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重生鄉村文藝生活 >> 目錄 >> 第175章 強制性約稿

第175章 強制性約稿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坐望敬亭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坐望敬亭 | 重生鄉村文藝生活 
重生鄉村文藝生活 第175章 強制性約稿
第175章強制性約稿

第175章強制性約稿

作家村這批賓客在這里待了三天時間,把作家村體驗了個遍。

電影之夜、戲劇之夜、主題文學沙龍、詩人之歌、乒乓球比賽……

對于這些文學青年來說,作家村的活動太符合他們的審美了,又比他們自己或者雜志社舉辦的活動更加的正規和舍得投入。

三天時間里,何平除了帶著這些來賓們吃喝玩樂,體驗作家村的各種設施和活動,最重要的任務便是向他們宣傳作家村未來的運營方式和對外合作方式。

何平對作家村的定位是“未來中國文壇的人才基地”,這個目標看上去非常遠大,甚至有些不自量力,但卻是何平精心考慮過的。

這次國內各大雜志、報刊的實權人物到場,便是何平野心的初顯。

有了這一圈人脈,作家村聯動半個國內文學圈是毫無問題的。在昨天上午的交流會上,何平代表作家村和《菜園》雜志跟在座《人民文學》、《京城文學》、《當代》、《十月》、《小說月報》、《青年文學》等幾家重量級的文學雜志達成了協議,未來作家村將會每季度固定舉行一次為期半個月的文學創作班和座談會。

有這些國內最具影響力的雜志、報刊的加盟,作家村的文學創作班和座談會的含金量可想而知。

不僅如此,作家村還會支持各大雜志、報刊獨自或聯合舉辦的創作班、座談會、筆會等等活動,爭取最大限度的參與到主流文學圈的活動中來。

辦活動不可怕,可怕的是花錢。現在的雜志、報刊活的都挺滋潤,但畢竟是清水衙門,有作家村這樣一個金主,他們求之不得。

很多人都好奇何平這樣做的目的,畢竟從目前來看,作家村就是個賠錢貨。光是每年聯合各大雜志、報刊舉辦活動,就要耗費掉大量的資金,何況還要保障整個園區的運行。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就何平收的那點園區宿舍的租售費用根本不夠用。

陳村和馬原經過劉震云的提醒,在加上這幾天何平跟大家透露的信息,也大概明白了何平對作家村未來的規劃,只是在他們看來這有些過于理想主義了。

哪個作家不是編輯挖掘出來的?那個雜志、報刊后面沒有一個出版社?想用出版社來為作家村輸血,在他們看來是非常不現實的。

但就是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氣魄,讓他們對何平更加的有好感。

何老師不光小說寫的好,更心懷文學事業,回去一定要多替他宣傳宣傳。

整個園區的來賓里,這樣想的不在少數。

最有行動力的是馬原,他在第二天的晚上找到何平。

“馬老師你想在這里長租?”何平有些驚訝,沒想到才第二天就有人想留下來。

“何老師,您別叫馬老師,叫我馬原就行。我前幾年一直都在西疆,今年我媳婦皮皮生孩子,我是陪她回來的。本來我還打算在西疆堅持兩年,然后回奉城當我的全職作家。不過這次來到作家村改變了我的想法,我想留在這里,順便把老婆孩子也接過來,您看可以嗎?”

馬原是1982年從遼省大學中文系畢業的,畢了業之后他選擇到西疆當記者、編輯,這一待就是五年時間。多年的西疆生活和工作的經歷為他的創作生涯帶來了大量的靈感和素材,這幾年的他可以說是國內最閃耀的青年作家之一。

何平笑道:“那真是太好了!咱們倆年紀相仿,也別老師長老師短的了,老氣橫秋的。我叫你馬原,你叫我何平就行。作家村本來就是為你們這些作家準備的,你把老婆孩子接過來完全沒有問題。”

馬原高興道:“那好,這次回去我就跟單位申請調動,可能需要等一段時間。”

“沒關系,你如果要調到營城這里來的話我可以給你安排調動,不過肯定是跟省城比不了的。”

“沒事,我這次打算全職寫作,沒什么問題。”

馬原的留下給作家村開了一個好頭,也讓何平對作家村的未來發展多了一分信心。

三天的時間,很多來賓都已經愛上了作家村這座園區。

第三天,來賓們陸續開始離開,臨別時都是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

“何老師,在你們這里待了兩天真是舍不得走啊!”韓少功站在園區門口拉著何平的手說道。

“舍不得走就留下來多待幾天嘛!”何平玩笑道。

韓少功哈哈一笑,“這次是不行了,家里和單位都離不開,以后有時間肯定會來的。我先跟你預定好,冬天的時候來你們東北看雪!”

“歡迎之至,那我就在這里等你了!”

海獅送走了韓少功還有其他幾位來賓,這已經是今天走的第二波人了,其他人也都訂好了火車票,明后天這批來賓將會離開絕大多數。

要說這幾天作家村最忙碌的肯定是何平,但最興奮的無疑是李拓。

原因很簡單,大哥這兩年沒少在京城吹牛逼,這次牛逼終于實現了,可把他牛逼壞了!

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作家村開村了,《菜園》雜志的第一期也馬上就要發行了。

作為一份半公開的文學雜志,《菜園》的第一期的籌備非常簡單,甚至是粗獷。

李拓直接把一份紙筆甩給百十號來賓,“來了也別白來,都發表一下感想!”

眾人哭笑不得,頭一次見這么隨意的約稿,都快趕上打劫的了。

不過,畢竟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這幫人在作家村吃喝玩樂好幾天,總不好摸摸屁股就走,那不成白嫖怪了嗎?跟那些看盜版的有什么區別?

這個時候的作家們還是有點節操的,不像后來,臉都不要了!

反正是第一期的創刊號,把彩虹屁拍響就完了!

其實何平和李拓在考慮《菜園》第一期的內容時,也想著是不是應該拿出點鎮場子的作品來,李拓還攛掇好幾年沒寫新作品的何平寫一篇。

后來又覺得放著這么些國內文學界舉足輕重的來賓不用,實在是有些浪費,必須給他們安排上。


上一章  |  重生鄉村文藝生活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