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全職國醫 >> 目錄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崇洋媚外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崇洋媚外


更新時間:2021年02月23日  作者:方千金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方千金 | 全職國醫 
全職國醫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崇洋媚外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崇洋媚外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崇洋媚外

村上石郎的事情方寒并不去關心。

從內科出來,方寒就帶著醫療小組的成員到了急診科這邊。

急診科這邊剛剛送來一位急診,邀請內科、腦外等好幾個科室的醫生會診,方寒也得到了通知。

“方醫生!”

急診科這邊的醫生看到方寒到來,急忙客氣的打招呼。

急診科的江主任就跟在方寒邊上,給方寒說著情況。

“患者三十歲,女性,因劇烈頭痛,噴射狀嘔吐急診送當地縣醫院治療,住院半個月,病情加重,轉來我們醫院。”

“患者做過三次腰穿,腦脊液呈血性,CT見蛛網膜下腔出血,顱內壓居高不下,頻頻呈噴射狀嘔吐,送來我院之前,已經多次發生短暫性抽搐”

方寒來的時候,腦外和內科,神經內科、呼吸科等其他幾個科室的醫生也已經到了,方寒和江主任走進去的時候,病房內正在討論著。

看到方寒進來,神外和神內的醫生也急忙向方寒打招呼。

“方醫生。”

“嗯!”

方寒點了點頭,問:“陳主任和劉主任對患者的情況怎么看?”

“虹網膜下腔出血,顱內壓居高不下,患者頻繁發生短暫性抽搐,情況已經相當嚴重了,我剛才和劉主任商議,還是要盡快1手術。”

方寒沒急著下結論,而是先上前檢查了一下患者的情況,阮云飛也晉博這會兒也在急診科,方寒做過檢查,先問阮云飛和晉博。

“你們怎么看?”

“根據脈證來看,患者應該是肝胃痰火上攻,氣機逆亂,有升無降,內風已動,有蒙蔽神明之的危險。”

阮云飛首先道。

方寒來之前,阮云飛確實已經給患者做過檢查了,只不過人家神外和神內的兩位主任好像并不賣阮云飛的賬。

醫生這個職業,名氣那都是實打實的闖出來的,阮云飛的名氣雖然也不小,而且也是全國評選的名醫,可之前很少外出云州,也就是云州那邊名氣大一些,可名醫評選時期的方寒差不多。

在甘州這邊,前兩天方寒剛來的時候,二院這邊不少人都是質疑方寒的,更別說阮云飛了。

甘州距離云州更遠,對一些了解中醫的人來說,可能還聽說過阮云飛的名字,知道阮云飛是全國評選的名醫,對不怎么了解中醫,壓根就沒怎么關注名醫評選活動的人來說,甚至都沒聽說過阮云飛。

方寒現在的名氣,那是中醫和外科領域雙方面帶來的,這一點阮云飛和晉博是沒法比的。

“目前來說,患者的情況相當嚴重,刻不容緩,治療的話也應當先以治標為主,治本為次。”晉博也說著自己的看法。

“嗯,晉博說的不錯,應該以指標為主,先緩解患者的危象,可以從下降氣滌痰和胃降逆這方面入手。”阮云飛點頭。

“嗯。”

方寒點了點頭,阮云飛和晉博兩個人的水平還是相當不錯的,這個認識讓方寒很滿意。

“那阮醫生就擬方吧。”方寒道。

“方醫生,還要采取中醫治療?”

神外的主任問道。

在他看來,患者現在的情況已經相當危險了,顱腔壓居高不下,患者頭痛嚴重,呻1吟不止,這個時候如果繼續耽誤,后果有可能不堪設想。

“開顱畢竟是最后手段。”

方寒回了一句。

任何的外科手術對患者來說都是巨大的考驗,不說手術失敗,就算是手術成功,對患者來說后半輩子的影響都是相當大的。

特別是開顱、心臟這些大手術,對患者的影響很大。

所以醫生在給患者采取治療方案的時候,都是要根據綜合情況來考慮的,患者才三十歲,所以如果可以,方寒都是會盡量避免手術的。

而且這個情況在二院這邊的醫生看來好像只剩下手術一條路了,可在方寒和阮云飛三個人看來,也不是沒有別的法子。

最主要的是,方寒有著信心,他只要在這兒,就能盡可能的保證患者不出意外,如果中醫的療法不行,再手術的話也不是沒有希望。

二院這邊的醫生對阮云飛不怎么買賬,可對方寒的話還是很重視的,既然方寒這么說了,神外和神內的主任也就不說什么了。

“方醫生,您看一看。”

阮云飛已經寫好了藥方,遞給了方寒。

“嗯,基本沒什么問題,這個茯苓的劑量還可以加大一些,改為32克。”

方寒看了一下,稍微改動了一下方子,然后交給邊上的醫生:“煎取濃汁,300毫升,小量多次緩緩呷服,等患者嘔吐停止,再服用安工牛黃丸一丸。”

下午三點,村上石郎未來岳父的朋友的鄰居的朋友,準備第二天做手術的患者張牛軍終于睡醒了。

睡了兩三個小時,張牛軍的狀態好多了。

睜開眼,張牛軍就看到兒子張曉飛在邊上玩著手機。

“爸!”

聽到動靜,張曉飛急忙放下手機,關切的問:“您好點了嗎?”

“好些了。”

張牛軍點了點頭,問:“方醫生你幫我聯系好了沒有?”

張曉飛張了張嘴,這怎么還惦記著方醫生,睡了一覺了,還沒忘?

“爸,我打聽了,二院這邊根本沒什么方醫生。”

張曉飛道:“您是從哪兒聽說的,二院這邊神外的幾個專家我都打聽了,三個主任,一個姓劉,一個姓高,一個姓秦,就沒有姓方的。”

“胡說,怎么可能?”

張牛軍才不信的,人家護士說的有鼻子有眼的,怎么可能沒有?

“爸,真沒有。”

張曉飛道:“我給你找的那可是全球頂尖的腦外科專家,您從哪兒聽說什么方醫生?”

“你肯定就沒給我問。”

張牛軍頓時就氣的不輕,又有些頭暈了:“你就相信那個小矬子,小鬼子,你個崇洋媚外的賣國賊。”

張曉飛頓時就懵逼了。

自己這就崇洋媚外了?

這就賣國賊了?

真是沒地方說理去。

他是想給老爹找個好專家,怎么就賣國賊了呢?

那么多的明星有錢人生個孩子什么的都去外國,也沒見有人說賣國賊好吧?

“爸,您別生氣,別生氣,我等會兒就去給您再問問好不好?”

張曉飛看到老爹又氣的不行,急忙勸說。

“我自己問。”

說著老頭子摁了一下床頭的呼叫鈴,護士很快就來了。

“您好,哪兒不舒服嗎?”

“沒事,沒事。”

張曉飛急忙道,他是不希望老爹問護士的。

張牛軍卻瞪了兒子一眼,問:“護士,咱們醫院是不是有位方醫生?”

“方醫生?”

護士一愣,然后道:“我們醫院姓方的醫生好幾個呢,您說的是哪個?”

張牛軍又瞪了一眼兒子,好幾個呢,聽到沒有?

這就叫沒有?

“就是腦外科方面相當厲害的那個方醫生。”張牛軍道。

“腦外科方面相當厲害的?”

護士下意識道:“我們醫院腦外科領域倒是沒有姓方的醫生.......”

患者的兒子松了口氣,看了自家老爹一眼,心說,看,我沒騙您吧?

只是護士下一句就讓張曉飛又愣住了。

“您說的是江中院的方醫生吧?”

護士笑著道:“這幾天江中院急診科的方寒方醫生正好在我們醫院呢,方醫生在腦外科方面就是相當厲害的。”

張牛軍急忙問:“就是那個R國醫生都沒搞定,方醫生搞定的那個方醫生?”

護士都笑了,什么叫方醫生搞定的那個方醫生?

不過她倒是聽明白了,笑著點頭:“對,您說的就是方寒方醫生。”

“護士,那您能不能幫我聯系一下方醫生,我這個手術想讓方醫生來做。”張牛軍道。

“您這邊不是定了R國的村上矬......石郎醫生了嗎?”護士都差點說漏嘴。

村上石郎個頭矮,再加上命背,第一臺手術就沒把自己的名氣打出來,而且又因為嘴碎,讓二院這邊的醫生護士不爽,所以村上矬子這個稱呼現在倒是成了二院這邊醫生和護士們對村上石郎的正式稱呼了。

“我覺的還是方醫生水平更高一些。”張牛軍道。

“這個,您這邊確定好,如果確定好了,我可以聯系我們劉主任。”護士道。

在醫院干了這么長時間,護士的眼力勁也是有的,她看的出來,患者的兒子好像不認可。

在這種大型手術上,患者家屬的意愿占據的比重是很大的。

要是在國外,患者自己可以留遺囑,或者在清醒的時候簽訂一些協議,可在國內,那是行不通的。

像這種開顱手術,風險高,患者一旦在術中出事,那就醒不過來了,到時候追究責任的是家屬,而不是患者。

哪怕患者生前簽署了一些東西,家屬都不會認賬的,該鬧還得鬧,一旦鬧起來,醫院是很被動的。

那個時候醫院總不能把患者的魂拉過來吧?

“已經確定了,我說了算。”張牛軍斬釘截鐵的道。

只是護士笑了笑,退出了病房。

這事還是等人家商量好了再說吧。

一邊想著,護士一邊轉身出了病房,患者認可方醫生,護士心中都是美滋滋的。


上一章  |  全職國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