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楚后 >> 目錄 >> 第四十章 咫尺

第四十章 咫尺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26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希行 | 楚后 
楚后 第四十章 咫尺
第四十章咫尺

第四十章咫尺

深秋的太陽高遠,大地上騰起的灰塵,疾馳的兵馬似乎綿綿不絕,遮天蔽日。

路上的行人都驚恐不安的避讓。

“怎么回事?”

“這么多兵馬?”

“西涼打過來了嗎?”

蕭珣坐在馬車里,掀著車簾,一手掩著口鼻遮擋灰塵,和路人一樣好奇地看著兵馬。

兵馬很快過去了。

路人們重新在大路上行走,因為驚惶不安腳步都加快。

“殿下。”車夫鐵英回頭低聲喚,“我們該走了。”

蕭珣非要親眼確認是真的兵馬過來,才肯走。

“走吧。”蕭珣說,有些無奈,“回去又要被父王笑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笑多了,也就不覺得好笑了。

為什么面對那女孩兒,總是不能順心順意呢?

真是讓人惱火。

山谷里響起的馬蹄聲,以及地面的震動,讓剛走出來的楚昭一行人一驚。

難道還不肯罷休,這是要明目張膽的刺殺了?

“是官兵!”斥候當先奔來,喊道,“是官兵來支援了。”

官兵啊,楚昭松口氣,向身后遙看,隱隱見如云的旗幟,以及鎧甲相撞聲。

“官兵來的好快啊。”她又有些驚訝。

小曼在一旁哼了聲:“是挺快的,能趕上給咱們收尸。”

楚昭笑道:“別這么說,是我沒告訴他們動向,他們不知道我會遇到危險,此時此刻能趕來,已經是很快了。”

小曼將頭轉向另一邊不說話了。

大軍停在不遠處,將官被帶過來,大禮參拜:“見過——”

楚昭忙制止他:“我隱瞞身份行路,大人無須多禮。”

那將官僵硬地站好,應聲是,剛要自責,楚昭又再一次先開口,說不怪罪他來遲,本就是不讓人發現,他們不知道也不為罪。

“把山上清理干凈。”楚昭只道,“看看能不能查出身份。”

如果能查出是中山王的手筆,那也是一件好事。

當然,楚昭覺得沒什么可能,中山王既然敢做就必然篤定不留痕跡。

將官應聲是領命,認罪也不用,多禮也不能,他想了想,轉身喚人。

一個兵士疾步跑來,站定在楚昭面前,神情略有些拘束。

“這是陳縣驛。”將官說,“是他報告我們您可能有危險,他手里還有緊急調令,才調動我們尋來——”

楚昭有些驚訝看向那個驛兵:“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險?”

而且怎么知道她到這里了?

雖然她會告之驛站自己的動向,這是出行前阿九對她的要求,可以不被人探查,但經過某一地時,一定要留個消息。

“免得那小孩子纏著我問,我沒辦法回答。”他說。

但一般是離開的時候才說一聲,也是跟阿九表明,我在平安通過這里了的意思。

陳縣驛這邊她還沒送消息呢。

她以為驛站是被動接收消息的,原來他們竟然知道她的動向?

那驛兵從懷里拿出一張圖,一張手令:“是上邊有令傳下來的,寫著您這幾日會到,如果第一時間沒有您的消息,我們就要調兵尋找。”

幾日會到?楚昭有些不解,伸手接過圖,這是一張很常見的大夏西線驛站圖,不常見的是——

楚昭湊近一些,日光下圖上每一個驛站名字旁邊都有小字寫了時間,幾月幾日到幾月幾日。

站在路邊的山林中,幾棵大樹山石掩映,路上的人們看不到他們,他們卻能看清路人。

尤其是那女孩兒。

“你們看,她笑了。”女子掀著斗笠,輕聲說,“這是看到什么好消息了?笑得真開心啊。”

在看到楚昭笑了的時候,女子的唇邊也散開了笑意。

被人群簇擁的女孩兒在笑,隱藏在山石后的女子也在笑,但女子身邊的人神情有些哀哀。

“寨主。”身邊一個男人忍不住低聲說,“你去見見她吧。”

“我這不是見到了嗎?”女子含笑說,她伸手按著心口,直到現在她的心還跳的壓不住。

雖然這不是什么值得歡喜的時刻,慘烈危險,但在夜色里,她抬起頭看到前方廝殺火光中出現的女孩兒,身邊的一切都消失了,唯有那女孩兒璀璨生輝。

這么久沒見,阿昭長高了,也瘦了。

她怎么看,都看不夠——

女子這反應,讓旁邊的男人更難過了。

“寨主。”他有些急,“她都不知道你,這算什么見到,趁著這次機會,干脆——”

“干脆什么?”女子打斷他,嘴邊的笑意散去,聲音冷清,“借著救命之恩,讓她認母嗎?”

她看著大路上的女孩兒。

“我先前以她的性命做要挾,現在救了她,就可以一命抵一命,讓她喊我一聲母親嗎?”

她慢慢搖頭。

“你們沒聽到嗎?她說,她父母對她珍愛如寶。”

“我,不配。”

日光普照皇城,在層層宮殿遮擋之下的值房里,視線有些昏暗。

桌案上擺著一張驛站圖,此時有修長的手指在其上站上點了點。

“應該走到這里了。”謝燕來低聲說,又幾分不屑,“以她的速度,真是比不上我。”

謝燕來看著驛站圖久久未動,深秋的日光透過窗欞在他身上跳躍。

直到門外有禁衛輕喚“都尉。”

謝燕來收回視線轉過頭,鳳眼垂下,恢復了面容清冷:“什么事?”

禁衛將一封驛報遞過來。

謝燕來看到標識立刻接過打開,內里只有短短一張便筏,頭兩個字闖入視線就讓他眼微微一花。

“遇襲”

他深吸一口氣才能看下去。

“但平安”

謝燕來閉了閉眼,一手拍在桌案上做支撐,咬牙罵了句“死丫頭”。

這張便筏上的字跡清秀,很明顯是她親手寫的。

“怕你擔心,也不瞞你,我也有傷,但皮肉之傷無大礙,且得新護衛三十人,將繼續前行,勿念。”

短短幾行字看完,謝燕來坐下來,吐口氣,楚昭急著報平安,詳細情況沒有都寫出來——傷在哪里?襲擊者是誰?新得的護衛又是哪里來的?可靠嗎?

說怕他擔心,還什么都不寫!故意的吧?

他看向禁衛:“讓張都將有了最新消息親自來見我。”

禁衛應聲是,退了出去。

謝燕來坐著將便筏看了又看,怕他擔心?他有什么好擔心?自責嗎?因為是他勸說她去見父親?

真是可笑,他是建議了,但想去的不是她自己嗎?她難道不知道危險?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承擔風險,他才不會擔心,才不會自責!

謝燕來將手里的便筏團爛,站起來走了幾步,又坐下來,將團爛的便筏重新鋪展。


上一章  |  楚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