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楚后 >> 目錄 >> 第二十二章 道來

第二十二章 道來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09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希行 | 楚后 
楚后 第二十二章 道來
第二十二章道來

第二十二章道來

門窗打開,簾帳拉起,晨光普照室內,婢女們在桌案上擺開琳瑯滿目的食物,每個人都激動又開心地看一眼蕭珣。

“世子殿下,瘦了呢。”

“世子殿下瘦了也還是很好看。”

聽著婢女們的說笑,蕭珣也哈哈笑,摸了摸自己的臉:“那是自然,我怎么都好看。”

中山王坐在對面嗯了聲:“唯有在楚小姐眼里不好看。”搖搖頭,滿臉遺憾,“如果被那小姐看上了,我們世子也不會憂思過度消瘦。”

蕭珣笑道:“父王,楚小姐看不上我,可不是因為我長的不好看。”

那倒也是,中山王只是調侃,當然知道看上一個人可能因為相貌,看不上一個人,原因就多了。

他擺擺手,婢女們都退了出去。

“吃點東西吧。”他說。

蕭珣伸手拿起碗筷大吃大喝:“我還真是餓壞了。”

中山王笑道:“這一趟你算是什么苦都嘗過了,人活一世,就是要什么都嘗嘗。”

蕭珣將一碗湯仰頭倒進口中,再道:“我嘗就好了,父王你可別嘗了。”

中山王一笑:“這接下來的日子很有趣了,小皇帝,小皇后,小太傅,小國舅——”

這所謂的小,也不是只說年紀,更多的是指聲名出身來歷。

楚氏女不僅年紀小,聲名也小,楚氏在京城沉寂十幾年。

太傅年紀不小,但出身小,一個籍籍無名的小吏。

國舅謝氏,倒是早有聲名,但謝燕芳一直韜光養晦,匆匆當上國舅。

這大夏國一夜之間被這幾個小人物拿到了。

“是本王疏忽了。”中山王嘆息一聲。

蕭珣輕聲說:“父王你沒有疏忽,你什么都猜到,也提前示好了鄧弈,楚岺,跟楚小姐我們也盡力往來,但我們再盡心,也抵不過對方有他心,要說疏忽,應該是說我們疏忽了這些小人物的野心,以及陛下的瘋狂。”

太傅,皇帝還真敢送,這小吏鄧弈他還真敢接。

皇后,皇帝還真敢給,這女孩兒還真敢要。

中山王笑了笑:“還是我們疏忽了,小看了他們,如果早知道,別說野心了,人本王都不會讓他們存在。”

他說著話,將手里的一塊點心碾碎。

“不過也無妨。”他將碎屑輕輕掃落,看著桌面,“皇帝瘋了,我們也可以發瘋,就看誰能瘋到最后吧,阿珣——”

他抬起頭,看到對面的人,對面原本大吃大喝的年輕人已經趴在桌子上不動了。

中山王一瞬間起身。

“阿珣!”他喚道,有些緊張地伸手撫上年輕人的臉。

臉溫熱,長長的睫毛煽動,還有輕輕的鼾聲。

是睡著了啊。

是真的累壞了,終于到家了,一口氣再撐不住。

中山王松口氣,將蕭珣輕輕放倒在榻席上,心疼又憤怒,他精心培養的兒子,竟然被這些小人糟踐!

中山王一向溫和的面容變得猙獰,既然你們不想體面的死,那他也就不客氣了。

寧昆也在此時進來了,他的樣子比蕭珣還要糟糕,道:“王爺,都是鄧弈那賊廝惡毒,不守信義——”

鄧弈做的事,中山王已經知道,笑了笑:“我果然沒有看錯這小人,心腸惡毒。”又問,“那個圣旨呢?我來看看。”

寧昆道:“世子已經把它燒毀了。”

中山王眼里浮現笑意,看了眼地席上酣睡的蕭珣,嗔怪:“燒了做什么啊,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有用了。”

寧昆道:“世子純孝不能看到這種東西,我原本說留著給王爺你看一眼,他都不許。”

中山王笑了笑:“好了,你也去休息吧,有什么話,待你們都休息好了再說,現在到家了,萬事無憂。”

他點點頭。

“就算朝廷大軍壓來,我中山郡也無須憂。”

寧昆一笑:“朝廷大軍先前不敢壓來,以后也不敢。”他又補充一句,“也不能。”

中山王微微一笑,沒有說話,揮了揮手。

寧昆也不再多說附身施禮退了出去。

中山王取來薄被給蕭珣搭上,在他身邊坐下來,繼續慢慢吃桌案上的飯菜。

在中山王因為兒子的歸來放下心的時候,京城里的新皇帝在登基大典后除服,開始第一次上朝了。

叩拜萬歲起身后,許久沒有在龍椅上看到皇帝的朝官們,還沒來得及激動,就再次愕然。

龍椅上有皇帝安坐,但龍椅后也有人安坐。

隔著一道垂簾,一個女孩兒的身形隱隱可見。

“這!”朝官們轟然,這女孩兒怎么又來了!

跟著皇帝一起登基大典也就罷了,怎么竟然連上朝都跟來了,這是什么,垂簾聽政嗎?

這怎么行!

朝堂一瞬間喧嘩。

御史們紛紛呵斥,才讓諸人安靜下來了。

鄧弈道:“這是我的安排。”

一個朝官氣憤地說:“太傅,荒唐,先帝讓你監國,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監國!”

站在官員隊列中不少人對視一眼,透出些許幸災樂禍,鄧弈這個小吏,也是第一次站到朝堂上。

鄧弈沒有絲毫的畏懼:“本太傅監國只是監國,陛下遲早是要親政,所以他必須上朝——”

胡扯什么,另一個官員上前一步:“陛下上朝自是應該,皇后上朝是哪來的規矩?”

鄧弈看向他:“因為陛下還小,皇后與陛下日夜不離,要教導他,本太傅不僅僅是太傅,還是監國,首要之職是代陛下處理朝事,不是時時刻刻教導陛下,為了國朝安穩,也為了陛下盡快熟悉朝事,還有比皇后更合適的人選嗎?”

這還是牽強的胡扯,要教導陛下,朝中哪個大臣不可以,官員們還要說話,但鄧弈的耐心用盡了。

“既然你們知道本太傅監國,這朝堂上有本太傅在就足矣。”他冷冷說,“皇后同在你們認為不合規矩,那就讓陛下先不用上朝,待陛下被教導之后再臨朝吧。”

那更不行了,這朝堂豈不是成了鄧弈的天下!

朝官們頓時再次喧鬧。

“有事奏來。”鄧弈喝道,“無事退朝!”

伴著他的聲音,殿內肅立的禁衛一頓手中的長戟齊聲呼喝,視線兇狠看著嘈雜的官員們,只等一聲令下,揮動兵器打人。

大殿瞬時安靜下來。

鄧弈再次沉聲道:“有事奏來,無事退朝。”

一陣安靜后,一個官員出列。

“臣有本奏。”

諸人看去,見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謝燕芳。

鄧弈點點頭:“說。”

謝燕芳便娓娓道來,竟然并沒有提半點皇帝皇后合不合適,更不質問監國太傅,說的是目前要緊的朝事。

見狀如此官員們還有什么不明白的,謝氏也不反對,他們何必自尋煩惱,其他的官員們收起了非議,垂目而立。

朝堂的騷動平息下來,坐在龍椅上的蕭羽松口氣,剛才好嚇人啊。

身后有手伸過來,戳了戳他的胳膊。

似乎在說,別怕。

蕭羽咧嘴笑了笑,旁邊齊公公輕輕咳嗽一聲,示意不可,孩童收起了笑,板著小臉端正而坐。


上一章  |  楚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