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玄門不正宗 >> 目錄 >> 第三百三十章 大器晚成的師尊

第三百三十章 大器晚成的師尊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愁啊愁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愁啊愁 | 玄門不正宗 
玄門不正宗 第三百三十章 大器晚成的師尊
第三百三十章大器晚成的師尊

第三百三十章大器晚成的師尊

玉磐子與枯藤子的‘論道’開始了。

沒有任何試探的過程,枯藤子直接飛升落入那木人傀儡中。

卻見那木人傀儡上糾錯盤亙的粗壯枝條打開,露出了一些空間將他的身體納入,然后枝條在全部閉合住……

這是枯藤子進入了這個木人之中,以自身的真氣、罡氣來加持這木人了。

“玉磐子掌教,老道氣力衰弱,就只能依靠這傀儡來行動了。”木人中傳來了枯藤子的聲音。

玉磐子則是稽首道:“理當如此。”

光聽說話,兩人還真像是在單純地論道。

可是玉磐子話音落下,那木人傀儡就已經氣勢洶洶地邁步上前……偌大的論道臺,竟然被這木人傀儡三步跨過!

看其揮拳的姿勢,若是被一下打實了,還不得全身筋骨寸斷?

玉磐子剛想要施展身法躲閃,結果他卻發現腳下竟然猛地鉆出了一片黝黑的藤蔓!

這藤蔓的速度太快了,玉磐子只能心念一動就展開自身罡氣防御。

而下一刻這藤蔓就扣住了他腳下的罡氣,甚至沿著他的罡氣罩一路蔓延,在這個過程中還在不斷地撕扯著那罡氣構成,仿佛要將他給吞沒。

只是玉磐子的罡氣十分強勁,乃是與王棄類似的純陽罡氣罩,那藤蔓根本撕扯不動。

最終只是到了他膝蓋位置,沒能突破他的罡氣防御……但至少鎖住了他的行動吧。

而此時那木人的重拳已經正面直擊!

玉磐子見狀倒是不慌不忙,手上掐了個印決,他的面前就猛然間一道粗壯的巖柱沖天而起!

《巖柱法經》之‘大巖柱法’!

粗壯的巖柱就是突出一個夠大夠硬,從下往上,無視了那重拳出擊,而是貼著那木人的胸口直沖而起。

“砰!”

大巖柱頂端將那木人的下巴給狠狠撞了一下。。

那看似氣勢洶洶的一拳自然是沒什么效果了,甚至木人的下巴都因此受到沖擊,直接給撞歪了。

它歪著腦袋向后踉蹌了幾步,看起來受到了不小的沖擊。

而隨后玉磐子便進一步操作,那大巖柱順勢一倒,便是順著木人后退的腳步一路壓倒下去!

原本那木人的中心就有些不穩,再被這倒下的大巖柱一壓,差點就直接翻倒在地了。

不過它的背后立刻又伸出了粗壯的木枝,好像是多了一條腿一樣,牢牢地支撐住了大巖柱的重量。

與此同時,撐著大巖柱的木人手臂上鉆出無數細小的根須藤蔓,卻是直接在大巖柱上鉆出了許多縫隙……木克土,這大巖柱怕是撐不了多久就會被這些鉆入的小藤蔓給肢解。

圍觀者們都看懂了這‘木克土’的道理,但卻沒人覺得枯藤子是占據了優勢……因為他們都看得出來,枯藤子除了一開始的那一下之后,就開始了疲于應對。

而玉磐子這個時候還做了一件比較‘喪心病狂’的事情……

眼看那大巖柱要被侵蝕得差不多了,他手上的法訣不便……可是下一刻,圍繞著那木人又是驟然升起了十根一模一樣的大巖柱!

然后十根大巖柱一起向中間倒下……

才堪堪將第一根大巖柱給碎了的枯藤子明顯地呆住了啊,這種情況怎么破?

他只能以木人雙臂架在胸口……然后任由巖柱倒下,以不可抵抗之勢將木人的身體給壓在了下面。

這場面在外人看來真是非常地辛酸,就覺得那枯藤子好慘一人。

王棄則是端起了保溫杯嘬了一口,心中明白這場‘論道’無論如何玉磐子都穩了。

現在的玉磐子還真是厲害,這種閑庭信步氣若淵亭的感覺超級贊,任誰都會覺得這是個法力驚人的大前輩。

他當然對玉磐子有信心,因為目前為止他所使用的還只是最基礎的‘大巖柱法’呢。

那枯藤子的木人被壓在了重重巖柱之下,似乎是出不來了。

可是下一刻,無數的藤蔓忽然爆炸式地生長,以極快的速度將所有的所有的巖柱都給包裹在其中。

巖柱碎裂成多段,并且被這些藤蔓裹挾著成為了組成的一部分,進而構成了一個更為高大的木人……足有十米高的大木人!

眾人看著這一幕,感受著這木人上瞬間爆發的強大氣勢,也明白這是枯藤子要拼命了。

所有人看著這十米高的大木人都是在考慮如何破解……真的很難,至少對于他們所學的來說很難。

或許就是以五行相克的金行,施行極致的銳金之道,以金克木將這木人切開才行。

又或者以火行道法,放火燒毀木人。

可是他們都覺得這事沒那么簡單,這是枯藤子的拼命大招,怎么可能這么簡單就破解?

看看充滿了金屬光澤的黑曜石般樹藤,感覺就是某種經過特殊培育的刀槍不入款……木行道法的修行者雖然有許多施法材料的需求,可他們也能夠根據自己的需要不斷地改良出合適使用的植物來當施法材料。

所以木行修者的強大永遠不是他某一個瞬間的表現如何,而是要看他先前準備了多少的東西。

這枯藤子既然敢在這個時候來找玉磐子挑戰,那么毫無疑問肯定是對自己的缺陷都做了各種彌補,有了足夠的把握之后才來的。

接下來就看玉磐子如何應對了……

若是先前,玉磐子要應對這種局面的確很困難,他除了那殺招一樣的《五行傷殺術》以外就沒什么拿得出手的手段了。

可是現在不一樣,他有了自己主持編纂,已經堪稱包羅萬象的《巖柱法經》!

左手依然是那個法訣沒變,只是右手則是稍稍變化了一下姿勢……

下一刻,又是有十根巖柱沖天而其,將那大木人圍攏在中間。

眾人看了有些鬧不明白,這似乎和先前沒什么不同?

場面上是一樣,可實際上的區別大了去了!

那巖柱上不再是光禿禿的了,而是浮現了暗金的刻紋……那密密麻麻滿布的,都是《封邪咒法》!

所以此時玉磐子施展的就不是‘大巖柱法’了,而是‘封邪柱法’。

封邪巖柱一樣是緊貼著那木人的身體竄出,然后以一個十分刁鉆的角度一同將這木人的四肢和軀干都給鎖死了。

如此一來那大木人難以發力,只能依靠藤蔓侵蝕封邪巖柱來將之破壞。

可是封邪巖柱本就有鎮封之力,枯藤子要想憑借木克土的方式來破解沒問題,可是他的真氣和靈力卻必須在封邪咒法的極致壓迫下艱難運行……

在封邪咒法的封鎖下,他發現自己甚至沒有辦法將這些巖柱一同侵蝕、破壞。

因此只能集中力量對鎖住木人軀干的巖柱進行侵蝕。

這根巖柱頂得枯藤子很難受,因為木人軀干也是他所在的地方,這里被封邪巖柱壓著令他真氣和靈力的傳遞都不通暢了。

然而侵蝕一根封邪巖柱并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他必須突破那封邪咒法的封印之力才行。

不過他還是做到了,卯足了力氣總算是突破了那一層封印,將自己催生的藤蔓刺入了巖柱之中,然后從內部將這壓著木人胸口的巖柱給崩碎。

眾人見此情形……卻是只覺得心中沉重,他們都知道這枯藤子已經撐不下去了。

因為這個應變太慢了,他們是都是能夠看到站在木人近前的玉磐子負手而立成竹在胸,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那一段巖柱崩碎開來……

而就在這根封邪巖柱崩碎的剎那,玉磐子就已經又一次手決一指……原樣的地方原樣的一根巖柱就再次拔地而起,依然壓在了木人的軀干上。

“轟!”

這一下,直接就讓那木人的身子矮了一截。

眾人仿佛都能夠感受到枯藤子此時的絕望。

那是賭上一切想要拼命,卻連讓敵人多廢一番手腳的資格都沒有……

陸續有人意識到,玉磐子從頭到尾竟然連一步都沒移動動過,他從‘論道’開始就一直站在原地,無論那枯藤子如何使勁他都沒有動彈。

先前主要是因為雙方各自的秘法施展都是聲勢浩大吸引了絕大部分的注意力,這時已經局勢明朗再看,卻發現玉磐子的優勢可能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大。

“轟!”

這時那封邪巖柱又崩碎了一次,看起來那枯藤子還沒有放棄。

可是同樣的過程再來一遍又有什么不同呢?

封邪柱法不但是限制了枯藤子力量的傳導,更是封鎖了周圍的天地元氣令他的損耗得不到補充,續航能力大大下降。

所以當第三根封邪巖柱沖天而起再壓在原本的地方時……那大木人的身體就一下子支撐不住了。

原本看似堅硬無比的木藤從木人手腳開始紛紛腐朽斷裂……這些木藤終究都是由枯藤子作法催生的,此時他無以為繼,自然也就衰落了下去。

而后沒過多久,木人軀干也維持不住,慢慢崩潰了開來……

這崩潰的速度越來越快,好像是一下泄了氣的氣球一樣。

而就在這個時候,玉磐子的封邪巖柱卻又收了回去。

對天地元氣的封禁停止了,可是那木人的潰爛還還在繼續。

木人以驚人的速度腐朽,并且露出了其中氣若游絲的枯藤子……眾人這才恍然,這本就壽元將至的老道士終究還是油盡燈枯了。

但很可悲,這老道士在壽元將盡之前是拼了命的想要做些什么……只能說他挑錯了對手,面對五神山掌教玉磐子,他連一丁點機會都沒有。

以這枯藤子老道表現出來的實力來說,在這泰山群峰中也絕對算是個不能惹的對象……可是這樣的人就這么敗得毫無機會。

五神山玉磐子的名聲這一刻算是徹底打響了。

原本他們還以為玉磐子傳聞中以《五氣元靈術》著稱,應當對斗法并不擅長才對。

結果現在看起來,這就是一個全方位強大,似乎可與乾坤正道掌教比肩的人物!

只是枯藤子那絕望之中垂死的樣子還是讓許多人心有戚戚……尤其是對于那些陽壽將盡的修士來說,這并不是他們希望看到的結果。

感受著周圍變得有些奇怪的氛圍,王棄心中已經明白這枯藤子被安排來挑戰玉磐子的用意何在了。

沒錯,這老道就是被安排來的,這一點王棄已經無比確認。

甚至那幕后之人也壓根沒想過枯藤子會贏,只要能夠將玉磐子逼得足夠狼狽就是超乎想象,哪怕是現在敗得干脆……看看周圍的氛圍吧,也足以令玉磐子敗盡路人緣了!

這就是一個用來打壓玉磐子和五神山聲望的工具人。

不過就目前來說,玉磐子的表現堪稱完美,再加上他最后很克制的留了一手,所以那些壽元將盡的修士雖然有兔死狐悲之感,卻也并沒有過多遷怒于玉磐子和五神山。

這就純粹是玉磐子的個人魅力所至了……以自己那老好人的脾性,直接就化解了那幕后之人布置的死局。

這種事情哪怕是換王棄親自去做也是達不到這樣的效果……此時再看玉磐子,其實王棄覺得自家師尊可能還真是屬于那種‘大器晚成’的典型。

尤其是,當眾人以為一切都結束了的時候,玉磐子竟然五指張開對著那氣若游絲的枯藤子又施展了一個五行靈氣不斷旋轉的光輪……

《五氣元靈術!》

一年過去了,哪怕先前不會,在苦修之下他也是已經學會了該如何構建五氣代償了。

此時他就是給那枯藤子直接構建了一個五氣代償,將他從油盡燈枯中給強行拉了回來!

同時玉磐子還溫和地補充了一句:“與枯藤子道友一番論道受益匪淺,不過道友的身體可要小心了,這一月之中便不要再動干戈了。”

這話什么意思?

是說枯藤子要養傷一個月?

眾人眼睜睜地看著先前還氣若游絲的枯藤子忽然間就有了些精神,然后自己稍稍費勁地就爬了起來。

枯藤子愕然地感受著自己身體的變化,再定定地看著玉磐子,忽然道:“多謝玉磐子掌教慈悲,給了老道這額外一個月的時間……”

“原本若無此事,老道也預估著再有三兩日就該坐化了……卻沒想到如今又有了一個月的時間。”

“道友乃真人也,老道慚愧,心服口服……”

王棄原本以為玉磐子已經做得夠好的了,結果沒想到又來了一個大反轉!

相比起來,玉磐子先前表現的戰力那是一丁點都不重要了,在那些行將就木的老道們眼中,這種能夠延壽的《五氣元靈術》才是真正的絕世秘法。

哪怕只是一個月,這對于一些心有不甘的人來說也是福音了。

這一刻玉磐子在泰山修行界的口碑,就這么一下子爆炸了……這是那安排了這一出‘大戲’的幕后之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上一章  |  玄門不正宗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