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楚后 >> 目錄 >> 第十六章 任務

第十六章 任務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03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希行 | 楚后 
楚后 第十六章 任務
第十六章任務

第十六章任務

天蒙蒙亮的時候,疾馳的人馬在京營里穿梭。

京營里一直都人馬在疾馳,嘈雜忙亂從那晚動蕩開始就沒有停下。

相比于京城的動蕩,京營動蕩的更早,夜里突然人馬調動,突然的廝殺起來——

想起那天的事,張谷還是冒出一層層寒意,原本熟悉的同袍互相殘殺,然后又被外邊來的人馬殺,再后來又有奇怪的朝廷的兵馬來圍住京營,又有不少人被殺——

張谷站在營外,看著天邊的青光,其他營的人不知道,他所在的驛兵營如今少了一半熟悉的面孔。

上司在動亂當晚就被人一刀砍了,上司是太子的人,上司死了,驛兵營于是被劃為三皇子余黨。

他們僥幸沒有立刻被砍頭,如今關押待審,將來不知道還能不能當這個兵。

“張頭兒。”

有聲音在后輕輕喚。

張谷回頭,看到是一個驛兵挪過來。

還好,他這個小隊里的人都還活著。

“給。”同伴塞給他一壺熱茶湯。

張谷接過喝了一大口,驅散了身上的寒意,道:“不用擔心,我看已經安定下來,該處置的都處置了,我們應該沒事,只要活著,哪怕不當兵,也算是幸運。”

他是要安慰兄弟,但同伴神情沒有驚慌忐忑,反而眼神興奮:“頭兒,頭兒,你知道嗎,那個現在,管事的,朝廷的,皇帝的人——是誰嗎?”

京營里殺來殺去的,如今掌管京營的據說是皇帝的親衛,也有說是暗衛軍,首領自然是皇帝的人,不過他們這些小人物沒資格見。

張谷也不在意,管他是誰呢,跟他們又有什么關系。

“頭兒,是我們認識的。”同伴激動地說。

認識?張谷有些不解,他們這些小驛兵能認識皇帝的人?

“不是皇帝的人,是楚將軍的人。”同伴低聲說,“那個,鐘副將。”

張谷一時沒懂他說的是誰。

同伴在臉上比劃一下:“刀疤臉,楚小姐,阿福,我們在路途終于到的,阿福那時候——”

阿福,刀疤臉,楚將軍,張谷一瞬間醍醐灌頂,曾經的記憶涌現——其實這件事也并沒有過去太久。

“他?”他有些驚訝,“竟然是他?”

不過也不奇怪,楚岺曾經是皇帝最信重的人,說不定這次的事皇帝早有戒備,讓楚將軍派了人回來——

張谷胡思亂想,耳邊聽同伴又低聲說了句話。

“我還聽說,楚將軍的女兒,現在是皇后。”

楚將軍的女兒,那不就是阿福?張谷再次一個激靈回過神,阿福做了皇后?那——

突然呼喝聲,打斷了湊在一起的兩人。

“張谷!”來人厲聲喝,“出來。”

張谷和同伴被喊得微微一顫,難道輪到他——

張谷抬起頭,看到蒙蒙青光里有幾個兵將站在不遠處,他的視線不自主的落在其中一人身上,小將穿著鐵甲,背負箭,腰懸刀,身高瘦長——

似曾相識,又耀目不可直視。

他呆立著沒有動。

還是那小將先開口了。

“張頭兒。”他說,“許久不見。”

驛兵營的新丁坐在地上偷偷擦淚,世事真是無常,原本以為離開鄉下進了京營,以后就能出人頭地建功立業,結果呢,這才沒多久,別說出人頭地了,他的頭就要掉了。

怎么這么倒霉遇上了皇子兵變?

更倒霉的是,他明明什么都沒做——

新丁默默悲傷,但很快被打斷了,先是一個同伴跑過來,抓著其他人嘀嘀咕咕說了什么,其他人立刻如同水開了一般,咕嘟咕嘟沸騰。

“真是阿九?”

“阿九當官了?”

“他還記得咱們!”

“記得,把張頭兒叫去了,不知道說什么,只有他們兩人。”

看著這幾人眉飛色舞的樣子,新丁也哭不下去了,忍不住問:“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嗎?”

那幾人回頭看他:“你小子,算是運氣好。”

新丁驚愕,什么好運氣?被關著等待殺頭嗎?

張谷此時走回來了,看到他,大家都圍上去,激動地問“頭兒,阿九來做什么?”

張谷看著諸人:“收拾一下,我們出任務了。”

任務!諸人驚訝,連新丁都跳起來,出任務就意味著他們沒事了,恢復如常了。

“真的?”大家問,又激動,“是阿九放了我們嗎?”

張谷看著大家,點點頭:“可以這么說,這個任務是他給我們的。”不過他又搖搖頭,“也不是。”

到底是,還是不是?同伴們不解。

張谷手按著腰間,沒有再多說,只道:“好了不要問了,領自己的裝備,我們即刻就走,如今多事之秋,朝堂軍務政務繁忙,不能耽擱——。”

其實他也不用解釋,同伴們沒有絲毫覺得太匆忙,此時此刻都恨不得立刻出任務,讓日子恢復如常,齊聲應和著去收拾了。

新丁也跌跌撞撞糊里糊涂被拉著去了,這是真的嗎?

但很快新丁就相信這是真的了,他們很快配齊了馬匹裝備,而且比以前要好的多,每個人看到他們都恭敬不已,要什么就給什么,甚至不開口就乖乖奉上。

幾人打量著從未用過的駿馬,神情興奮。

“阿九果然當了大官了。”一個同伴說,又感嘆,“阿九當了大官沒有忘記我們。”

“阿九真是好兄弟。”另一人亦是感嘆。

新丁忍不住問:“阿九,到底是誰啊?”

其他人看向他,帶著同情:“你小子運氣不好,沒趕上和阿九一起的時候。”

大家嘻嘻哈哈笑鬧,毫無前幾日陰云密布愁苦茫然,所有人都活了過來,張谷站在一旁看著,也忍不住笑了笑,但其實沒有忘記他們的何止阿九,還有阿福。

“是她要你們幫忙的。”那少年不咸不淡地說,“她可是很相信你們了。”

張谷當時忍不住就笑了:“阿福真是,太客氣了——”

“客氣什么啊?”少年又是鳳眼挑起那副痞子樣,“因為你們太好騙了,當然可相信。”

這自然是說當初路途上,張谷不由笑意更濃,看著眼前的少年:“能和你們相遇同行,真是好運氣。”

少年氣惱:“好什么運氣啊,張頭兒,你快點改改你老好人習慣吧。”

張谷哈哈笑,先前這少年初來乍到桀驁不馴,他不覺得害怕,此時這少年鐵甲冷戾,眾將恭迎,他依舊不覺得害怕。

“頭兒,你笑什么?”同伴看到了,此時此刻,心無負擔,也敢說笑了,打趣問,“阿九還給咱們什么好處了?”

張谷哈哈一笑,拉住韁繩要上馬。

“頭兒。”那同伴跑過來低聲問,“阿福,真的當皇后了嗎?”

張谷握著韁繩的手一頓。

“她不是什么阿福了。”阿九握著韁繩,回頭,“皇帝傳位皇太孫,敕封楚氏女楚昭為后。”

少年翻身上馬,微微一笑。

“她現在是,皇后。”

說罷催馬疾馳而去,在他身后,一眾兵將緊隨簇擁。

皇后,是皇帝的妻子,皇帝,是皇長孫。

阿福,成了皇長孫的妻子了。

那,阿福和阿九,再也做不了夫妻了。

沒想到,兩家長輩沒有棒打鴛鴦,天外飛來一棒——

張谷抬頭看向前方,天光已經大亮,那少年的身影早就看不到了。

阿九他,心里很難過吧?


上一章  |  楚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