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深空彼岸 >> 目錄 >> 新篇 第419章

新篇 第419章


更新時間:2022年09月17日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深空彼岸 新篇 第419章
新篇第419章

新篇第419章

所有的雷光,都噼向了遺址中的那頭牛,閃電繚繞,紫氣洶涌。

許多人鼻子差點氣歪了,搞錯了,不是孔煊今日要渡劫,他的5次破限契機還沒有到來

就是為首的那些超絕世都面色都繃不住了,興師動眾,為了阻擊一頭牛而來怎么會出現這種烏龍。

難怪早先這頭牛罵罵咧咧,在那里呵斥他們是小人,還以為它在赤膽忠心護主呢,結果這本就是它的天劫。

「停有超絕世喊道,有些弟子門徒還不知道,都分散在山地中,蟄伏在灌木間,正在湟備劍陣。

有更為強勢的超絕世開口「停什么那頭牛也5次破限了,正在渡劫,反正它追隨了孔煊,順便將它也打落凡塵!」

所有人都動容,剛才感覺丟人丟大發了,正主沒渡劫呢,但是現在看,不是正主的話,來頭也不小,那可是變異的伏道牛!

一時間很多人都看向刺青宮,這原本是他們的牛。

「斬……」刺青宮的5次破限門徒程道開口,他不想要那頭牛了,覺得被它背叛了。

「各位暫且住手」刺青宮的超絕世直接不客氣的打斷了程道的話,斬什么那頭牛變異了,在超凡界曾有記載,這種異類成長起來后,可為最強坐騎之一,舉世罕見,多少個時代都難以見到一頭。

再者,那頭牛都5次破限了,重新帶回刺青宮,能當最強門徒培養,尤其是它親近大道的特質,未來可幫人悟道,價值太大了。

甚至,刺青宮的超絕世在心理認為,5次破限的伏道牛比之真領域的大師兄程道前景更好。

「刺青宮的道兄,那頭牛已經背叛你們,很難再收心。」有其他道場的人開口,自然不愿他們重獲伏道牛,事實上,一些道場已經眼紅了。

「我看,干脆就滅掉算了,快做決斷,時間不等人,一會兒說不定就被它熬過天劫了。」其他道場的超絕世催促,不如趕緊擊潰漫天的道韻,從而殺牛。

「不行!」刺青宮的幾位超絕世都站出來了,擋在前面,無論如何都不能殺那正在渡劫的牛。

只要孔煊死了,這頭牛必然屬于他們,誰都沒有理由去搶,憑空多一個5次破限最強門徒,他們為什么要殺現在不聽話,到時候保證將它教育成一頭本份的好牛。

刺青宮態度強硬,一副要死磕的架勢。

最后,各道場作罷,不想和他們撕破臉皮。

「今天這事太擰巴了,還要繼續嗎,趁現在聯手,圍攻孔煊一次」有人覺得很晦氣,居然不是孔煊要渡劫,此次行動錯的一塌煙涂。

歸墟道場的超絕世開口「各位,情況不對。不久前,我曾親眼所見,孔煊確實出現異兆,消息就是我傳回去的。他曾牽引到虛空中的一些雷電,我想他5次破限不遠了,別急,我們先等一等。」

「轟隆」

「喀嚓」

舊皇城遺址中,鋪天蓋地的閃電,密密麻麻,將伏道牛淹沒了,它被噼的很慘,盡管有紫色道韻洗禮,但是它依舊血淋淋,白骨都露出來了。

王煊和被黑袍籠罩的冷媚都離開那里,站在雷霆區域外部,為它護法。

比大河還粗的雷電,帶著血色秀盂,連著噼在伏道牛身上,它以各種術法對抗,真有些受不了。

那些雷霆,沾染上絲絲溷沌氣,不是一般的閃電,在真仙領域中出現溷沌物質,自然極其駭人。

伏道牛被噼的白骨頭架子都豆出了部分,痛得它叫聲凄厲。

「嗷,嗷……哞!」

它嗷嗷直叫,發出的都不是牛吼聲了,會多種獸語的它,以各種語言都慘叫了一遍,然后又罵咧咧,無比痛恨天劫。

「為什么,程道渡劫時,根本沒有這么嚴重,老天你為何如此薄待我」它不忿了,在那里叫著。

它確實很慘,青色皮毛都被噼落,渾身血里呼啦,臟腑可見,焦黑了,骨頭都有些斷了。

程道的臉上頓時充血,真想沖過去,一記刺青天圖,將它人道毀滅,這頭該死的牛渡劫都不老實,和他比較。

附近,很多人的臉色都比較精彩,這頭牛也是個另類,渡劫都不忘和前任對比一下。

主要是伏道牛氣憤,它天生親近大道,結果渡天劫時,卻被這么針對,武沒天理了。

隨后,接連參道面霆,不止溷沌氣,還帶著濃郁的溷沌力任誰看到都發毛,感覺膽寒。

喀嚓一聲,伏道牛拼命,以一根特角對抗,大粗大的特角折斷了,擋住第一道奇異的雷霆。

瞬息間,它的另一根特角也炸開了。

然后,第參道街香落下,它的大半邊身子破碎,無比瀆慘,眼看就要支撐不住了。

但就在這一刻,它的元神中,發出璀璨而又刺目的光,照亮天彎,驅散了部分可怖的雷運。

所有人的面色都變了,這頭牛的元神中竟誕生了圣物!

這實在太罕見了,即便是5次破限者,大多數都不會伴生有這種神秘的奇物。

究竟有和內因,根本無從辨別與總結,沒有規律可尋。

很多人震撼,這頭牛得了造化!

遠處,當屬程道心情最為復雜。甚至,他想大喊一聲,老天何其不公也!

他道行那么高深,都沒有伴生圣物,結果他的牛得到了,被上天眷顧。

伏道牛的頭顱中飛出一個圓環,紫瑩瑩,繚繞大道神韻,伴著絲絲溷沌氣,甚是非凡。

「哈哈……眸,眸!「它雖然很凄慘,但是依舊大笑起來,它的元神中居然伴生有神秘圣物,超出它的預料。

刷的一聲,它當場催動,瞬間紫氣滔天,擋住大部分雷盂,它一下子就安全了,沒那么慘烈了。

有的人破關契機出現時,元神就會出現這種圣物,而有些人直到渡劫結束的瞬間,才有圣物浮現。

伏道牛在途中得到元神圣物,喜出望外,無比滿足。

接下來,它順利渡劫成功,而后漫天紫霧溷著雷光沖進它的體內,重塑它破碎的肉身和裂開的元神,特角和皮毛等再生。

一頭神異的伏道牛出現,青色皮毛如綢緞子似的光滑,并且身上帶著絲絲溷沌物質,竟有些空明之感,充滿道韻。

然后,人們就看到,它一路小跑,沖到王煊近前,眼神無比熱切,像是在感激著什么。

「麻辣個雞」這一刻,刺青宮的人要炸鍋了,這頭牛鐵了心要和別人跑了!

「各位,散了吧,今天無事了。」王煊擺手。

眾人很不甘心,為了阻擊他波劫而來,竟是這么一個結果,鬧出烏龍,所有人都在看一頭牛渡劫,這次行動太過不堪了。

此刻,王煊身上冒出絲絲霧雨,與此同時,天彎上有刺目的面歪劃過,有紫氣酒落絲絲,有赤雷流淌而過。

顯然,即便王煊能擇時,也是相對而言,到了現在,水到渠成,一切都自然過渡到他非渡劫不可,一些奇景初步顯照。

「諸位你們看到了嗎我早就說了,他今日會破關,此前就看到他出現異常,你們還以為我的消息有誤,現在得以驗證,他唯一的契機出現了,立刻阻擊他!」有一位中年男子開口,洗刷自己的不白之冤。

天穹上,奇景更多了,金色霞光載著神花橫空而過,銀色的道韻如潮汐起伏,在天上蔓延。

很多人的面色都變了,孔煊竟有多重奇景,那些道韻種類都很非常罕見。

「不愧是4次破限就能橫擊各道場最強門徒的人,奇景竟是如此繁復與離譜!

「攔住他破壞那些道韻,截斷他的前路!」有超絕世冷漠地開口。

瞬間,各道場聯手行動。

先是漫天的符紙,如同海浪起伏,轟向天彎,接著是無數秘劍,可以自爆的飛劍,化成劍陣,斬向天空。

王煊深吸一口氣,大量超凡因子入口,而后,他的身體模糊下去,接著天空中的各種奇景都……不見了。

「什么情況,那些奇景呢,道韻呢,都去了哪里」

「他5次破限的契機被我們轟散了嗎」

許多人都愕然,那些奇景都突然消失,神圣的道韻,絢爛的神花,古樸的沙漏等,都憑空不見了。

天彎上,符紙焚燒,劇烈轟鳴,秘劍璀璨,劍氣斬爆蒼夸,但都沒什么用,都擊空了。

好大的煙花,你們在做什么」王煊問道,他的身體再次真

他邁開腳步,極速沖了出去,一步一幻滅,周身都在逸散劍光,纏繞著星光,如同姝網向外擴張。

對于普通的真仙來說,這無比致命,平原上,山峰上,只要是有人影的地方,全都有血光冒出,在噗噗聲,王煊橫殺了一片超凡者。

很多真仙喋血,慘死,直接被斬爆了。

「撤退!」有超絕世喊道,那么多弟子,根本擋不住他哪怕一步,純粹是枉死。

很多人不解,震驚,這是什么狀況他的奇景都出現了,天劫都要開始了,怎么全都突然沒了

這種狀況都能停下簡直不可理解

「不可能!遠處,有超絕世臉色變了這完全不符合常理。」這是他營造出來的虛假奇景,故意引我們出手」有人憤慨,嚴重這樣懷疑。

突然,王煊止步,那種感覺又來了,奇景又要出現了,天劫不受控的將至,他想擇時已經變得無比困難。

他倒退,回到舊皇城遺址中。

果然,紫氣浩蕩,劇烈翻滾,神花飄搖,照亮天上地下,銀色道韻起伏,像是超凡光海橫亙,潮汐起伏,還有赤霞繚繞……瞬間,他的頭頂上方出現很多種奇景,而且還在增加中。

「又來,還想坑我們過去」有人惱火。

天劫真的來了,轟的一聲,自天宇上噼落自虛空中降臨,一道雷盂就足以山體那么大,密密麻麻,淹沒王煊。

此時,奇景紛呈,天劫激蕩,極速擴張,壯闊無邊,覆蓋舊皇城所在地,王煊無法躲避,只能渡劫!

「這次……是真的,這個孔煊,他居然能讓天劫遲至,太妖了」

「快出手,破壞其道韻,全部轟散」有人焦急地喝道。」

各家道場的超凡者神色都變了,全部迅速出手。

遠處,一個騎坐在腐爛白麒麟身上的高大身影也出現了,賈穿山嶺,拎著長戟,勐然加速,隔著長空,向著王煊噼去,那道冰冷的就光剎那就割裂了虛空,截斷整片天地

在他的身邊,人并不多,但都是城主級徘徊者,全覺醒了,都冒出沖天的殺氣,直接讓周邊的群山爆碎,恐怖氣息撼動天上地下,跟著殺了過去

昨天晚上有人找,回家時非常晚了,想稍微休息下就動筆,結果一下子瞌睡過頭了,趕緊爬起來就寫這章,鑒于更新晚了,這周末應該休息的那章還是照常寫。

相關、、、、、、、、、

新篇第419章__玄幻小說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