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楚后 >> 目錄 >> 第四十二章 開心

第四十二章 開心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28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希行 | 楚后 
楚后 第四十二章 開心
第四十二章開心

第四十二章開心

真的假的?

小吏聽得愣愣,一個稱呼還有這么大差別?

“如果大人您真去了呢?”小吏問。

難道皇帝會哭鬧給難堪?

“當然不會。”謝燕芳笑,“陛下會跟我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然后等我走了以后,會再讓太監去請舅舅,這一次,他就會直接點名是要找謝燕來——”

說到這里又停頓下,搖搖頭。

“不,應該是也不說話,直接跑出去,然后身后太監們不知所措地跟著,他一口氣跑到謝燕來那里,然后撲過去喊舅舅,我有事找你。”

這樣就足夠了。

看到這一幕,太監們會驚訝反思,原來陛下不是找謝燕芳,而是找謝燕來?或者說,就算跟謝燕芳說過話了,陛下也會再找燕來舅舅說話——

那么在陛下心里,燕來舅舅地位可想而知。

“公子。”他不由說,“你想太多了吧?”

皇帝只是個六歲的孩子,這都什么彎彎繞繞,再說了,這何必呢!一家人呢。

謝燕芳笑了,不是他想多了,皇帝雖然是六歲的孩子,但也是謝家人啊。

謝家人的心眼就是這么多。

小吏雖然看起來跟謝家沒關系,但其實是謝氏將他安置到如今的官位,他實則是謝氏的家仆,謝家人什么樣他很清楚。

既然謝燕芳這樣說了,他認真思索一刻,說:“因為謝燕來那日守城有功,陛下要抬舉他?”

但就算謝燕來守城救護陛下有功,他的身份地位在天下人眼里也不能跟謝燕芳相比。

所以,陛下故意踩謝燕芳,利用謝燕芳讓人都知道謝燕來的地位。

小吏的眉眼頓時犀利,他可不認為這是陛下想出來了,一個小孩子心眼再多,也是別人挑唆的!

這個謝燕來自以為抓住了救護陛下的大功,就要貪心不足了?

荒唐,可笑。

他知不知道,就算有救護陛下的功勞,謝燕芳一句話就能讓他在這個朝堂消失,讓他在家里消失。

什么謝燕來救護大功,那應該是謝氏救護陛下大功。

看著小吏的神情,謝燕芳笑了。

“不不。”他搖頭,“陛下也不是為了謝燕來,不是對謝燕來多好,而是為了讓我知道這件事。”

所以太監才會來到他面前,興高采烈地說皇帝請他。

小吏呆住了,這這,他真不懂了,這都是什么?

謝燕芳抿了抿嘴,眼中帶著笑意,又無奈。

那孩子,恨他。

從那天清晨他來到宮廷,蕭羽喊著舅舅越過他撲向謝燕來的時候,他就知道了。

一夜之間孩子失去了父母,恐懼仇恨總要有個出口,這仇恨不止是對著仇人,還可以是對親人。

尤其是一直崇拜傾慕的親人。

沒能救了他的父母,也沒能在危險的時候救護著他。

他以前有多傾慕他,現在就有多恨他。

而且也不遮掩,用這種笨拙的手段要讓他知道。

當然,對于一個六歲的孩子來說,能做到如此已經不錯了。

不愧是謝家人。

謝燕芳看著小吏,道:“這件事到此為止,不要再提,更不要去為難謝燕來。”

小吏神情欽佩:“公子真是容人之雅量。”

謝燕芳笑了:“這點小事,小孩子脾氣而已。”

他當然也會不容人,但小孩子和謝燕來還沒這個資格。

“皇后怎么樣了?”謝燕芳問小吏。

小吏道:“前天剛問過,平安順利。”

謝燕芳道:“今天再問問。”

小吏一笑:“皇后娘娘這一趟出行,真讓人牽掛,公子真不該應承她,提心吊膽,還要面對太傅的冷臉,要是出點什么事,太傅一定會為難公子的。”

謝燕芳笑道:“太傅對我冷臉,為難我,不是因為我同意皇后出行。”

小吏不再多說,公子有容人雅量,他不能沒有分寸調侃:“我親自去問,大人稍等。”

謝燕芳點點頭看著小吏出去了,并沒有立刻低頭處置政務,而是若有所思自言自語:“我現在去陛下那里,立刻就能知道她的消息。”

說著自己也笑了,又搖搖頭。

小孩子這是難得開心的時候,還是不要去驚擾他了。

皇帝寢宮外太監禁衛肅立,安靜無聲。

殿內孩童“啊”的一聲驚呼格外清晰刺耳。

但不管是齊公公還是禁衛們都肅立不動,似乎沒有聽到。

“舅舅。”蕭羽抓著謝燕來的胳膊,小臉滿是驚恐,“那姐姐怎么樣?”

謝燕來感覺到小孩整個人都在顫抖,道:“受了一點傷,皮肉傷,不會傷及性命,現在又繼續前行了。”

孩童的眼神有些茫然,還沒從驚懼中回過神:“就,就繼續前行?”

謝燕來坐著一手端起茶杯,似笑非笑:“當然,要不然呢?哭著跑回來嗎?你這個姐姐,是那種人嗎?”

蕭羽抓著他的胳膊默然一刻,楚昭姐姐當然不是,當初護著自己的時候,敵人追上來,她上去就把人殺了,再帶著他騎馬向前,一直向前,哪怕當時這個舅舅的弓箭對準他們,哪怕太傅所在宮門緊閉驅趕,姐姐都毫無畏懼——

“姐姐不害怕。”他說,“姐姐最厲害。”

謝燕來呵了聲:“不害怕倒是,厲害就算了,一般般吧,她也就是運氣好。”

蕭羽反駁:“運氣好也是厲害,也不是誰都有的。”

謝燕來哼了聲,將手臂收回來。

“姐姐有沒有寫信回來?”蕭羽又問,一雙眼緊盯著他,“給我看看。”

謝燕來立刻搖頭:“沒有,驛信急報,哪里有時間讓她寫信。”

蕭羽神情失望,又問:“那我可以給姐姐寫信吧?”

謝燕來道:“驛兵行路也沒時間接信看。”不過,他看了眼仰著頭眼巴巴的孩童,倒也沒有完全拒絕,“你寫得信等她到云中郡后才能看到。”

孩童眼里散開笑意:“那也好,那也好,姐姐一口氣可以看很多。”

謝燕來站起來:“沒有別的事,臣告退。”

孩童牽住他的手,喚:“舅舅,如果是別人,肯定不會告訴我姐姐遇襲,只會說一切都好。”仰頭看著謝燕來,滿臉依賴,“舅舅是我最可信的人。”

謝燕來俯瞰還沒自己腿高的小孩,嘴角勾了勾:“這種事本就是冒險,說好聽話不能讓人安心,知道真實情況,才能安心。”

他伸手撫在孩童的臉頰上。

這大概是謝燕來第一次對他這么親密,蕭羽似乎驚訝,僵了僵,他撲過來啊抱著謝燕來的腰啊胳膊啊,謝燕來總是嫌棄地避開甩開。

這個舅舅長的比那個舅舅還要好看,但氣息并不如那個舅舅討人喜歡,他的手明明很白皙,但撫摸在臉上如同粗石。

“你既然知道我能讓你安心,以后就別耍小手段。”謝燕來低聲說,“小家伙,你不喜歡謝燕芳就直接去告訴他,別拿我當筏子,一次兩次就夠了,別沒完沒了。”


上一章  |  楚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