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深空彼岸 >> 目錄 >> 新篇 第434章 瑰麗的文明

新篇 第434章 瑰麗的文明


更新時間:2022年09月25日  作者:辰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辰東 | 深空彼岸 
深空彼岸 新篇 第434章 瑰麗的文明
新篇第434章瑰麗的文明

新篇第434章瑰麗的文明

黃色大霧很濃重,遠方似有晚霞余暉。

“機兄,穩住!”王煊在后喊道,他心情沉重,這才進入地獄的黃昏奇景中,就要出事。

那黑影什么來頭?幾句話而已,竟讓手機奇物“破防”,直接追下去了。

“機爺,是一個有故事的機,這是怎么了?”伏道牛心頭強烈不安,一個勁兒的甩牛尾巴,鼻環流動混沌氣,高度戒備。

它早已猜到,手機奇物有可能是真圣級的怪物,現在竟這個樣子了!

“該不會被故意引走了吧?”張道嶺看著黃色大霧深處,那里有朦隴的血色夕陽殘韻。

地獄的黃昏奇景讓人心季,進來后摸不著頭腦,但是卻能感覺到無比危險。

王煊站在歪脖樹下,看著吊在上面的黃袍親王,三紀元前的圣皇城第二高手,可惜了,成為徘回者時,年歲應該不大,必然是某個時代最耀眼的奇才,卻死在地獄中。

他們等了很久,都不見手機奇物回來,開始在附近探索。

然而,等他們離開原地,走出去不足百米,黃色大霧中,那歪脖樹上吊死的親王卡吧一聲,活動了下脖子,候地睜開眼睛。“活了?”伏道牛霍的轉身,這么近的距離,對于真仙來說,和站在眼前沒什么差別。

瀏*覽*器*搜*索:精華書閣……最快更新……

然而,那個親王看了他們一眼,嗖的一閃身,沒入大霧中,瞬間就不見了。

王煊幾乎是瞬移,跟了過去,捕捉其行蹤,但是他只斬斷對方的一角黃袍,那人憑空消失。

那角袍袖落下后,快速暗澹,帶著血腥與腐爛的氣味兒,而后焚燒,一息間化成灰盡,酒落在地。

“機兄,你中招了嗎,還在世間嗎,是否安好?”王煊隱約間感覺手機奇物回來

“沒事,我想靜靜。”它黑屏了,沒有一點光,無聲的漂了回來,吧嗒一聲落在牛頭上。

伏道牛心中發毛,這還是機爺嗎,不會有什么問題吧?它青色的皮毛,濃密的牛族長發,也就是一頭青絲,都支棱了起來。

它謹慎地問道:“機爺,你還記得雪山之崩的那個夜晚嗎,小牛曾虔誠向你求教。

“你閉嘴,我沒事,那一晚你不就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嗎?”手機奇物讓它安靜。

伏道牛長出一口氣。“沒追上”王煊也問道。

“嗯,跑了,憑空沒了。”手機奇物簡單回應,便沉寂下去了。

王煊知道,是黃昏奇景有問題,不然的話,以手機奇物可連接超凡世界各地的屬性,哪有它追不上的人。

隨后,他們開始在附近探查。

一片山林就在前方,和被打得破碎的染血的地獄不一樣了,這里像是一片新世界

染血的夕陽下,大霧中,一座像是山神廟的建筑出現前方矮山上,王煊、老張、伏道牛接近這里。

撲棱棱!

扇動肉翼的聲音響起,從那殘敗的建筑物中飛出三只蝙幅,可當它們進入高空,全都變了。

它們極速變大,每一只蝙蝠都遮蔽了蒼穹,比巨龍都要龐大很多倍,回首時,那猩紅的眸子像是血月般,轟的一聲,發出大道轟鳴聲,像是一下子來到了王煊、老張的近前,血色汪洋起伏,震懾人心。

“鏘!”王煊手中持著圣劍,煌煌劍光照天地,他向前噼去,劍體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部復蘇了,哧的一聲,斬開血光,這片地帶瞬間恢復寧靜了。

血色消失,天空中三只蝙幅依舊巨大無比,確實擠壓滿了天地,遮蔽了落日和晚霞,讓大霧中更加昏暗了。

它們拍動肉翼,遠去了,沒在這里停留,其中一只蝙幅眼角消血。

“巨龍在這種蝙幅面前,都像是蚊蟲般,這是什么怪物?”伏道牛鼻子上的圓環發光,道韻復蘇。

王煊看著地面,有一灘腐血,蒸騰起絲絲黑霧,腥臭撲鼻,剛才他真的斬到一只蝙蝠的眼角。

“進去看一看。”他們踏進山神廟,里面結滿蛛網,供奉著大量的神像,都龜裂了,蒙塵了。

不知道哪個時代所留,所有神像都有文字,但他們不認識,不過殘留的道韻隨著幾人到來激活了。

整片神廟不同了,雷音大作,黃鐘大呂轟鳴,且頃刻間,變得金碧輝煌,非常壯闊

這里更像是神祇棲居的巨宮,絕非普通的山神廟!

“制高神—一修呈,普度眾生,為爾等講道。”雄偉大殿中,最高處的神像復蘇,睜開了眼睛。

接著,周圍的那些神像,也都跟著發光,一時間,神祇復活的氣息,還有耀眼的光芒照亮此地。

老張皺眉,道:“像是某個超凡文明的高層,跨越無盡歲月,通過這些神像活了過來,在對外傳道”

然而,他們聽了半天,一句經文都沒聽懂!

“神明經文有價,你等拿什么來交換?”大殿中響起威嚴的聲音,諸神跟著共鳴猶若禪唱,讓這里無比神圣,光明萬丈。

“小牛,有三捆仙草。”伏道牛謙遜而又眼神熱切地開口。

“不夠,制高經篇不輕易外傳,若要玲聽,需要你半世壽元等價交易。”大殿上方,金身塑像開口,聲音宏大,震動的此地都喻喻顫動,金光億萬縷。

“滾你大爺的,毛神!”伏道牛直接變臉,不客氣了。

“爾等,敢褒神?!”宏大的大殿上方,諸神喝吼,震動了天地,光芒普照,像是一輪又一輪大日升騰而起。瞬間,就有神明出手,有的探出金色的手掌,有的持銀色蓮花打落下來。

“伏道環,伏世間諸神!”伏晨喝道,牛脾氣不小,感覺這里都只是真仙級

的波動,沒超綱。

一枚圓環從它的鼻子上飛了出去,嚼里啪啦,將那些金色手掌、蓮花、法尺、寶瓶都給擊破了。

老張眼皮直跳這頭牛還真有兩下子,其元神圣物很強。

正中央的制高神見狀,探出一只大手,道:“褻瀆神明者,當需神像前叩首三千年。”

伏道牛圓環被制高神的大手擊中,發出清脆顫音,而后被一把撈住了。

“鏘!

王煊出手,繚繞著密密麻麻文字的圣劍,璀聚懾人,向前斬去,嘴的一聲,那只大手極速倒退。

劍光跟進,中央制高神身體有金色血液濺起,神像發出喀察一聲脆響,而后整片大殿都狂風大作。

“很厲害啊,硬打下來了,接了圣物兩擊還沒死,再來一下。”王煊盯著流淌金色血液的中央神像。

然而,這里所有的光芒都收斂了,暗澹了,重新化成到處蛛網、暗澹蒙塵的狀態。諸神塑像寂靜,中央制高神的右手還有左胸留下被刺穿的傷口,不動了,皆失去神性。

老張贊嘆:“確實極其了不得,這是跨越時光河流的道韻,在此地復蘇,不過同境界還是擋不住前輩奇人的圣物一擊。

王煊開口:“大概是一個消失的超凡文明,地獄的黃昏奇景還是真混亂,無序,古怪,這算是古代舊景再現嗎?

伏道牛釋然,道:“那個制高神應該是算是一個文明的最強者了,怪不得能徒手去撈我的伏道環。”

換成其他真仙,絕對要被留下了,這是某個強大超凡文明殘留的余韻,即便是5次破限者都很難對抗。

退出神廟外,一個模湖的身影背靠神廟坐著,道:“各位,時間的旅者,超凡的真神,請借我一點生命吧。我也曾為一個文明的制強者,曾與各位在神話中共輝煌。

我為自己守靈,堅持不住了,我在與命運抗爭,我要重生回到過去,借我一萬年壽元即可。”

伏道牛嚇了一跳,這該不會就是剛才的制高神吧,他處在什么狀態?王煊盯著他,沒有任何話語。

“一萬年太久,三千年也可以,我要去重塑乾坤,再造神話。”模湖的影子虛弱地說道。

王煊他們倒退,根本不了解此地,再說,誰的命不是命,哪里多余的生命給別人

“我真還想再活3000年”黃色大霧中,山神廟前,那個影子自語。王煊他們已經遠去,沒再這里久留。

遠處有模湖的景物,像是村鎮,又像是坊市,在黃色大霧中顯得飄渺,神秘,模湖,但是沒有聲音。

在路上,他們又發現了建筑物,像是殘破的殿堂,非常高大,破損的支柱凋刻著超凡光海。

瀏*覽*器*搜*索:精華書閣……最快更新……

老張曾經渡海,王煊也曾去現場觀看過超凡光

海,面對它有特別的感受,然后他們就走進去了。

他們進去后,頓時一怔。

里面巨大無邊,有很多展臺,充滿科技感,那是各種各樣的武器,包括戰船戰艦等,都擺在展廳中。

當他們在某種武器面前停下時,頓時有機械聲音響起,介紹產品的型號和情況。

一支筆,呈銀灰色,十幾公分長,機械聲音伴著精神波動:“超絕筆,能誅殺超絕世,可用兩種道韻交換。

“為什么要道韻?”老張問道。

“因為,我們這個文明最終敗在了道韻下,需要這種特殊的物質,用以改進武器。”

張教主嘆道:“又一個逝去的文明,很瑰麗,但都成為了過往,此地是文明的墳墓啊。”

他們在一艘黑色的戰艦前停下,機械聲音響起:“制強武器,可滅星系,可屠異人,需要個超凡文明中心的完整道韻交換。”

王煊無視介紹,這些武器看看就是了。

他們直接來到最后一個展臺,露出異色,最后的終極武器不大,被放在一個長條形金屬盒子中。

瀏*覽*器*搜*索:精華書閣……最快更新……

機械聲音伴著精神波動:“這是概念性武器,昔日還在研發中,直制文明毀滅,中斷了。原本的定位是,可斬真圣,以超凡光海為能量。”

“不是科技文明嗎,最后為何會出現一把黑色的長刀?”伏道牛問道。

“科技的盡頭,化繁為簡,一把刀凝聚制高等級的心血結晶,看似普通,其實也算是大道制簡。

張教主覺得,地獄的黃昏奇景確實混亂,但目前還算可以理解。伏道牛開口:“能見證各時代,不同宇宙文明的燦爛。

這樣一路走下去也不錯,沒想象中那么危險。

“文明的多樣性,真是唯美!”伏道牛一副驚嘆的樣子,頗有一番感慨。然后,它就感覺耳鳴,血液中有驚雷炸響,精神也彷佛跟著要爆碎了。附近突然爆發大戰!

冬的一聲,一只巨大的腐爛手掌突兀地破碎虛空,在地上砸出一個深淵!異人級的破碎大手與輻射規則之力,更有血液擊碎虛空,落了過來。

“哞,小牛好慘!”伏道牛大叫,以鼻環阻擊規則之血的沖擊,圣物都暗澹了,但也足以說明它的不凡畢竟等級道行等差距巨大。

嗖的一聲,它收回伏道環,自身縮小到一尺長,逃到王煊的肩頭上,瑟瑟發抖。

什么狀況?王煊也身體搖動,這種磅礴的壓力,讓他都感覺有些難受。他揚起圣劍,擋住余波。

他已經抬頭,黃色大霧遮蔽的天空深處,有龐大而可怕的身影廝殺。

“異人級大戰!”老張童孔收縮,那兩個生物居然沒有受限,有浩瀚的能量激蕩

地獄的黃昏奇景中出現異人大戰,實在過于危險了,動輒就會牽連人暴斃。

“那是在外宇宙,或許能波及進來,或許沒事。”手機奇物開口。

王煊橫劍,嚴肅戒備!

“小張,站在我后面。”他開口道,情況不對就逃進迷霧深處的未知之地。尺許長的迷你伏道牛,聽聞后覺得老張那里更安全,一下子跳進他的懷里。

張教主看著這只牛,該慫的時候它還真慫。

天外激戰的身影遠去,很快就不見了。

“你們真以為可以隨意觀光,游覽奇景,看外宇宙文明?地獄的黃昏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古今顛倒也不是沒可能。”手機奇物告誠。

“世界是虛假的,有嚴重的問題,我曾是真圣,現在為什么不是了?”一個青年踩碎大地,向前跑去,喊著:“整片世界都了!”

“等一等。”手機奇物喊道。

青年男子回首,看了它一眼,道:“你也有問題!”然后,他就跑走了,快速消失

這次,手機奇物沒有追,瞬間沉默下去,連王煊喊它都沒有反應。

迷你伏道牛低語道:“完了,這是什么情況?先是有個模湖的身影把機爺忽悠地追下去,險些迷路,現在又有個精神病把機爺說自閉了,這里的人都不正常!

前方有一些模湖的景物,更有些影影綽綽的影子,王煊他們謹慎的向前走去,看到路邊有個孩童在燒紙,鳴鳴地哭著。

“你在給誰燒紙?”手機奇物問道。

“舊圣都死了。”孩童抬頭,額頭上竟滿是皺紋,一張一張地向火堆中丟枯黃的紙張,接著又向里面扔扎好的紙人,也點燃了

王煊頓時倒吸超凡因子,死死地盯著那明滅不定的火堆。周末休息一章,深夜沒有了,明天見,祝大家周末愉快。

精華書閣……秒更,高手一秒記住:m .j h s s d . c o m!

本書作者其他書:

已為您緩存好所有章節,下載APP查看


上一章  |  深空彼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