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玄門不正宗 >> 目錄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再美妙的修行界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再美妙的修行界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愁啊愁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愁啊愁 | 玄門不正宗 
玄門不正宗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不再美妙的修行界
第三百二十九章不再美妙的修行界

第三百二十九章不再美妙的修行界

來到蕩魔坪的時候,五神山眾人理所當然地往那乾元掌教的方向而去,來到乾坤正道地界,總要先拜訪此地的主人。

乾元掌教正被一眾陰神境的強者圍在中間,沿途走過聽到他們的高談闊論,仿佛在談論著這一年來各自討伐妖魔的收獲。

其實他們的戰績并不算太好,一年的時間不過是討伐了七八個妖魔,乾坤正道獨占三個,而剩下的則是由玉泉山、九兵峰以及其他門派瓜分。

這說起來,五神山前前后后加起來,參與討伐的妖魔都要有六個了。

其中的尸蠅魔、刀兵魔和惡虎魔算是與乾坤正道、九兵峰和玉泉山合作討伐,但是那奪魂魔、巨蛛魔、尸腐魔卻都是他們獨立完成作戰。

還有那迷心魔,王棄和冉姣也是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所以哪怕五神山沒有參與這一年以來對妖魔的圍剿,他們本身的除魔功績就已經足以單獨拿出來稱道了。

可是這些來自各派的陰神修士看到五神山的人到來卻都只是禮貌地打招呼,然后自覺地讓開來似乎并不愿意與他們多談……仿佛五神山沒參加之前一年的妖魔討伐,就被徹底孤立了起來。

原本王棄還以為在見到了乾元掌教之后情況會好點,可令他大失所望的是,乾元掌教看到玉磐子之后只是微微頷首,就將他當做尋常勢力的代表一樣讓弟子去安排安頓了事。

這種表面客氣實則冷淡的態度表現得是再清晰不過了。

哪怕是木訥的玉磐子都察覺到了這前后差距……原本的乾元掌教可是無論何事都要找他商議一番,給足了面子。

可如今卻是給他如此冷遇……這其中的心思哪能不明白呢?

在準備好的會場邊緣安頓下來之后,玉磯神女冷哼一聲傳音道:“此等輕慢簡直奇恥大辱……你們這些小輩都給我聽好了,若是有等下有人挑戰你們,一定都不要客氣!”

她是真的生氣了。

如今她與五神山那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無法忍受此時的輕慢對待。

那玉峰真人何玉林子見狀都是相視一眼然后不說話……這一年以來他們已經老實了許多,幾乎也算是認命了。

他們原本還與玉磐子存著競爭心,可是當玉磯神女與玉磐子結成道侶之后他們就知道大勢已去。

或許心中還有不服氣……

可是在最近一年以來整個五神山如火如荼的大創新、大提升之下,他們也不得不放下那些心思一同融合到這個氛圍中去。

因為在此時五神山的氛圍下,若是再那么蠅營狗茍下去,那可就真的要落后旁人一大截了!

他們猶自記得,在五神山陰神修士中原本最為平庸的云惑子在執掌了《神水真解》的編纂后,那仿佛肉眼可見的法力提升速度令他們多么地眼紅。

他們有心也想要尋找一些‘大項目’來主持,可是他們已經下手晚了,至少能想得到的點子在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都已經被人占了,他們又沒辦法自己去發現新點子……

于是他們只能退而求其次參與到這五神山的創新大浪潮中,也算是令自己的法力與日俱增。

若說以前還有不服氣,但現在他們是真的不敢有多少異心了。

這一年以來,玉磐子與玉磯神女身上的法力那是肉眼可見地節節攀升!

尤其是玉磐子,他原本修成的便是最具潛力的純陽真氣,如今在不斷開發出適合的運用之法之后,這法力的提升令他們看得都是心驚肉跳。

玉磐子主修《巖柱法經》,使得他身體上已經凝結起了極其明顯的厚重韻味。

甚至隨著修行的深入,他本身性子里穩重的一面也被極大地放大,令他的為人處世等等方面都顯得格外穩重而令人安心。

如果說先前玉磐子還是依靠王棄的‘臺詞’來穩住局面,那么此時他自身的底蘊和氣質擺在那里,甚至不需要多說什么,就已經能夠鎮得住場子了。

說實話,真要王棄來此時做個比較的話,他覺得此時完全依靠自己的玉磐子未必就比那執掌了‘太山劍’的乾元掌教差了。

一眾弟子聽到了‘掌教夫人’的話,都是立刻表決心……法力提升的,可不只是老一輩啊!

小輩們除了提不起什么興致的王棄和冉姣以外都是摩拳擦掌,只是真當那‘論道大會’開始的時候,他們卻發現似乎根本就沒有他們表現的機會。

因為一開始都是那些各自敵視的勢力之間進行互相比拼、挑戰,他們甚至將這‘論道’的會場當成了解決恩怨的擂臺,下手毫無輕重。

那一個個是真的下死手的,沒過多久就已經有人血染論道臺,甚至真的付出了生命代價。

這……

王棄看著不由得皺眉,這樣真的可以解決仇怨?他所看到的就只有連綿不絕的仇恨!

在這論道臺上失去了同門至親的門派肯定不愿善罷甘休,可是他們在乾坤正道先前訂立的規矩下卻無可奈何。

而感受著那一雙雙仇恨的眼睛,那勝利者也未必就能安心……仇恨并未得到解決,只是變得更深了而已!

一上‘論道臺’,生死不怨。

這真的是論道嗎?

王棄又怎么能看不出這就是乾坤正道在以此辦法來提前宣泄掉一些泰山修行界中的壓力啊!

這是殘酷的治標不治本,他只能使得失敗者和勝利者都在乾坤正道制定的規則下暫時消停下來。

于是強者需要依靠這規則來保障自己的利益,而弱者則更是需要在這種規則下讓自己茍延殘喘。

王棄已經預感到了,一旦這樣的措施實行下去,那么整個泰山修行界都會進入一種十分殘酷的內耗之中。

各大中小型門派都會因為不斷加深的各種仇怨相互仇視,而唯有幾個大型勢力會顯得超然。

王棄甚至猜測這樣的‘論道’還會每隔一段時間就繼續下去,使得這即將成立的泰山仙盟成員間的矛盾或者說是仇恨得以‘宣泄’。

而這樣的‘宣泄’越多,這個泰山仙盟就越需要依靠乾坤正道來規范其規則與秩序,而內耗中的各個勢力也只能在潛移默化中接受乾坤正道的統治。

事實上在這樣的不停仇殺中,泰山群峰之中也會自然而然地出現許多‘空白’,而最終占據這些‘空白’的人會是誰?

王棄看了看那一臉平靜的乾元掌教,他覺得這似乎不該是乾元掌教能夠想得出的謀略……而已乾元掌教的秉性也不該如此才對。

看起來乾坤正道中還是有高人啊……這是要將泰山仙盟變成一個畸形的為乾坤正道供血的空殼。

不,或許玉泉山和九兵峰也能夠得利,他們應該是又進行了一些利益分配,否則不會那么沉默的。

只是這真正最后的贏家只有乾坤正道……玉泉山和九兵峰是能夠分得利益,可是那個切蛋糕的人卻是乾坤正道。

或許這一代還看不出來,可是兩代、三代乃至四代、五代之后,這泰山群峰之中就要是乾坤正道一家獨大了!

大概是泰山仙派的下場給他們帶來了許多警示,又或者是成為既得利益者之后的墮落……總之,如今的乾坤正道給人的感覺已經不一樣了。

就在王棄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他沒有料到的局面出現了……

竟然有人直接挑戰了玉磐子!

“貧道落葉山枯藤子,借此機會要向五神山的玉磐子掌教請教,也算解決恩怨。”

一個身子干瘦的老者站了出來,對著玉磐子遙遙抱拳,還算客氣地說道。

玉磐子聞言就是一奇,他問:“落葉山的枯藤子道友……貧道也算有所耳聞,乃是我泰山修行界少有的有道高真……不知貧道何處與道友結怨了?”

那枯藤子說話斷斷續續仿佛隨時會斷氣一般地說道:“貧道弟子青梧子,乃是個急公好義的少年天才,他響應了四大派的號召,一同上了那泰山仙派……”

王棄聽到這里其實大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這也可以遷怒的嗎?

果然,下一刻這枯藤子的語調就一下子變得疾言厲色:“可是他死了!”

玉磐子雖然內心茫然,但是土行法力提升之后帶來的沉穩與自信令他還是很是平穩地回應:“對此貧道很遺憾。”

“是你見死不救!”枯藤子忽然斥責,目光兇惡。

玉磐子又茫然了一下,王棄正要連忙發送信息去救場呢。

結果玉磐子就已經很誠懇地答道:“貧道已經做了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

“胡說!”枯藤子又說:“你連青梧子是誰都不知道!”

玉磐子依然坦然地以無愧于心的態度說道:“雖然不知,但貧道依然要說當時已經做了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情……貴徒的事情,貧道很遺憾。”

枯藤子聞言身子有些抖……玉磐子能如此坦然,是因為他在那次的事情中是不分高低貴賤全都盡力相助,如此也是令了解情況的人心生欽佩。

只是枯藤子依然顫抖著說:“那一戰,在場多少人失去了親友,我的弟子也死了……可是那一戰,你玉磐子‘妙手回春逆生死’的名號卻傳遍泰山……你救了那么多人,為何唯獨沒有救我那可憐的弟子?”

他就是個失去了一切希望的老者,他的陽壽將盡,苦心培養的衣缽傳人反而還先一步而去,在他心中如今可算是失去了一切的目標又是殘命一條悲苦無處宣泄……

所以在那泰山主峰一役中大放異彩的玉磐子竟然就成為了他遷怒的對象,甚至還在這個場合提出了挑戰。

王棄先前就對此有所猜測,現在則是通過其話語徹底想明白了。

只是,他覺得眼前這半只腳伸進棺材的老道士恐怕不是自己想到要來找玉磐子麻煩的吧?

這種情緒的引導其實很簡單,只要想個辦法讓他多次聽聞玉磐子的‘豐功偉績’即可……這樣一來很容易就能讓他將內心的悲苦遷怒于那個‘既得利益者’。

玉磐子不會像王棄這樣將事情都想得通透,他有著自己這么多年來本能一般的應對方式。

可他又擔心自己會壞事,所以反而先以照影語竹發給了王棄一道信息:棄兒,我想陪他打一場,你覺得呢?

王棄愣愣地看了自己師尊一眼,只覺得他的師尊已經真的是一個很讓人放心的大前輩了……不,他的師尊一直都是個很好很好的大前輩!

只是先前玉磐子還不夠強,不夠有自信……但現在好了。

只要實力足夠,那么他無論做什么樣的事,自然都會有合理的解釋。

所以王棄回應道:弟子恭候師尊旗開得勝。

玉磐子訝然失笑,眾人看來他便是溫和地笑著搖了搖頭。

然后他說:“枯藤子道友,如此貧道就陪你打一場吧,或者會讓你心里好受一些。”

枯藤子的目光動了一下,隨后聲音干澀地說道:“請指教!”

玉磐子已經來到了場中,他在場中站好了道:“枯藤子道友,請。”

一直都是一派平和的姿態……他甚至沒有展現任何實力,至少這種溫和而沉靜的風度,就已經令這如今十分暴躁的泰山修行界眾人感覺十分舒適。

玉磐子,也是有著自己的人格魅力的。

這種人格魅力在原先那種一派平靜的氛圍下并不凸顯,可是當大家都充滿了爭斗心時,就顯得難能可貴了。

甚至在這種情況下,許多人都已經覺得是這枯藤子太過了……明明玉磐子掌教并未做錯什么事,還是如此胸懷坦蕩。

那枯藤子并不言語,他的眼中似乎只有玉磐子。

所以在玉磐子那‘請’字話音落下時,他便伸手一甩,丟出一尊四米高的木制傀儡……沒想到這枯藤子竟然還是個傀儡師?

這傀儡看起來賣相并不好,仿佛一個盤根錯節的人形大樹一般……

而且這么大的傀儡要收起來,他必然還有一個內部空間不小的乾坤袋。

王棄對此倒是并不緊張,而是好奇自己的師尊會用什么手段來應對……他倒是并不擔心自己的師尊會輸。

如今他在這修行界也是混了一段時間了,隱約也能分辨出旁人身上法力的強弱。

這其實和那人展現出來的精氣神有關。

自家師尊那溫潤如玉而底蘊渾厚氣若淵岳,這便是身具大法力的表象。

可那枯藤子呢?

氣色消沉一副天人五衰之相,哪怕早先有大法力現在也該是廢得差不多了。

所以說,玉磐子應該就是陪那枯藤子‘玩玩’,盡興而已。


上一章  |  玄門不正宗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