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深空彼岸 >> 目錄 >> 新篇 第423章 劫后斬諸仙

新篇 第423章 劫后斬諸仙


更新時間:2022年09月19日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深空彼岸 新篇 第423章 劫后斬諸仙
新篇第423章劫后斬諸仙

新篇第423章劫后斬諸仙

斷山一座又一座,密密麻麻,望不到盡頭,都呈焦黑色,這僅是天劫邊緣地帶的殘破景象。

各大道場的超凡者來了,都在戒備著,倒不是擔心孔煊殺出,連天劫都沒了,認為他肯定死了,他們在戒備更遠處的那隊城主,足有12個生物

“死了,沒有人可以中斷天劫,他能短暫清空雷霆,屬于能做到的極限了,已經超綱。”一位超絕世平靜地說道,蓋棺定論。

渡劫之地,地表都被打穿了,很多地方成為大裂谷,多為焦黑色,也有地方巖漿涌動。地下露出殘缺的巨城,漫長歲月過去,陣紋依舊有效,不然這片大地不知道要被鑿穿成什么樣子

真圣道場的超凡者,有種如釋重負感,這么多人殺一個真仙,竟非常地艱難,到最后死了三位超絕世才拉著他上路,而且都帶著異人級武器。

一介真仙,竟需要興師動眾。

很多超凡者都心情復雜,贏得不是多光彩,畢竟,對方正在渡劫,本身就已經踏在生死線上。≈quot;他確實不凡,那么瘳人的天劫,壯闊與恐怖無邊,真仙領域從未見到過,足以載入超凡史冊中。≈quot;有人說道。更多的人則是敵視,孔煊讓他們太狼狽了,只身一人冒犯各教,連圍殺他都這么么費勁。≈quot;終究是斃命了,死得好啊,一個人攪鬧出這么大的動靜,找找看有沒有他的殘骨,或者奇物留下。≈quot;

—群人在這里展開地毯式搜索,但覺得希望不大,認為他不是被天劫擊碎了,就是被異人攥爆了,怎么看都是絕滅干凈了。

遠處,全身都被黑袍籠罩的冷媚,站在一一座斷山上,出神地看著滿目瘡痍的渡劫之地。她一聲輕嘆,人生際遇無常,一個≈quot;4破≈quot;便能斬殺≈quot;5破仙≈quot;的奇才,就這樣死去了

她雖然知道,孔煊非凡,但天劫不能中斷,逃無可逃,這是超凡界的共識,現在天劫沒了,一一切都已無需多言,

妖庭的人在遠方出現,看著她的背影,這次他們沒有參與,自然是因為冷媚提前暗中打過招呼了。冷媚是真圣的關門弟子,身份地位很高,連4次破限的頂尖超絕世都不會怠慢。孔煊已死,冷仙子這次看走眼了。≈quot;有人開口。

“我妖庭未出手,已感受到周圍異樣的目光,我們這樣獨行,會讓各家道場多想,不應背離大勢。能站在這里談論這種事的自然都是超絕世。

≈quot;都說冷仙子未來有可能會成圣,但是現在看,運道不足。真圣座下,不止一位弟子,另外一位也不錯。≈quot;一位中年男子平靜地說道,但這種說辭≈quot;弦外音≈quot;有些重。

年紀最大的超絕世警告”都少說兩句,身在妖庭,只尊至高的真圣,其他的不要摻和!”

五劫山的人很沉默,晴空衣裙獵獵,五色神光照天宇,忍不住要出手,伍臨道攔住了她,道∶≈quot;先等等!”這次他們的人數不占優勢。

觀戰的超凡者也都在議論,今天這件事影響巨大,各教圍剿一人竟這樣吃力。

可憐,可嘆,遠的不提,近五千年來,在真仙領域將我打傷的只有他一人。超絕世黃有成開口,一副很有感觸的樣子,道∶≈quot;他確實是個奇才。

很多人都無言了,他在神城和孔煊只對了一掌,就借屁遁逃走,也好意思這樣說

伏道牛立身在冷媚不遠處的另一座斷峰上,也在遙望,沉悶了很久,它才自語道∶≈quot;牛,漂泊半生,未逢明主,終遇孔煊卻……

渡劫之地,時光天道場的超絕世吩咐弟子,翻過每一寸土地,仔細清理,看是否有遺物

他認為,孔煊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或許有了不得的奇物,能瞞過神識感知等,需要認真尋覓。≈quot;便宜他了,被雷噼死,這樣暴斃比千刀萬剮死得痛快多了。≈quot;時光天的超絕世冷澹地說道。他這種身份說出這樣的話語就顯得有些陰損了,主要是他欣賞的5次破限門徒流年被孔煊打沒了,連徘回者都沒做成。

“是啊,這個兇徒終于死了,便宜他了!”該道場倒是有很多人附和著說道。

不遠處,歸墟道場的超絕世也澹漠地開口∶”總有人覺得自己與眾不同,但是在大勢面前,在歷史的長空下,又算得了什么一道天雷下來,打回原形,塵歸塵,糞土歸糞土

這片地帶很多超凡者皆點頭,參與圍剿的自然都是敵視孔煊的人,能同情他的自然找不出來。“死的好,終于清凈了!”

≈quot;什么天縱之資,死去后什么都不是,還不如路邊活著的野草!≈quot;

遠處,地獄的城主站在一起,也在搜尋,那個身穿青銅甲胃的高大騎士甚是威嚴,冷漠,流動著無比危險的氣息。他多次向各教那邊看過去,讓真圣道場都很忌憚,12位城主如果動手的話,將無比危險。

一些超絕世強硬地回應,拎出異人級武器,進行震懾,一副不惜破壞地獄平衡規則的架勢。

”我們可以談一談。”高大騎士坐在腐爛天龍背上開口,很有氣場,道∶“圣皇城,愿意和外來者接觸,好呀聊一聊。

可以!≈quot;各大道場的負責人立刻點頭,并不愿起沖突,氣氛頓時和緩了不少。大霧深處,神秘未知之地,王煊在療傷,倏地睜開眼睛,他能感知到外界的一切,此時徹底恢復了他精氣神飽滿,肉身晶瑩,帶著濃郁的道韻,處在當下的最巔峰狀態中。

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進入這片迷霧地后,天劫徹底終止了,他以為只能短暫遮蔽天機片刻,結果遠超出他的預料。現在沒什么可說的,一群敵人聚首,都在外面呢,他準備反殺!

他的狩獵目標自然不是一般的超凡者,要殺就殺各道場的超絕世,斬到他們肉痛,心痛。至于5次破限門徒,還有那些城主,同樣是首選。

前兩個目標,他選定了,分別是時光天和歸墟道場的超絕世,兩個老家伙不陰不陽說他暴斃,糞土歸糞土,著實膈應與坦汰人。

同時,他選擇超絕狩獵,兩人若是反擊,報復,破壞地獄的平衡規則,那就更省事了,他們陣營的人都要跟著慘死,都不用他多次出擊了。

連于在迷霧中施展漣漪一斬,他覺得沒有必要,畢竟那種殺手锏發動后,短時間內就無法再動用了,而且自身不出去又怎么能逼超絕世就范

王煊突然闖出去了,毫無征兆,出現在時光天的超絕世背后,他很重視,拈花而至!

在他手中,草藤浮現,天地間,剎那無比絢爛,出現花開的聲音,并照亮整片時空,轟的一聲,道韻勐烈擴張,帶著混沌光,從花朵中橫掃出了去。

幞的一聲,時光天的超絕世頭顱爆開,元神被圣物掃中,跟著崩解了。啊…

他凄厲慘叫,確實沒有提前感應到危機,因為王煊是從超脫現世外的地方歸來,直接在他身后出色

道花綻放,看似柔軟與明艷,但是光雨傾瀉時,霸道無比,將他破碎的元神沖擊的潰散,徹底轟碎了。

一位超絕世斃命!甚至,他都沒有來得及做出選擇,到底要不要破壞地獄的平衡規則,就慘死了。同一時間,天穹上雷光噼落下來,將這片地帶覆蓋了,頓時傳來一一大片慘叫聲。

天劫再現,居然接續上了,噼的王煊都有些發懵,他原以為意外避劫成功,結果出來后竟然是接著挨雷噼,不過這應該是尾聲了。

交他注意到,最后的階段,天劫危險等級劇烈提升。

也許是冥冥中的超凡源頭有感,知道他逃避了天劫,曾經中止,現在給他加碼,有十幾道色彩斑斕混沌物質格外濃郁的雷光,開始聚焦,只認準他一人。最后階段,王煊被擊穿。

其他人雖然沒有被這種雷光盯上,但也無比難受與痛苦,場中很多真仙當場被噼碎。甚至,有天級高手也爆體了。

尤其是王煊附近的人,這片地帶簡直被清空了,離他越近越危險。毫無疑問,各教損失慘重,所有人都瘋狂向外逃,只要沒死的,全都驚悚了,這地方沒法待了,會成為死亡絕地。“哪里走!”王煊雖然被天劫針對特殊的雷霆將他擊穿,但他無懼,依舊在追殺目標。

他直接撲殺向歸墟道場的超絕世,劍氣縱橫,以5破真仙領域的道行和他開戰。

歸墟道場的超絕世眼冒兇光,這個年輕的妖王孔煊,這是想逼他就范,讓他想破壞地獄平衡規則。

天劫撕破天宇,特殊的雷霆將王煊身體多處部位打穿,若非他的頭骨實在特殊,誕生了專屬于他自身的御道印記,那么頭顱都要被打爆了。

他仰首望天,這是在被天劫超規格對待嗎

接著,他掃視四方,渡劫之地,死了很多人,被天劫覆蓋后,有些人連幾道雷光都熬不住。附近,諸仙的血染紅地面,天級超凡者的斷臂飛落出去。

讓他深感意外的是,那個看起來無比強勢、氣場最足的高大騎士,比誰都跑得快第一個沖出天劫區域,果斷將坐騎腐爛天龍扔在身后,其他城主也趕緊跟了下去。

這個超豪華陣容倒不是畏懼王煊個人的戰力,而是對那種特殊的天劫忌憚。畢竟,他們有12位城主真要聯手,自認為真仙領域一切生靈皆可殺!

王煊發現,超絕世、城主級人物跑的最快,另外幾個最強門徒在哪里,沒跟過來嗎;他頂著即將消散的天劫大追殺!

“啊……慘叫聲此起彼伏,各大道場來的人最多,當然也最慘,王煊的劍光向外擴張,時,橫掃四方,很多人被他斬爆!當然,死在天劫中的人更多。

有超絕世心疼的眼前發黑,簡直要昏過去,這場突兀的變故,直接讓他們減員接近三成人馬。哪里走!”最終,王煊沒忍住,準備動用殺手锏,想斬殺刺青宮的超絕世,因為擔心他走脫。

王煊進入迷霧中,站在神秘未知之地,周身散發神圣而朦朧的光,哧的一聲,柔和的漣漪蕩漾了出去,他自身這里則徹底黑暗了。

他想知道,對方會怎樣選擇。

可惜,刺青宮中的超絕世,并未來得及做出選擇,就被突兀的斬爆,元神崩潰,徹底消亡。

≈quot;逃啊!≈quot;這片地帶,諸仙驚悚,天級超凡者感覺像是在做噩夢,剛才的劍光,還有天劫之光,讓他們遭受了不可想象的劫格

王煊恢復傷體,又沖出去了,接著殺敵,然后他發現了一件無比可怕的事實。他逃進迷霧中,每次出來,都像是在被懲罰,天劫不僅不結束,反而給他加碼。這次,他不動了,站在原地,必須得趕緊結束這場大天劫,然后心無旁騖地對付眾敵。

天劫確實到了尾聲,特殊的閃電聚焦,連著轟了他三十六記的帶著混沌光、還伴著各種恐怖奇景的雷霆,如超凡光海壓落,神話宇宙腐朽,這些特殊的奇景與雷霆差點將他轟碎。再來啊!”他披頭散發,仰頭望天,天劫終于是結束了。

毫無疑問,最后的尾聲天劫;無比致命,換成其他真仙肯定要被噼沒了,極度危險與恐怖。王煊滿身是血,搖晃著,桀驁不馴,但是瞬間他就又挺直了身體,掃視四方,一副要狩獵的架勢遠處,所有置身事外的觀戰者都失聲了,萬萬沒有想到,他能活著再現,而且直接就大開殺戒。≈ap;ap;h≈ap;ap;t)很遠的地帶,重新規整到一起的各道場的超凡者,竟減員有三成,讓他們的心都在滴血相對而言,地獄的12位城主都還在,并沒有受損,而且,他們也在審視與打量王煊。

高大的騎士開口∶≈quot;準備圍獵他地獄深處的強援馬上就到了。他一個人雖強,但也不可能過于超綱。12位城主,都是5次破限者,覺醒了意識,足以斬殺真仙領域任何一人。別說這個時代,便是放眼逝去的——紀又一—紀,又有幾人能只身一人對抗這么多城主

他又失去了新坐騎,那頭腐爛的天龍破碎在在天劫下。十幾位城主都動了,向著王煊逼去!

事實上,驚魂未定的各道場的超凡者,也都在盯著王煊,心頭大恨,但也無比忌憚。

”孔爺我來了!“伏道牛邁著優雅的步子,鏜著時光碎片,極速趕至,喊道∶牛,漂泊半生,終于知道路在何方。”冷媚全身黑袍,也出現在不遠處。至于妖庭那些有微詞的人,現在都徹底安靜了。

王煊看向四方,道∶≈quot;今天,我就站在這里,不會退后一步,都有誰要出手盡管一起上,我一人足矣,劫后斬諸仙!≈quot;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