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諸天從北帝開始 >> 目錄 >> 第七百三十三章 萬古皆空歲月悠,神兵齊現驚東海

第七百三十三章 萬古皆空歲月悠,神兵齊現驚東海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我不會咕咕咕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我不會咕咕咕 | 諸天從北帝開始 
諸天從北帝開始 第七百三十三章 萬古皆空歲月悠,神兵齊現驚東海
正文第七百三十三章萬古皆空歲月悠,神兵齊現驚東海

正文第七百三十三章萬古皆空歲月悠,神兵齊現驚東海

東海無垠,伴隨著幾道身影的踏足,卻連那漫天風云都要被震散了,無法承受

“恩恩怨怨,便在今日了結吧。”何七收回目光,舒展了下手腳,化作一道無形無相劍光,無聲無息鉆入海面,其余人等則借助洛書遮掩,漂浮于半空。

“法身手段,何七應是走的正統之法。”王騰運轉天眼通,這乃是外景修行自然衍生的神通,一雙眸子金燦燦,好似化作了高懸九天的大日

在他的目光中,何七所化的無形無相劍光充斥著玄妙法理,帶著法身獨有的特性,勾連萬千,一可化萬,萬萬亦可凝為唯一。

少頃,海水泛起咕嚕水泡,瞬間就變得劇烈,如同煮沸!

嘩啦!暗啞的聲音響起。海水突然塌陷,繞著中央飛快旋轉,形成了巨大的漩渦。

忽然之間,一道純粹鋒銳的劍光盤旋沖出,從漩渦核心沖出,霎時間激蕩虛空,漩渦猛地崩散,化作無邊劍氣駭浪向著四面奔涌。

其勢驚天,震動八方

嘩啦一聲!大海仿佛被撕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光怪陸離的海底被翻出,呈現在眾人眼前,瑰麗夢幻

“生活陸地上的卑劣生靈,竟敢來侵犯神靈領土!”而直到何七攻擊,藍血人大祭司才察覺敵人殺到了家門口,此時周身透明,藍血流淌。透出一個個篆文般的詭異符號,竭力激發著大陣。

若它完全開啟。足以擋住何七他們一段時間,給自身留下逃遁的充裕時間!

水色深藍,波浪匯聚,溝通著海眼,似乎要與附近海域連成一片,形成堅不可摧的防御。

就在這陣法變化激發的關鍵時刻,王騰金色雙眸也璀璨到了極致,陣法支點猶如星圖般映照心頭,他一步邁下,高渺真主之相顯化,雄踞九天彌羅宮

錚!其音裂空,穿云入天,歲月揚起,一刀斬出!

瞬息之間,天地之間似乎有一道道古老的軌跡顯化,密密麻麻,繁復復雜,是滄海桑田的演變,是斗轉星移的演繹,是人世變遷的演化

這股力量在牽引著大日,讓它東升西降,亦在操縱著春夏秋冬,四季變換

天地之外,似有無形之物沉浮,又冷清死寂又孕育生機,輪轉陰陽,既是開辟也是終焉

歲月無常!光陰無生!

刀光色澤白金如焰,高度凝聚,重達萬鈞,足以將一切阻攔者壓成爛泥!

王家家主與阮家老爺子亦是呼吸沉重,在這刀光升騰而起的瞬息之間,像是渡過了萬載那么久,一切都遲緩,被禁錮,截出歲月之外

“歲月悠悠,萬古皆空。”王騰眸光至高漠然,游離光陰之外,不在乾坤中

刀鋒無匹,一切遲緩凝固變得沉重,仿佛天地時光盡被壓縮,透出毀滅一切的感覺!

這一刀遮蔽了天空,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絢爛映照長天一色

轟隆隆!

幽暗被開辟,云海被劃破,海浪從中分開,從腳下涌過,汪洋裂開,露出一條直達遠處的裂縫,深可見底!

一刀,陣破!

“什么?!”藍血人大祭司露出驚色,這包含光陰之力的一刀竟是令他也感到了幾分悚然,還帶著一種本質源頭上的壓制

像是眾神之主的俯瞰,等待著他們的朝拜叩首,生不出反抗之心!

這一刀?!

東海之濱,外景強者皆是昂首,目光震撼,呆呆的注視著這容納萬古成空的一刀,在海中央升起!如敬神靈!

“這一刀···”六洋狂客吳季真猛地一抽魚竿,神色凝重而期待

不會錯的,普天之下,不會有第二柄帝刀

阮家,東海劍莊,云家,各大勢力皆有強者感應到這一刀,風采無上,攝人心魂

他們知曉,這東海,要變天了!

海面巨顫,顯出一道深邃溝壑,像是一只巨大的豎眼睜開,通往無間地獄

“出手!”就在此刻,王家家主一聲低喝,頭懸的洛書發光,迸射出道道字符與卦象,將試圖愈合的陣法攔下,維持住了現狀

這本就是預定好的計劃!由法身強者何七開道,半步法身的王騰破陣,再出手定住天地,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陣法崩潰,海溝內的景貌完全呈現在了阮老爺子等人眼中,里面遍布密密麻麻的凹陷,每個凹陷都有深藍宛若實質的水液充盈。

此時,它們抽長變化,蘇醒過來,是一個個藍血人!

但在海溝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藍血人,而是一座聳立的幽藍巨塔,它閃爍著金屬光澤,兩側有羽翼般的裝飾,底部則是巨大的淺碟。

其上繪刻著一尊神靈,腳踩黑龍,耳串水蛇,形貌威嚴,正是古老神靈水祖。

巨塔前方,有著藍色皮膚和花紋的大祭司對身邊幾位強者急聲傳音“你們先去阻擋一二,我祈求祖神降臨力量!”

這幾位強者絕大部分是藍血人,唯有一位做白發蒼蒼的正常人類模樣,大敵當前,他們同仇敵愾,齊聲道“遵命!”

他們話音剛落,阮三爺卻已突入海溝,雙手撫動身前古琴。

唳!一道無法描述的輕鳴爆發,阮三爺背后騰起一只尊貴華麗的鳳凰,五彩皆備,雙翼展開,飛上九天。

咕嚕咕嚕,海溝內的海水完全沸騰,迅速化作白氣,一個個藍血人被鳳鳴之聲攝住元神,周身血液隨之煮沸氣化。

鳳鳴九天,焚山煮海!

“果然有半步法身坐鎮,還是兩位。”王騰長刀斜落,有斑駁波光環繞浸潤,讓人辨不清上下四方,恍如在過去斬落一般

他目光掃過,藍血人大祭司,以及那白發蒼蒼的人類老者,皆是越過了第三重天梯的大宗師,半步法身強者。

此刻,四周海水緩慢倒灌,慢慢填補著此處,劍狂何七這位法身高人并未全力施為,而是與那位白發蒼蒼的人類強者對峙。

兩者似乎相識,有著舊怨,那白發老者的神色不悅,顯然耿耿于懷

“想不到你還沒死。”何七嘆了口氣。

白發蒼蒼的人類強者哼了一聲“當然比你爹強,只恨他有個好兒子!”

“你知道的,是非公道在人心,我并不想出手傷你。”何七神色肅然,當年的舊怨太過陳雜,已經不是輕易能放得下

白發老者微微沉默,到底還是搖頭道“不行,我與你們不是一路,還是做過一場吧。”

但顯然何七是不愿的,他一個法身,若是出手鎮殺上一輩的大宗師,未免為人所不恥,尤其還是與他父親,與劍莊關系莫測的老人,進退兩難。

“我來吧,正值突破,也好有人試刀。”王騰灑然一笑,一步邁下便出現在了兩人之間

他身姿挺拔高大,此刻如同一座巍峨古山般橫立兩人之間,一下便壓開了長空,迫使白發老者放出氣機,面色嚴肅起來。

劍狂何七點點頭,再化無形無相劍光而去,沖向了那座幽藍神塔

“好!如此年輕的半步法身,你應當便是近來聲名鵲起的玉皇吧;也讓老夫來稱量稱量。”白發老者也不阻攔,而是全神貫注的望向了王騰

嘩啦啦的流水之音泛起,他背后凸顯深藍漩渦,但漩渦每一滴水液都是一只藍色蠱蟲,吞吐著劍氣,呼吸著鋒銳。

此刻,他的身體開始崩解,每一寸皮膚,每一滴鮮血,都盡數化為劍蠱!

“無相劍蠱,其中玄妙到可吸納一番,融入七無絕境改進一番。”王騰見此亦是動了幾分念頭,身軀之間緩緩有無形波光蘊蕩而出。

他同樣也是身軀逐漸淡去,化作數以萬計的波光粒子,環繞長空,無形中透著歲月的滄桑與莫測

“另類的無相比拼?”劍狂何七突進間有所感應,察覺到了這一幕,不由也挑起了眉頭

沒想到除了他東海劍莊之外,也有人能掌握這等無相法門,且還融入了光陰之力的玄妙,當真天資無匹

與此同時,臨海城

城中某處院子內,某位貌不驚人、滿是皺紋的老者忽然睜開眼睛,難以克制自身的驚訝“我感覺到了祖神的一縷氣息!”

海溝內有大變!

他猛地站起,露出九個指頭,身邊還有五位同伴。

院落外,孟奇背負長刀,目光沉凝,周遭似有細密的紫色雷霆跳動,呼之欲出,只待一個瞬間。。

萬丈海溝內,高姓白發老者像是一堆藍色沙礫堆成的假人,轟然坍塌,均勻坍塌,變成了一只只細小似水滴的蠱蟲,而他身后漩渦法相亦如此,只不過化作的蠱蟲接近虛幻,不類真實

兩類蠱蟲皆吞吐著劍氣,呼吸著鋒芒,開始輕微震動,顏色漸漸變淡,很快就接近透明。

嗡的一下,它們四散分開,消失不見,仿佛與虛空融合為一體。

王騰所化的波光亦是沖擊而至,帶著腐朽萬物,寂滅萬靈的深沉氣息,猶如滔滔大海般將重重蠱蟲乃至虛空包裹

他知曉,白發老著的這般變化乃是以自身化作極小劍蠱,而劍蠱處在虛實之間,能融入充塞天地的元氣大海

超脫天地之前,凡是武者,皆要吐納天氣元氣,每一個毛孔都受到滋潤,從而獲得極強的真氣恢復之力,保持肉身與元神的活力,一舉一動間皆有莫大威能。

此時此刻,無相劍蠱真正化作了元氣大海的水滴,能通過肉身的吐納滲入體內,天生九竅,每一個毛孔,都是它們天然的通道,而一旦進入體內,劍蠱轉為實體,劍氣噴薄,肆掠最薄弱的地方,無有能擋,堪稱諸多防御硬功的克星,是暗殺的絕佳功法!

可怕的是,它們遍布周圍,與元氣大海正常水滴之間的區別很小,很難分辨,若是封閉毛孔。不吐納元氣,只靠肉身支撐,則任何外景強者都堅持不了多久的巔峰狀態。很快便會力竭衰弱,被正常打敗。

詭異似蠱,是名劍蠱!

但可惜,他遇到的是王騰,同樣掌控著類似的無相之術,雖不曾與他一般融入劍術,但卻融入了光陰法,更加變化莫測

哧哧哧!

瞬息之間,長空上像是爆出了道道撕裂之音,肉眼可見的迸發出道道黑痕裂縫,在互相糾纏

“這樣的對抗,還真是少見,恐怕瞬息就要分出勝負,亦是決出生死。”王家家主輕咳,饒有興趣的觀望著這一戰

這等無形無相之爭最為兇險,一旦表露一點頹勢,便是全軍覆沒,被對方侵蝕,身心受損

“無形無相蠱蟲,你逃得過法理人力,但卻永遠跳不出歲月的牢籠。”王騰心神合一,拔升無窮高處,淡漠的俯瞰著兩者交融碰撞

這一刻,他運轉光陰法,所有的波光粒子都在共鳴,像是一下子加速了一般,由開辟之初急速轉向終焉之末,一切變得破敗蕭條

被波光粒子籠罩的無相劍蠱被影響,在重重歲月加速之下竟是生出了淡淡的腐朽之意,連動作都逐漸遲緩了起來

不僅是蠱蟲,連他們所進入的元氣大海與白發老者本身也被影響著,在腐朽衰敗!

“這···”白發老者錯愣,他也不曾想到會是這般局面,自己的無相神通竟是被壓得死死的,若是再糾纏下去,不僅是蠱蟲腐朽死去,就是他自己也要徹底衰敗,壽盡而亡了

王騰自是不會給他機會,光陰無生,無形的波光粒子腐朽萬物,氣息愈發深沉,無相劍蠱逐漸遲緩停滯,陷入了衰敗消弭的過程中,不斷的受損減少,但又無法補充,愈發勢弱

同時,他也在碰撞中感悟著無相劍蠱的玄妙之處,法理交織的軌跡,逐漸汲取其中精華,化入己身神通中

百息后,虛空扭曲,兩股無形之力再也無法察覺,伴著一聲淡淡的撕裂之音,些許殘破衰老的無相劍蠱跌落而出,重新組成了白發老者的模樣

此際他面色慘白,身軀若無根浮萍一般,好似一陣風吹過都能讓他散去一般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白發老者苦笑而嘆,在自己最得意的領域中敗給了對手,早已沒了翻身的希望

王騰緩緩凝聚出身形,呼吸平穩,大袖一甩便有成片的劍蠱化為粉末,蒸發天地間

分出勝負了?遠處的劍狂何七亦是愕然回首,同為半步法身,竟是進行了另類的生死之斗

白發老者輕笑一聲,似乎有點惋惜,望了一眼遠處的何七搖頭道“也罷,輸就輸了。再有不甘心和痛恨又有什么用,劍蠱符令在乾元手中,他轉化出了岔子。

全力而為會消減壽元,雖然服用了東極長生丹,但一甲子壽元又能消耗多久,故而老夫將劍蠱符令傳承給他,免得他總是需要全力出手,你若能從他手中得到符令,一定要將劍莊發揚光大……”

聲音減弱,最后維持他身軀的部分深藍色蠱蟲也開裂,腐朽碎成了粉末。

一切都走到了盡頭,在歲月中腐朽淡去,直至消弭。

“嗯?”忽然,王騰抬起頭。看向那座幽藍巨塔,隨著塔前大祭司一系列詭異玄奧的動作,它開始綻放幽光,似乎在接引一股飄渺但又強橫的氣息,純用心靈感應,會感覺天空變得蔚藍,嘩啦之聲大作,宇宙之中盡是水光!

王家家主頭頂洛書。正與一位相當于外景巔峰的藍血強者戰斗。

何七強攻而至,呼吸間絞殺大片藍血人,打上了幽藍巨塔的門前

“人族,我等終究會回來的!”大祭司眼見手下潰敗,心念轉動,雙手忽地往下一壓。

祖神氣息融入巨塔,讓它閃爍出耀眼藍光,發出劇烈震蕩。

突然,巨塔裝飾性的翅膀張開,下方噴薄出氣流,整體變得虛幻。

轟隆!巨塔往上急射!

他竟然想逃跑,而且是逃向青冥之外!

斬草不除根,后患永無窮!何七眼睛一瞇,身體頓時化作有無相劍氣,不斷在有無之間游走,圓潤無暇,讓人鎖定不了氣息。

藍血人天賦特異,若是不計代價,專心報復,獵殺外出的長老和弟子,肯定會讓劍莊損失慘重!

阮老爺子歷經波浪,雙手沒有任何停頓,背后凸顯一尊人像,高冠古樸,面目模糊,似在以天地法理為弦,以自身之道為手,彈動大道妙音!

琴聲陡變,鐘震三界。悠揚飄逸,裊裊不絕,被藍色光芒包裹抽長的巨塔突有靜止。

忽然,殘余的氣息涌入巨塔之上繪刻的神靈之相,金屬凸出,光芒綻放,腳踩黑龍、耳串水蛇的威嚴神靈從平面變得立體。手中幻化出一根水藍色八棱锏,油然往前揮出。

短暫的靜止被打破,何七飄渺不定的劍氣被打得收斂,凝為實體,但也成功在巨塔上開出了一道裂口

劍氣沖入其中,伴著一聲慘叫,將大祭司擊成重傷。

轟隆!

整個過程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黃太沖和阮家另外一位長老來不及做出反應,就看見巨塔的靜止破碎,由靜轉動,行將鉆入虛空。飛上青冥。

此時,外面幽暗無垠的虛空里浮現出一顆球形星辰。它通體覆蓋著一層深藍海洋,像是水液凝聚。

海底有一個個凹陷,像是有寶石在凝聚,而巨塔飛向的位置則是海底最深處,那里有一片殿閣,中央聳立著一尊神靈雕像。深藍近黑,手持八棱锏。腳踩黑龍,耳串水蛇,周圍堆放著眾多物品,大部分光彩奪目,顯然不凡。

雕像下方,最核心位置供奉著一張古樸素雅的琴,肉眼能看見七根琴弦,但上面似乎遍布著諸多無形之弦,乃法理凝聚。

它有一種慈悲憐憫之意,似乎蒼天不忍,度盡世人,此時光芒收斂,沒有氣息波動,顯得古舊破損。

阮家鎮族神兵度人琴!昔日被藍血人奪走,正如王家家主所推算的那般,就在此地

“起!”王騰抓住時機,一聲大喝,身披的薪火戰衣迸發無比光輝,神兵復蘇!

他直沖而上,緊隨何七身后沖入了巨塔中,重重薪火蔓延,一下子化作人道大日普照升騰,蒸干海水,令得被劍氣打成重傷的藍血人大祭司又一聲慘呼,身形虛淡到了極致

神兵?!

玄天宗少宗主除卻光陰刀外竟然還有神兵在身!

王家家主與阮家老爺子愕然,他竟然還藏著這樣的壓箱底手段!當真深不可測。

就是何七也露出驚色,但亦是化作無相劍氣沖入塔中大喝道“快以你們阮家的法門勾連渡人琴,將他喚回來!”

阮三爺與阮老爺子反應過來,齊齊催動琴音,逼出精血,不斷呼應著渡人琴

“供奉給始祖之物,豈能拿回去!”大祭司咬牙,試圖阻攔,但卻被重重火浪逼退

何七全力出手,長嘯間噴薄萬道無形無相劍光,撕裂了大祭司與水祖塑像的聯系,一下子擊穿了屏障,讓渡人琴顯露而出,神兵復蘇,與阮家的琴音呼應,直接騰飛而起,沖了出來

“死!”王騰運轉殛神劫,元神化作一口小鐘飛出,震住藍血人大祭司,擊傷他元神,同時全力催動神兵,將無盡薪火容納入一刀中

霎時間,刀起乾坤動,五彩斑斕皆淡去,黑白二色永寂

天帝踏光陰,橫壓這一世!

藍血人大祭司本就重傷,又接二連三被重擊,自是擋不住這等絕殺攻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身一切遲緩遠去,像是被截出了此方天地一般,隔絕所有

“原來是··天帝··”最后一個念頭躍出心靈大海,成為了絕響,消弭在刀光中,被歲月所吞噬。

另一邊,阮家老爺子與阮三爺以精血勾連,全力呼應勾連,終于在渡人琴自主復蘇的情況下將它呼喚了回來,破出了神塔

但同時,水祖雕像亦是微微發光,有一絲絲氣息被引動,與渡人琴糾纏并起

此刻,瑯琊城半空,光芒乍亮,虛影紛飛,百花散落,一張古琴破空而出,直飛阮家。

它無人操縱,又要對抗祖神氣息,光芒漸漸收斂,似乎又要陷入沉睡。

出城未遠的九指藍血人猛地抬頭,神情劇變,騰上高空,試圖攔截奪取。

阮家祖宅內,諸位外景同時望向高空,東海境內所有的強者都是神色一變,驚喜而熾熱,有人脫口而出

“神兵度人琴!”


上一章  |  諸天從北帝開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