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 >> 目錄 >> 第四百一十章 調教

第四百一十章 調教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花生白露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花生白露 |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 第四百一十章 調教
賬號:

密碼:

第四百一十章調教

第四百一十章調教

可馬遠志是真喜歡賀娟的,到底還是替她說了兩句話:“爹,娟兒妹妹她本性不壞,只是被嬌養長大,好些事情不明白。我,我也會好生教教她的,您不看別的份上,就看在去世的岳父份上,也對她稍微寬容些——”

馬大夫一聲冷笑:“若不是看在她爹的份上,你以為我還會站在這里跟你說這番話?行了,你也別拿你過世的岳父出來說話,要真想保住她,就好好教教她!別的不說,你看看你那大舅哥,再看看你,人家什么眼光,你什么眼光?”

馬遠志聽了這話,忍不住想辯解兩句,這親事可是親爹親自給定下的,好嗎?他也不過是定了親后,跟賀娟見了面后,才上了心的!

可看著馬大夫的臉色,到底不好揭親爹這個短,就怕親爹惱羞成怒,又增加個什么條件,那日子就別過了。

咬牙忍了。

到底是自己的兒子,馬大夫也沒說太狠的話,見馬遠志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也就擺擺手,示意他出去。

馬遠志滿腹心思無處訴,還不敢告訴賀娟,就怕她難受,只能自己默默地消化。

心里不是不難受的,可他也舍不得怪賀娟,思來想去,最后怨上了孟氏,說來都是岳母不靠譜,這么些年,也不知道好好教導賀娟?只一心嬌慣她,在娘家不要緊,這嫁人了,他倒是沒啥,可婆家其他人能忍?

說來最后受苦的還是賀娟!

這岳母也是從人兒媳婦做過來的,怎么就不知道這里頭的道理?這是害了賀娟不是嗎?自己親娘教導能跟婆母教導一樣?

再想到賀娟被調教,若是哭著跟自己說委屈,自己這個丈夫的,要是不替她出頭,娟兒妹妹該如何的心痛?

馬遠志想到這里,就腦殼疼。

賀娟還不知道這些呢,正被馬母使喚得團團轉。

馬母是鐵了心要把賀娟給調教出來,要求自然就嚴格了。

早上是從最簡單的面條做起,也是因為上次馬母見賀娟做臊子面,雖然臊子做得堪比強力瀉藥,可面條還勉強過得去,好歹吃了不拉肚子不是?

因此今天早上就是做面條,從發面開始。

這些賀娟倒是也會一點,又有馬母在旁邊眼睛都不錯的指點,雖然開始有些慌亂,可慢慢也就有模有樣了。

只是她一貫會偷懶,那面團揉得自認為差不多了,就打算攤平后切成面條好下鍋。

才停手,馬母就說話了:“繼續揉——”

這才哪到哪?自家揉面條,自然要揉得面條筋道有彈性才行,這么隨便揉兩下,糊弄誰呢?

賀娟沒法子,只得咬牙繼續,兩只胳膊揉得都酸軟得沒知覺了,馬母才開了金口說可以了。

又讓她將面搟平,好切成面條。

賀娟的手都抖得像篩糠了,若是在娘家,不說孟氏先心疼的不行,就是她自己,也要甩手不干了。

可現在她不敢,眼淚在眼圈里憋著打轉,還不敢哭出聲來,只覺得委屈得不行。

這嫁人怎么這么難?婆母怎么這么刁鉆?不就是個面條嗎?非要揉那么多下?這就是故意在為難她!

一面心里呼喚著馬遠志,她在這里受苦,遠志哥哥怎么不來救自己?

實在是忍不得了,賀娟眼珠子一轉,就琢磨著,切面的時候拿刀把自己手割個口子,是不是就可以借口受傷了不用做了?割深一點,說不得還能多休息兩天,又能讓遠志哥哥心疼心疼自己。

這么想著,她好不容易搟平了面團,拿著刀切了兩下,就忍不住要往手指頭上比劃。

賀娟這點子淺薄的心思,在馬母眼里真是無所遁形,就她那骨溜溜轉的眼珠子,還有那不時看自己的手指頭和刀的眼神,瞎子才看不出來她打的主意。

因此還不等她割到自己的手,馬母就開口說話了:“仔細手,要是割到手了,今日這沾了血的面條你就給我生吃下去!別以為傷了手就可以不做事了,就算今天缺胳膊斷腿了,這該做的一樣都不能少。做飯洗衣服打掃院子,都是你的事情!不做完你就別想吃飯,也別想睡覺!”

“還有,別指望遠志來給你求情!沒用!這婆母調教兒媳婦天經地義的事,說破天去也沒人能說我這個做婆婆的不對!除非你不做我馬家的兒媳婦!你要是現在跟我兒合離回娘家去,我自然不管你!只要你是我馬家的媳婦一天,你就得老老實實的,給我好生干活!”

“也別想著回娘家去哭自己受了欺負,我可告訴你,你不回去,我還要找親家母好好說道說道呢。當初咱們兩家定下親事,看得是去世的親家公的人品,也是看著你小時候還算是個聽話懂事的小姑娘。”

“這么些年,我們家教導兒子可是用心的很,教他本事,不許他認識別的姑娘家,是誠心誠意跟你們賀家結親家的。你們賀家是怎么做的?教出你這么個干啥啥不會的廢物來禍害我們馬家?這是結親?這是結仇吧?”

“說破天去,是你們賀家不厚道,養廢的閨女也敢嫁出門?沒去你們家鬧上一鬧,砸了你們賀家,將你趕回去,已經是咱們馬家大度了!如今我肯耐著性子教你,那是看在你去世親爹的份上!別不識好歹!真惹急了,我直接休了你,你看誰敢說個不是?”

“還敢哭?把你那幾滴貓尿給我收回去!我可不是我兒子,被你兩句好話軟話哄得忘了形,就什么都聽你的!麻溜點干活!前頭男人還等著吃了飯好開門呢!要是耽誤了他們吃飯,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番話下來,將賀娟的后路全給堵死了。

賀娟心亂如麻,又慌又怕,可此刻馬遠志不在身邊,也沒了親娘撐腰,她也不敢鬧,那點小心思也收了起來,老老實實的切起面條來。

有馬母在一旁指點,一點沒做對,就拿筷子敲賀娟的手,賀娟手忙腳亂,好歹也將早飯做成了。

青菜面,一人一個荷包蛋,再配上馬母做的小咸菜,在鎮上來說,已經是吃得很不錯了。

大部分人家早上就是一個薄薄的野菜粥,糊弄個水飽。

更不用說,馬母雖然要求嚴苛,可吃食上并沒有特意的虐待賀娟,家里人都是一樣的,馬大夫和馬遠志有的,賀娟也都有,就是馬遠志也不能說馬母不好了。


上一章  |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