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仙魔三國大玩家 >> 目錄 >> 第796章 想讓本公子英年早逝?

第796章 想讓本公子英年早逝?


更新時間:2022年07月30日  作者:大煙缸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大煙缸 | 仙魔三國大玩家 
仙魔三國大玩家 第796章 想讓本公子英年早逝?
第796章想讓本公子英年早逝?

第796章想讓本公子英年早逝?

大春氣運加身,又有神位和麒麟加持,根本無懼“奪舍”的挑戰。

“來吧!”

劉琦化為一攤黑煙籠罩大春。不,不是黑煙,是黑油啊,混亂又粘稠!

——系統提示:警告!您進入劉琦的追憶玄境。

大春兩眼一黑,一股宏大的記憶放電影般充塞而來……

那時“自己”是一個神采俊朗的少年,備受父親寵愛,眾賓客也無不稱贊公子前程似錦。但后母生下弟弟后一切都變了,父親開始疏遠自己,少年戰戰兢兢不敢有半分差錯。但即便如此,少年還是感受到后母和母舅家族的敵意,那是一種出門在外隨時都會被暗殺的恐懼!

少年知道,沒有母舅家族這些盤根錯節的荊州大戶,父親這“荊襄八俊,威震九州”的州牧根本就坐不下去,父親自己都保不住更不要說保自己。少年已經不去奢望繼承大位了,只想保命,但保命似乎都難!沒有人敢和自己走近,少年想找個出主意的人都沒有。

然后名震天下抗曹專業戶的劉玄德出現了!這人豪邁不羈,待人又拘禮甚謹,即便對自己也是禮敬有加,甚至那傳聞中狂傲不羈的萬人敵關羽張飛也同樣對自己恭恭敬敬!

少年難以想象,這兩座鐵塔般的巨山向自己行禮是何等的沖擊震撼!如果說劉玄德是八面玲瓏,但這關張二人除了對父親是這個態度,那就是對自己了!放眼襄陽,沒第三個人入得了他倆的眼!他們這是真真正正的把自己當作世子看待了,少年那死灰的心爆發出希望的火焰!

七年時間,少年成為了青年。這七年,劉關張也在荊襄聲名日盛,既是父親稱兄道弟的座上賓,又是不得不防的眼中釘。父親開始年老多病,屢屢錯過戰機,提攜父親的老上級袁紹也被曹操剿滅了,留給荊州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青年顧不了那多了,趁劉備過來給父親探病之機找到了劉備,哭訴絕境:“

后母不能相容,性命危在旦夕!”

劉備也很為難:“這是你們家事我一個外人不太方便說話……不如找孔明,他也算是你的親戚,知道的比我多。”

孔明!青年早就知道襄陽有這么一位被司馬徽力挺的俊杰,他們家從山東過來避難,叔叔諸葛玄還是父親殉職的下屬,他的大姐嫁給蒯家,二姐嫁給龐家,岳母就是自己后母的姐姐……這份所謂的“親戚”關系都是和荊州大戶有關,和自己其實沒什么關系。

不,有關系!父親單騎入襄陽,以雷霆手段解決了困擾本地豪族的流寇,雖然由此得到了豪族的擁護,但也使得豪族坐大。父親急需外來士族平衡一下本地豪族的勢力,所以這就是重用諸葛玄的原因,諸葛家其實更需要依附自己!

青年就去請孔明,但被一天兩次拒絕,情急之下就以觀閱古代兵書為理由請孔明來宅邸二樓,并撤走樓梯,拜地哭求:“此地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先生救我……”

孔明只得獻計:“江夏黃祖敗亡后,急需一親信之人鎮守,公子是最合適的人選。此乃申生在內而危,重耳在外而安……”

青年立刻找到病榻上的父親哭求,還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這么多年一直疏遠自己逐漸昏聵的父親居然立刻答應了!

青年哭別父親,亡命般逃到江夏,豁然發現父親給自己留了一筆保命的資產,一萬江夏水軍!在亂世足以保命,這才是父親對自己深層的愛!

多年來朝不保夕的恐懼也算是驚魂初定,但是青年確無所適從了,下面該干什么?應該是擴充水軍造船修城墻?!這些都要本地大戶出人出錢,但黃祖這個本地人都沒搞定。更不要說這些人和襄陽一樣,很多人只想投降曹操……

這種局面青年的能力難以把握!或者說,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啊,這些兵油子不把自己當回事!這么多年除了閉門讀書,根本就沒有鍛煉的機會。那么我能投降嗎?

但很快,青年就不用糾結自己的能力了,曹操十萬大軍南下,父親驚亡,荊州歸降,關羽星夜求援借兵!

“公子,大哥受景升公托孤之重保公子上位,公子務必盡起江夏之兵救援!”

青年楞住了,父親給劉備托孤?我……不知道啊!臨別父親前沒說托孤這事!

青年不傻,知道劉備的處境,父親一死,他這局面只能來江夏投奔自己,身份是臣下!但用了托孤這名義,那他就是托孤大臣長輩了!雖然父親在世時的確和他稱兄道弟,但是……

但是望著眼前這位武神一般的巨山,早以六神無主的青年是既畏懼又感激,根本就沒有半分拒絕的余地,那就讓他帶兵就是……不!自己要親自出兵,既是確定自己主帥的地位,更要一雪連進襄陽吊唁都不讓進門之辱!只是……

青年弱弱道:“我好像有點調不太動。”

關羽傲然一笑:“公子但且放心,隨關某校場點兵就是!三通鼓過敢不到場者,關某為公子斬之立威!”

然后青年也算是正式領略了這傳說中的萬人敵的風采,在場將校無人敢不服,無人敢片刻拖拉!

青年似乎明白了,現在不靠他們還能靠誰呢?

此后的幾天,青年也算是在奔波流離中體會了一把當主公帶兵的快意。然后就在夏口見到殘兵敗將的劉備諸葛亮。

劉備飽含激情滿臉熱淚:“公子!備還以為有負托孤之重,再也見不到公子了!”

青年的心瞬間感動化了,這才是親人的感覺!無論是父親還是兄弟,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

此后劉備人前人后既對自己恭敬有加,又以托孤之臣的名義大包大攬將自己完全搞不明白的軍政要務處理的井井有條,孔明更是有如良師益友般一一教導更是讓自己獲益匪淺!青年已經完全沉寂在如何當好一個好主公的期待之中。只是這赤壁之戰實力懸殊……

青年還是非常擔心,一場風寒病倒了。

劉備諸葛亮驚住了,立刻遍請名醫。青年飽受母舅家的冷眼和虛情,一眼看出這種關切絕對是發自肺腑的!這比親人都還關切。

名醫給出方子:“公子長年驚慌憂懼,近期又遭遇喪父之慟,本就內虛。外加軍旅顛沛一時難以適應,導致虛寒入體,需靜養食補安神,不宜勞累了。”

青年也是這么覺得,這段時間確實一言難盡。

于是在劉備諸葛亮的寬慰下,青年就輾轉到后方公安縣靜養,第一天就眼前一亮,伺候自己吃飯的是精挑細選的四位本縣的美貌小家碧玉,還有美貌舞女作陪。

青年隱隱激動了,想想過去這么些年,自己處處都被母舅針對,各種找不是,哪里敢有這種排場?

但萬萬沒想到,這四位侍女居然還在晚上負責侍寢!雖然沒說是直接陪睡,但輪流守在床前……

當然,這的確就是大戶豪門的正常待遇,但身為一名被壓抑了多年的青年,這完全睡不著啊。

眾美婢瞬間覺察出公子的窘境,嬌媚無限道:“公子,名醫說了,陰陽調和可安神,公子如有需要,我等可服侍公子……”m.y逼quge

說話間,衣衫散落之聲,四人探帳而入,香風撲面而來,燭光下玉體生輝!

陰陽調和可安神!沒錯,這就是養病啊!

青年再也把持不住,情緒激動的無以復加——

——天運桃花系統提示:警告!您成功了抵抗了劉琦的桃花沉淪詛咒!

臥槽!

大春渾身一個機靈,耳邊更是傳來曹娥的驚呼聲:“夫君!”

仿佛黑暗中的一扇窗,大春立刻清醒兩眼恢復清明,但是那種感同身受的戰兢恐懼絕望放縱的心緒依舊充塞識海!

左慈這才大松一口氣:“師尊,你可算是扛過來了,你差點就變成劉琦了。”

我變成劉琦!?臥槽!我還以為是看電影走過場,原來是演電影差點中招被奪舍了么?

大春還真是驚魂未定啊!剛才確實是太代入這個青年了,要不是這幾個美婢突然刺激一下被桃花大陣擋住……不得不說,這劉琦要么不玩,一玩就玩的這么大……這不是劉備安排的我也不信!

這么一想,后續的記憶再度紛至沓來,只是這次大春有了防備不在代入,完全是以旁觀者的身份審視——

結果這一審視,大春立刻就混身不對勁了!

左慈急了:“師尊,穩住!”

大春呼吸急促簡直無語了,如果說先前的記憶里,這劉琦還算是一個在野心和保命中無奈掙扎的公子,這后面的內容全是酒色,這種想不英年早逝都難!

的確,當初魯肅過來要討還荊州的時候,就專門見了劉琦,那是酒色過度命不久矣的樣子,所以才放心回去找孫權匯報。只要劉琦這朝廷承認的荊州之主一死,劉備啥也不是,不得不還了。

所以現在看來,劉琦這病根就是酒色!

大春又想起一事:“劉琦呢?他附我身,他該說話啊?”

曹娥說道:“應該是被桃花大陣反噬昏迷了。”

就這?大春簡直苦笑不得:“那他這局怎么破?”

左慈緩緩說道:“我觀劉琦此人,時也命也,注定難有作為,他自稱糊涂鬼也說明他有自知之明,即便怨憤也無可奈何,只剩下享樂一途了,那師尊就繼續融入他的元神,傳授他黃帝之術,彌補一下他前世短命的最大遺憾。”

臥槽!沒錯,這就是你著書立作的特長啊!只要劉琦御女三千又不死,后面的情節又會如何?

大春來勁了:“好,這就這么辦!”

曹娥驚了:“夫君!!”

大春寬慰道:“娘子見識過我們的功法,不礙事,更何況為夫氣運護身,劉琦的元神受創,難以主導我了,我會把持住的。”

于是大春迫不及待進入片場!好吧,我這是超度,沒別的意思!

昆侖鏡,映射心法,心法啟動!

只是,說是這么說,但一回到這寢室,大春也還是有點招架不住!好在這一晚算是過去了。

效果嘛,養精安神,陰陽互補,的確感覺一晚就病好了不少。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青年已經是大春在主導扮演了。當然,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大春雖然桃花漫天,也有過和劉氏曹娥的春宵美景,但和這陣仗……總之,大春對新的一天無比期待啊!

只是,大春突然發現這四個美婢沒法起床了。這個……好有男人的成就感啊!不過沒關系,舞女不還在嗎?

就在這時,糜芳過來探望了:“公子,昨晚休息可好?”

大春渾身一震,這就是傳說中的糜芳!沒錯,這里是公安縣,看來一直是糜芳在經營。所以說,即便這是劉備安排的,但也可以甩鍋是糜芳干的?

大春很想了解一下這家伙,起身行禮:“甚好,感謝糜將軍——”

糜芳驚忙下跪按住大春:“公子豈可起身?照顧公子乃小將本分,小將唯恐照顧不周!”

也是!自己起身就是大禮了,不太妥。但看糜芳這順從,大春是真爽到骨子里了,這要不是叛徒也還是很順眼的嘛?

糜芳又說道:“我看公子滿面紅光,實乃調和有效,小將還可繼續安排!”

臥槽!你還真繼續!

但是不答應呢,劉備會不滿,翻臉就難看了。

大春頗為羞澀:“那就麻煩將軍了,切記,不可擾民!不可強求!”

糜芳笑了:“公子說哪里話?公子豐神如玉皇室貴胄,有多少女子都想服侍而不得,小將立刻就去安排。”

說的也是,要說劉琦的優點嘛,至少有一條是繼承老爸了,長的帥!

大春想起一事:“我看這小縣城,有這么多良家子嗎?”

糜芳笑道:“公子放心,小將還可以從渡江運過來。”

臥槽!這是要人海戰術的熬死我啊?

很快,晚飯的時候,又有四名美貌侍女送過來了。然后還有白天獻媚的舞女,外加睡了一天休息好的昨晚四名更是不依不饒。

大春感覺冒汗了!這種場面已經由不得自己有半分放縱之心了,必須全力以赴的以功法應對。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大煙缸的

御獸師?


上一章  |  仙魔三國大玩家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