樣。

那也行,自己終究只是一個外行,還是讓專業的來。而且棗樹吸收怨氣了居然結出了黑色的小棗,這能不能吃啊?

就在這時,甘寧的聲音傳來了:“到了,前面應該就是江陵了!”

就這么到了么,這已經不能用“千里江陵一日還”來形容鼎中速度了。

大春和曹娥來到船頭,船外依舊一片霧茫,但依稀能看見江邊城墻的輪廓。

甘寧的個性又來了,直接鈴鐺掛起,江霧中叮當亂響。

好吧,這是防止被撞船,這里不太有可能有水怪了吧。

也就在這時,江霧中有人招呼:“可是師尊?”

這聲音!大春激動了:“左慈!”

“弟子等候多時!”

下一刻,霧中有如風箏般輕飄飄飛來一個左慈。

左慈立刻驚了:“師尊這一身怨氣?”

大春苦笑:“我想挑戰一下我的軟肋。你是專門算到我要來?”

左慈鄭重道:“必須提前給師尊打招呼。現在江陵城由關羽接管,因阿斗一事對東吳這邊敵意極重,師尊一行不可直接入城!”

大春驚了:“居然關羽接管?諸葛亮呢?”

左慈說道:“聽百姓傳聞,早就在半個月前就和張飛等一眾精銳入川協助劉備攻打劉章了。”

這劇本不對啊,明顯快進了啊!我還想見見諸葛亮呢!

大春急了:“半月前就是阿斗被孫尚香帶回去的時候啊,這就入川呢?”

左慈說道:“是!諸葛亮判斷既然阿斗當了人質,那東吳短期內就不會攻打荊州了,那就沒必要重兵把守了,就立刻入川了。”

臥槽!

這第三集還真是……也不知道這個劇本里的關羽認不認得我?

大春想起一事:“那劉琦的墓呢?這墓不可能在城里吧?”

雖然劉琦這事聽起來就像是劉禪的一句兒童戲言,但只要他是“器靈”,那也是要當真的。

左慈說道:“弟子打聽過了,這墓周邊怨氣極重,師尊要去,恐怕就得做好大戰的準備。”

好一個劉阿斗!難怪笑的這么燦爛!

大春又想起一事:“那時我們去太湖時,擊殺了一部分山越,這些山越的亡魂就沿路順著招魂幡飛去海上藏鼎的島上,莫非這些亡魂就到了這里?”

“很有可能!但恐怕不止。想必此前就殺了不少人。”

大春感慨道:“反正我現在這狀態就是吸收怨氣的,那就超度一下這些怨氣吧。”

甘寧卻說道:“我要守船,就不能陪你上岸了。”

額……少了一員大將!

相關


上一章  |  仙魔三國大玩家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