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楚后 >> 目錄 >> 第二十五章 信來

第二十五章 信來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12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希行 | 楚后 
楚后 第二十五章 信來
第二十五章信來

第二十五章信來

楚昭在大殿前,一直到鄧弈的身影消失,還站著不動。

殿內傳來蕭羽讀書聲,殿外的侍立的太監禁衛安靜無聲。

小曼站在不遠處,也不催促。

整個皇城安靜又祥和,那晚的廝殺翻天覆地毫無痕跡,皇城就是這樣,死了立刻就被抹去痕跡,一切都屬于新的主人。

按照時間算,那一世的這個時候,后宮里已經是新皇后梁氏,此時此刻說不定正在后宮嬉戲。

楚昭的耳邊似乎響起女子們的歡笑聲,她垂在身側的手攥起來,眼神些許黯然,忽的視線里出現一個身影。

看起來走的很慢,但還是一步一步走過來了。

楚昭眼底的黯然散去,展顏笑了。

“阿九。”她招手。

謝燕來皺眉道:“殿下,末將謝燕來。”

還喊他小名,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身份嗎?不怕別人斥她沒規矩嗎?

謝燕來眼角的余光溜了四周一圈,太監,禁衛,宮女肅立安靜,眼都沒抬一下——

哼,謝燕來心里嗤聲。

“謝燕來。”楚昭從善如流,向前迎他一步,“我父親有回信了嗎?”

她的眼睛閃閃亮,開心四溢,開心到什么地步呢,謝燕來知道,就算他說沒有回信,女孩兒也會依舊開心。

因為,有希望吧。

信已經送出去了,父親能看到了,父親一定會有回應。

謝燕來轉開視線:“有。”

他伸手要拿出信,楚昭已經對他招手:“跟我進來說。”轉頭向殿內去了。

謝燕來看了眼四周,殿外站著的太監,禁衛依舊似乎什么都看不到聽不到,而那個宮女甚至盯著他,似乎他不聽令,就把他壓進去——

謝燕來看了眼旁邊的屋子,可以隱隱聽到先生講學,以及蕭羽的應答聲,他抬腳跟上去。

在蕭羽書房旁邊,楚昭也有書房,蕭羽在學習,她也在學習。

“這邊坐。”楚昭招呼他,指著窗邊,她自己先過去坐下來。

坐就算了,謝燕來走過去不待她再說話,將信遞給她:“剛到。”

楚昭高興接過,也不再理會謝燕來,拆開就看。

“我——”謝燕來道。

那女孩兒嗯嗯兩聲:“我先看信啊。”

謝燕來張張口,不再說話,也沒有離開,主要是不方便帶張谷進來,張谷都詳細轉述給他了,萬一這女孩兒看了信還有很多話要問呢?雖然都是沒必要的話,而且還有另外一件信——

他看了眼,楚昭捧著信坐在窗前,看得虔誠又認真,算了,等會兒再說吧。

謝燕來收回視線,不能看人,就只能看室內了,室內很明顯是剛布置的,書架上琳瑯滿目,桌案上筆墨紙硯,散落著文卷文冊,除此之外,還擺著棋盤琴,甚至還掛著弓和劍,雜亂又透出自在——

做什么,讀書寫字彈琴下棋累了,再拉弓舞劍嗎?

謝燕來沒忍住撇撇嘴。

“阿九公子。”阿樂親自捧著茶湊過來,笑瞇瞇說,“坐下喝茶。”

謝燕來道:“不用。”又皺了皺眉,這茶的味道——

“這是藥茶。”阿樂笑瞇瞇說,“你原本舊傷未痊愈,又廝殺一場,所以小姐說了,你的身子要慢慢養,不能不管的。”

謝燕來嗤笑一聲。

“你笑什么?”阿樂不樂意了,“這是我做的藥茶,我做的藥最厲害了,你先前要不是吃我的藥丸,能好這么快,別說廝殺了,你現在指不定剛能走路呢。”

以前在路上的時候,這個丫頭不是如同啞巴嗎?謝燕來豎眉:“怎么就證明是你藥的功勞了?難道不是我天賦異稟?”

阿樂將茶一遞:“你喝啊,你喝了回去感受一下,你身上是不是就沒那疼了,你就知道是你天賦異稟,還是我阿樂妙手回春。”

他們在這邊爭執,那邊楚昭放下了信,但還有些走神,謝燕來一眼看到,轉身道:“張谷不便進來,他都跟我說了,你有什么要問的?”

楚昭看向他,眼神飄忽,啊了聲,似乎是聽到了他的話,又似乎沒聽到。

謝燕來視線落在她手里的信上,抿了抿嘴,問:“你母親的事,怎么樣?”

能讓她如此失神的,應該是得到母親的答案了吧?

是生,還是死?

楚昭眼神凝聚,看著他,點點頭:“我父親說,我母親的確不在了。”

所以,期待還是有一部分落空了。

謝燕來道:“既然你父親說過了,你就不該聽到流言就太相信。”

相信這些流言有什么好,只會徒增傷心,不相信就不會有希望,沒希望就不會失望。

他當初剛到謝家,那些公子小廝哄騙他,你娘沒死,拿了很多錢,走了,你快從狗洞爬出去,去找你娘啊。

他從來都不信。

兩人無聲相對,阿樂輕輕地將托盤放在桌子上,又輕輕地退后。

“不過。”楚昭忽的又綻開笑,“我母親雖然不在了,但她留下的人還在保護我。”

說罷看向殿內站著的小曼。

謝燕來也看過來。

原本在門邊扭著頭的小曼,察覺視線看過來,眼瞪圓,警惕:“什么?”

“小曼,我父親告訴我了。”楚昭含笑說,“你不是我父親的人,你們是我母親的人。”

小曼的眼瞪得更圓了,貓一樣繃緊了身子,向后退了一步:“什,什么?”

“你別怕,我父親都告訴我了,他不會怪罪你們私自行動。”楚昭含笑說。

小曼的臉色變的更古怪了:“你,說,說什么呢!”

“我母親不是傳言中的鄉野村婦,她雖然出身鄉紳,但知書達理博學多才,還樂善好施,父親說,邊郡戰亂多,民眾流離失所,她養護了很多無家可歸的人,失去子女的老人,失去父母的幼童。”楚昭看著信,眼神亮亮地說,“在她死后,這些人知恩圖報,愿意跟隨將軍殺敵,雖然我父親不同意,但大家都自覺練兵——”

她看向小曼。

“你們是瞞著我父親偷偷進京,我父親說不怪你們,還要多謝你們,說我母親在泉下也會感謝你們。”

小曼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似乎想發脾氣又似乎想笑。

“呸。”她說,“誰稀罕你父親感謝!”

她神情毫不掩飾憤怒。

楚昭點點頭:“我知道,你們恨我父親,恨他讓邊郡征戰,你們失去了家園親人,也恨,我母親的死。”

她垂下頭看著信上。

“我母親為我父親操勞分憂,耗損了精神,以至于生我的時候沒能闖過鬼門關。”

小曼冷笑:“對,沒錯,要不是你父親,你母親也不會落到這種地步!要不是你父親害我們走投無路,你——”

她憤憤一甩袖子,似乎說不下去了,將頭狠狠扭過去。

楚昭要說什么,一直沒說話的謝燕來先開口了。

“這個。”他拿出一封信,“張谷說,是你父親給她的。”

他沖扭著頭的女孩兒抬了抬下巴。

小曼再次轉過頭來,神情驚訝又似乎懷疑。

楚昭倒沒有什么驚訝,父親親自寫信安撫這女孩兒理所應當,看到小曼戒備不接信,她對阿樂示意,阿樂領會,從謝燕來手里拿過信,塞給小曼。

“你快看看吧。”她說,“看看我們將軍說什么。”

小曼要把信扔下,但看著信封上的標記,又停下來,攥著信,哼了聲,大步走出去了。

阿樂對她的態度絲毫不怪,脾氣怪又如何,她可是舍身沖殺保護小姐的命,不像楚棠小姐,脾氣好,但出了事別說保護小姐,還會把小姐推出去呢。

“她躲起來看信去了。”她說,“我去偷偷看她,免得她撕了。”

她走出去站在殿門口的盯著躲在墻角看信的小曼。

殿內只剩下楚昭和謝燕來。

“燕來。”楚昭說,“坐下說話。”

謝燕來皺眉,這一次沒有說什么,在楚昭對面坐下來。

楚昭指了指桌上,又說:“喝茶啊。”

謝燕來端起茶杯一飲而盡,又差點吐出來,抬袖子掩住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先前做的藥差點噎死我,如今這茶又要苦死我!”

楚昭一笑,將桌案上的果盤推過來:“有蜜餞,快吃一口。”


上一章  |  楚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