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種田 >> 目錄 >> 【1069】民國女英雄43(6000+)

【1069】民國女英雄43(6000+)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云沐晴  分類: 言情 | 科幻空間 | 時空穿梭 | 云沐晴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種田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種田 【1069】民國女英雄43(6000+)
賬號:

密碼:

1069民國女英雄43(6000)

1069民國女英雄43(6000)

安怡如今算是穩定下來了,可因為她和伊家之間的齷齪,使得她在村子里的名聲更差了。

伊家對外宣稱的是她占著伊家烈屬的名才有了這房子,房子本身就是伊家的,現在她還給他們也是天經地義的。

本想著倆家因為伊大成的關系,可以更進一步,收她為養女什么的,兩家日后合一家,沒想到她非但不愿意,還鬧得這么難看,果然骨子里帶著自私的勁兒。

一次兩次還可以,聽到的次數多了,好脾氣的安怡也不想面對這些流言蜚語,反正房前屋后的地已經收拾好了,她們偶爾回來施肥澆水就行,于是干脆利落的帶著孩子住到了縣城,為此她還和三個學校進行了商討換課,將村小的課放在了下午,如此一來,上午上初中,下午吃罷飯直接騎車去村小就行了。

縣城的院子里也有空地,墻根兒還能種絲瓜、冬瓜、南瓜等爬墻類的蔬菜,等她過去的時候,姐妹倆早就種上了,院子里是番茄、黃瓜、茄子、辣椒,面積雖然不大,但足夠她們這個夏天吃的,最多不夠冬天腌制的,屆時想辦法買一些就行了。

村子里的流言蜚語村委自然也知道,不止一次的喝止過,甚至還拿出紅頭文件進行警告,可沒什么卯用,在正主跟前,安怡這個來歷不明的,怎么看怎么來歷不正。

雖說有些憋屈,可也總比被伊家人盯上要來的好,一旦被他們給纏上,可絕不是一間房子能搞定的。

她這里掙多少,都得奉獻出一大半去補貼,這樣的日子,她以前也不是沒經歷過,所以寧愿不認,寧愿被她們說三道四,她也不愿意惹那麻煩。

現在課程調開了,她回村子里的機會也不多了,每天帶帶孩子,上上課,來回在路上奔波,晚上再進空間鍛煉,積極牛奶,撿撿雞蛋,這日子不知道有多美呢!

而且住在縣城之后,下午下課之后,更加方便她出去做點小生意了,趁著國家還沒對投機倒把明確起來,趁著還沒有糧票等各種票據的限制,多賣點錢,多攢點本兒,可比去應對伊家人方便多了。

兩個孩子白天就在空間里玩兒,對姐倆說的是送到托班了,反正她們吃過晌午飯就走,也不會在這上面深究,等到了周末,孩子自然被她放出來。

5月底的一天,她賣完雞蛋回到家已經八.九點了,等到九點半的時候,姐倆還沒回來,她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學校的宿舍她們已經退了,所以肯定會回家睡覺,這么晚不回來不正常,老師很少晚上拖堂,她下意識將姐妹倆收到空間里,然后拿著車鑰匙,準備騎車出去找找,沒想到剛打開大門,就看到兩位解放軍護送安娜和安琪回來。

他們一位推著自行車載著安娜,一位背著安琪,兩個人的樣子都有些狼狽,一看到安怡,下意識就紅了眼。

“姐……,”聲音里的委屈和難受,讓安怡心下一緊:“怎么了這是?”

“她們倆放學路上遇上流.氓了,摔了車,好在都是皮外傷,沒有傷到骨頭,你們家有沒有藥?沒有的話,直接去醫院包扎一下?”

兩位解放軍都穿著軍綠色的軍裝,雖然天黑,但依稀能辨認他們身高挺拔,樣貌端正,顯得正氣凜然。

安怡趕緊把人往家里請,但人家也只是把人背進房門,一看這家連個男人都沒有,趕緊抽身告辭。

因為匆忙而走,甚至連個名兒都沒留下。

安娜是因為車把砸到了腿,小腿兒肚一大片清淤,胳膊肘砸到石頭上,破了皮還流了血,倒也不是很嚴重。

“我脫臼了,被解放軍接上,已經沒事兒了,就是胳膊和腿上有被石頭擦傷,我們都沒事兒,姐,你別擔心。”

“這樣,明天我就去跟學校說,你們晚上不上晚自習,跟我學吧,太危險,好端端的怎么會碰上流.氓?”

“一共三位解放軍呢,另外一位扭著倆流.氓去派出所報案去了,他們倆送我們回家,姐,你晚上還照顧孩子呢,帶著我們太累了,不能一天都講課,那多辛苦啊,放心吧,我們當時也就太緊張了,被嚇了一跳,真要對上,也不定會吃虧,你教的那些防身術,連用都沒用上就被人救了呢!”

話雖如此,可安怡還是不怎么放心,這是沒出事兒,這要是出了事兒呢,她們本身身份就敏.感,說不定有更多難聽的話落在她們身上,所以安怡寧愿自己累點,將她們倆放在了自己眼皮子底下,也沒讓她們留在學校。

家里的電燈都是日本弄來的,比國內的燈泡亮的多,縣城已經通電,她們家電費能交得起,所以晚上在家自習沒有一點困難。

她本身就在這所中學帶書法課,老師們都認識她,她跟安娜的班主任一說,人家也不好說什么,畢竟都是成年人了,自學能力比孩子們強不知道多少,作為班級里年齡最大的兩位學生,到這個年紀學習,都是格外珍惜的,所以上不上晚自習,真沒那么重要。

如此一來,她們倆下午五六點放學之后,就能直接回家了。

雖說她倆至始至終都覺得沒啥,可姐姐擔心,她們就乖乖回家,畢竟她們這一家湊在一起,實在太不容易。

現在家里的早飯是姐倆做,因為她們早上五點就要去學校,五點半開始跑操,六點到七點早自習,七點到八點是打掃衛生和吃早飯時間,走讀生都要回家,時間安排的非常緊張。

安怡要起,她倆讓她哄孩子,因為天天都是安怡帶,她只要一起身,身邊熟悉的味道消失,倆孩子就會哭喊,從而醒過來,為了讓孩子早睡一會兒,她們寧愿早點起來,安怡沒辦法,只能隨她們。

她在初中的書法課,說是書法,其實也和語文有很大的關系,所以安排在上午上課,倒也不過分,而且因為她有時間了,學校還給她安排了兩節課,上完兩節課,中間的大課間再跑到高中上歷史課,倒也還好,緊張是緊張了點兒,當下午的時間就都騰出來,她也有更多時間安排村小那邊的教學任務了。

她的書法課如今已經不僅僅是書法課了,由字的轉變到后續發展,幾千年來的軌跡,包含了國學、歷史,課講的很有意思,覆蓋面極廣,一點也不枯燥和乏味,課堂作業也不是很多,但要求很高,寫好的還有獎勵,學校每個年級一個星期就只有一節大課(兩節課合為一節,在階梯教室上),是以人人都很珍惜。

因為安怡的課保守好評,惹來全校老師的好奇,所以,只要是安怡的課,后面都會做很多老師來聽課,這種被當成實驗課的感覺,讓同學們更加認真對待了。

而但凡聽過安怡課的,都會露出濃厚的欽佩之情,因為這位安老師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的,可是她就真的猶如一座寶藏,知識儲備量太強大了,似乎就沒有她不會的,難怪同學們說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從字的文化就能講那么多歷史故事,著實不簡單。

難怪學校不惜給她安排階梯教室上大課,別說,這種課的確有上的必要,很有教育意義。

書法課都上的這么有意思,那歷史課呢?

縣一中的老師開始好奇她在縣一高的歷史課了,申請了多次,縣一高那邊才允許老師們分批去聽。

這一聽不得了,因為安怡的歷史課居然比很多男老師講的都好,那上課就跟聽評書似的,引據各種經典故事進行舉例說明,還將這些歷史人物和一些雜談、小說里的情節區分開,單獨拎出來講解這個歷史人物,說他們過度曲解,真實的人物是怎樣的,那要問她是怎么知道的時候,她會將一些史書記載的文獻拎出來,將文言文白化后,一點一點的講解,通俗易懂,甚至還編了很多應付考試的順口溜,讓孩子們更容易的就記住這些史書資料。

難怪人家就上了半個學期的課,就能讓她教過的學生一次性全部通過考試,而且還有幾個人甚至取得滿分的好成績,歷史好成績那是好得的嗎?那跟政治題一樣,很多都得十分通透的理解,才能解題到位。

由此證實之后,大家這才明白,為什么一中和一高的校長,都這么重視她。

若非她自己無法放棄村小那邊的課,只怕絕不僅僅是代課老師,轉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安怡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自己,也讓那些看不起自己的,有了打臉的感覺,更深層次的理解到,為什么安娜和安琪的成績為什么進步那么大,因為有私教啊,還是這么高水平的私教,就是下學期直接上初四,她們也不覺得有什么奇怪的。

然而不知道的是,安怡給她們定下的目標是,9月份讓她們倆進入初四進行學習,9月之前,要求她們將初三的課全部寫完,這樣一來,11月份,就能直接參加中考了。

初中讀兩年就直接上高中?

聽起來天方夜譚了些,可是以姐妹倆的學習進程,以及晚上加班加點的學習,安怡有信心幫她們拿下。

“即使你們倆11月考不上高中,初中所有課程咱們寒假也能全部鞏固到位,你們就是開學去參加一高的考試,也不是不行。”

揠苗助長也有揠苗助長的好處,這樣可以節約很多時間,至于學的不扎實的地方,寒假有的是時間進行惡補。

雖然不妥,可現在安怡采取的就是應試教育的模式,畢竟初高中的知識點,能用到實踐中的太少了。

除非她們是搞對口的機械物理,亦或者化學生物,再不濟就是坐辦公室一類的文職工作,也許初高中學的知識難點能用得上,可是,這些專業,她們真能接觸到嗎?那不應該是大學生才有資格去觸碰的?

所以,她現在的目的是讓她們拿到畢業證,如果將來用得上,那再補嘛,先畢業再說。

現在的好處是,晚自習在家上,就又多出不少時間讓她帶著她們倆學習重點,她每天晚上帶著她們復習一個知識點,將知識點講解一遍之后,就布置作業讓她們倆去寫,這期間,她帶著孩子去她們的房間玩兒。

現在安然已經一歲七個月,安心也八個月了,姐妹倆有打有鬧,也有抱著啃,親的時候,總歸一個也是帶,倆也是帶,有時候兩個比一個好,有時候會覺得倆孩子簡直就是造孽,吵得你恨不能撞墻,但這種痛并快樂的感覺,只有當媽之后才能明白。

好在大部分時間,她們倆是善解人意的,這個要建立在她們吃飽喝足,不拉不尿的情況下。

還有,她家堅果懷孕了,她也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反正它自從來到城里之后,經常出門閑逛,結果回來之后,肚子一天天大了,她才知道它懷了崽崽,后來仔細一查,發現之前給她做的輸卵管堵塞不知道啥時候居然通開了,難不成天天吃空間的食物,還治病?

既然懷上崽崽,就不能不管,但再也不放它出去玩兒了,就把它拴在大門口,看家。

一般而言,狗狗懷孕后兩個月就可以生產,只是,它沒見到它大姨媽來訪過啊,這次懷孕還真是莫名其妙的很。但堅果的年紀也不小了,已經伴隨她兩三年了,按照八年的壽命來算,的確成年了。

她已經將家里雞窩里的雞借用空間,轉移到縣城了院子里了,包括雞窩也整個轉移了過來,總之那個家能卸掉能轉移走的,她都沒放過,一樣有用的也沒給他們留。

老劉家原先的舊房子里,出了鋪蓋和破爛衣服,就沒旁的什么了,只要她出門,鍋碗瓢盆她都收進空間,因為他們家院墻矮,總有想方設法進去偷東西的人,她發現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整個留下來的,都是些破爛而已。

所有糧食她都放在了縣城的地窖里,這是東北特色,家家戶戶都有地窖,甚至還有暗閣,就比如如今的安家,她已經發現房前屋后好幾個藏暗閣的地方,當然,里面什么也沒有,有空間的情況下,這些暗格即使存在,也用不著。

脫離了村子,有自家一個院子,想吃什么不受限制,早上每人一個雞蛋,倆孩子是雞蛋羹配牛奶,她們烙餅喝粥,或者蒸三合面饅頭、花卷、油卷、烙餅都可,糧食是細糧和粗糧摻和著吃,飯菜的標準也是吃飽吃好,只有晚上那一頓,是意思意思喝點稀粥,早上和中午的飯菜,向來都是保質保量的。

這還算好呢,擱在貓冬的時候,很多人家一天就兩頓甚至一頓飯,因為不干活,連吃飯都成了算計。

不這樣做,可能糧食等不到下次收糧。

雖說有錢也能買得到糧食,可那都是高價糧,一般的人家,哪兒舍得這么糟踐糧食和錢的?

所以都是有計劃的安排每天吃多少,多一點都不行。

等到了春天,到處去挖野菜,曬野菜干,有時候連樹葉都不放過,就為了能多湊出來點兒。

安怡村小上完課,會回家看看,給家里的地澆澆水,施點肥,順便薅點紅薯葉,拿錢跟村民買點新鮮的韭菜或者香椿野菜,當然,這都不貴,五分錢就能夠她們吃一個星期,很便宜,也很務實,因為這些還搶著有人來跟她換錢呢!

當然,野菜香椿之類的,吃的就是個新鮮,季節,過了這個季節可能就么有了,所以只要誰過來找她,她都照單全收,大不了全都放到空間里,又放不壞不是?

所以每天她走的時候,竹簍里也都裝的滿滿的,因為這,她對左右鄰居都特別照顧,為的就是讓他們多幫忙看著她們家的菜,別被偷了。

除了香椿、槐花、榆錢、柳樹尖、冬瓜南瓜尖等吃的,還有山上林子里的薺菜、灰灰菜,玉米地里常見的馬齒莧等等,過了青黃不接的時候,一開春入夏,這些野菜就泛濫成災了,在沒有農藥的年代,即使天天有人挎著籃子去采,也是采不完的。

馬齒莧活著面蒸蒸,沾點蒜汁兒一吃,那叫一個香。

紅薯全身都是寶貝,紅薯桿子清炒,紅薯葉配合著玉米面可以蒸窩頭,也可以烙菜餅子,吃法多的很。

別看這個年代苦,卻是最天然無公害的,就連孩子們學習也沒有什么壓力,放學就是玩兒,就是替家里干活,撿柴火,割豬草,每人都知道自己要干嘛,也從來沒想過偷懶,因為不干就要挨打,就沒飯吃,養孩子是勞動力,不是為了培養他們成才。

這就是這個年代和后世最大的區別,因為沒有太多的成本,可是后世不一樣,睜開眼就得是錢錢錢,沒有錢,寸步難行,在這個年代,即使沒有錢,只要你肯干活,一般情況下,都不會餓死。

安怡家的伙食也不全都好,除了倆孩子,她們三個粗糧還是照吃不誤的,當然,雞蛋和牛奶也喝,所以當別人一臉菜色,臉色蠟黃,不健康的時候,唯有安家人看起來擁有健康的身體。

“今天我們數學老師在課堂上暈倒了,餓的,他家里負擔重,一個人養一大家子就不說了,連老家的爹養兄弟,都要來瓜分他的四十來塊錢工資,”

其實這種情況很普遍,最起碼在安怡看來,很普遍,不說他們這些當老師的了,建國初期,第一次人口普查之前,城市工人崗位空缺嚴重,所以開始向農村招工進城,這些名額都是全家推舉出來的,誰進了城,都要給鄉下的兄弟相應的補償,但到困難時期,精簡的人員里,大部分都是這種家庭負擔過重的,一個人有城鎮戶口,其余人都是農村戶口的為首要選擇。

五九年開始,中原地區的三年饑荒影響的范圍也蠻廣的,這三年饑荒并非是因為大旱導致,四二年那次才是大旱,五九年的完全是因為上面的政策造就,具體的不好明說,總之這對各地的影響都很大,雖說這邊屬于糧食主產地,不僅有農場,還有建設兵團,但這些糧食可不是單獨給東北的,肯定要平分到全國,所以三年困難時期一來,全國人民都得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安怡救不了所有人,因為這個年代有太多的愚孝之人,寧愿讓老婆孩子餓著,也要幫助父母兄弟的,再加上重男輕女的思想,枉死的女孩子又何止是被拋棄的安然姊妹倆?

反正像她們仨女的這種有不堪歷史的,即便不是舊社會的J女改造,也比人家好不到哪兒去。

所以她才堅持讓她們考大學,趁著那動亂的日子還沒來,先上了大學再說,即便將來有人把這個挖出來批斗,也多少會顧及她們大學生的身份,畢竟,說來說去她們也是受害者,而非施暴者,更不是舊社會的產物。

安怡就更不用說了,她唯一不光彩的點,可能就是被賣到身上老林里當共妻這段兒了,但那也得他們能查出來才算事兒,不管到時候局勢有多緊張,她都有辦法保住她們這一畝三分地,還有幾個孩子的安全。

她這些年為什么這么低調?還不是擔心那動蕩的幾年被波及?否則就憑她的本事兒,想得到什么得不到?

如今日本人口,已經在她的禍害下負增長,人口更是一年比一年少,等不了21世紀,這個罪孽深重的國家,都要被大國并吞瓦解掉。

時間,才是能夠見證一切的實際。

她經常不回村子,隊長還以為出了什么事兒,就到學校找她了解情況。

“沒事兒的隊長,我沒什么情緒,我既然把房子讓了出來,又怎會在乎旁人怎么說我?你也知道,從我進村子開始,在我身上的流言蜚語還少?這不是一中給我們姊妹仨安排了一間房,讓我們暫時住著嗎?等我回頭租到房子了,再搬出去,這樣可以節省時間,村子里的房子我們還是會住,只不過現在家里沒有需要捯飭的地方,就先住城里了!”


上一章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種田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