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楚后 >> 目錄 >> 第四十三章 犯境

第四十三章 犯境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29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希行 | 楚后 
楚后 第四十三章 犯境
第四十三章犯境

第四十三章犯境

粗糲的手掌稚嫩的臉頰上劃過,寒意森森。

孩童僵硬身子,一動不動。

他眼睛直直看著謝燕來,動了動嘴唇,似乎想說舅舅我聽不懂你的話,但又什么都沒有說。

謝燕來沒有再說話,收回手一步兩步退開,再對僵立的孩童俯身施禮:“臣告退。”

說罷也不待允許,轉身大步走出去了。

齊公公見他出來,忙含笑施禮:“都尉好走。”

謝燕來看都沒看他一眼徑直去了。

齊公公也不在意他的態度,忙進殿內,一眼就看到蕭羽站在桌邊神情不對。

“陛下。”他疾步過去小聲喚,“您還好吧?”

蕭羽轉過頭看他,齊公公看到孩童稚嫩的右臉微微發紅,頓時心里咯噔一下,這個謝燕來,不會打了陛下吧!

這個謝燕來雖然那晚守宮城,現在又領龍威軍護皇城京城,楚小姐對他十分信任,但他看這個謝燕來只覺得不安心。

他看謝燕芳可以肯定是一心為陛下,但這個謝燕來,他卻不敢這樣認為。

雖然都是姓謝,雖然都是皇帝的舅舅,雖然他們的身份地位將來的榮辱也都系在皇帝身上。

但這個謝燕來還是有點看不透。

他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齊公公半跪下來,小心問:“陛下,出什么事了?”

如果這個謝燕來真忤逆跋扈打了陛下,他一定——告訴楚昭小姐。

蕭羽看著他,眼圈微微發紅:“舅舅說,姐姐遇襲了。”

齊公公嚇了一跳,同時又松口氣,原來是這樣啊。

謝燕來的確是太不在乎別人心情身份了,但心是坦誠的,這么說也是好意——陛下雖然是小孩子,但也不能一味說好聽話哄騙,把真正的實情告訴陛下,才是對他最好的。

而且既然能說危險,就證明危險過去了。

“啊。”齊公公一副受驚的樣子,跌跪在地上,抓著蕭羽的胳膊,聲音都變了調,“那怎么辦!那怎么辦!陛下,快讓太傅調兵吧!”

蕭羽被逗笑了,忙扶著齊公公,說:“別怕別怕,姐姐已經沒事了,姐姐一點都不怕,繼續向前行路呢。”

齊公公猶自驚魂未定:“真的假的啊?但到底怎么回事啊?”

蕭羽說:“我知道的也不多,舅舅也是剛收到消息,詳細的還要等再報來。”

齊公公拍著胸口:“嚇死人了,老奴早就說不該去。”

他唉聲嘆氣。

蕭羽安慰他,也是為楚昭說話:“姐姐怎么會是那種遇到危險就不做的人呢?如果是那樣,當日她也不會救我了。”

當夜,其實楚小姐也可以不救他們,就憑楚岺手中的龍威軍,投靠蕭珣,蕭珣也會給楚小姐一個皇后做,齊公公是成年人,心里很清楚。

“是。”他半跪在地上,撫著蕭羽的胳膊,“楚小姐是英勇的人,她的英勇也是為在乎的人,陛下,你和楚小姐的父親一樣,都是她不懼艱險也要保護和牽掛的人。”

蕭羽點點頭:“我知道,我在姐姐心里。”他將手按在心口,“姐姐也在我心里。”

齊公公施禮:“陛下圣明。”說罷起身,牽著蕭羽的手,“陛下把飯吃完,然后開始讀書吧。”

謝燕來神情平靜走在宮城內,絲毫不覺得先前對皇帝的舉動多逾矩。

皇帝,皇帝又怎么樣,小屁孩。

能不能活下來還不一定呢。

而且對他不滿的人多了去了,小屁孩想要報復還不一定輪的上。

謝燕來嘴角一絲嘲笑,眼神冷冷。

還有,小屁孩不愧身上流著謝家人的血,小小年紀就鬼心腸。

楚昭看得出來嗎?告訴她,這死丫頭會不會又說他,你在謝家過的什么日子啊,對一個孩子都這樣揣測。

想到這里他冷笑,他才不多管閑事,那楚昭不也是小小年紀就鬼心腸,就讓他們兩個鬼心腸廝混吧。

他疾步而行,迎面有兩人疾奔而來,一個禁衛,一個官將,禁衛還好,將官有些慌張,似乎第一次進宮,雖然走得快,但腳步虛浮——

“張頭兒。”謝燕來停下腳,喚道。

禁衛和張谷這才看到他,忙更加快腳步奔來“謝都尉。”

這么快就有消息了,謝燕來冷冷的眼神散去,看著張谷:“來室內坐下說罷。”

怎么遇襲,怎么核查,襲擊者身份,還有新護衛等等事,怎么也要詳細地說半天。

但張谷沒有跟著他邁步,而是上前一步急道:“阿九,出事了。”

阿九這個不該有的稱呼,讓謝燕來一瞬間窒息。

出什么事了?她怎么會出事?她不應該會出事的——

“——西涼兵犯境了。”張谷接著說。

謝燕來一口氣灌進五臟六腑,腳踩落在地上,豎眉呵斥:“犯境就犯境唄,有什么可慌的!”

張谷愣了下,這么大的事,還不慌?

再看眼前年輕小將木然的臉,又感嘆,果然阿九非同一般,遇事沉穩,泰山壓頂也不變色。

張谷也忙恢復了鎮定,大聲說:“都尉教訓的是。”

謝燕來看他一眼,沉聲問:“怎么回事?仔細講來。”

“西涼使者說要為先帝送葬,以及恭賀新帝登基。”

“但他們帶著萬數兵馬。”

“衛將軍楚岺直接砍了西涼使者的頭,說人不用去,頭顱送去就可以了。”

此時的大殿內,謝燕芳也得到了消息,且立刻讓人請太傅以及朝官們來,在吃飯的小皇帝也被緊急叫來坐在龍椅上。

聽著驛報,官員們神情震驚。

“這——”有官員忍不住說,“楚將軍也太——,慎重一些啊,這豈不是引戰?”

謝燕芳道:“楚將軍是當機立斷威懾,變被動為主動,西涼使者既然帶兵來了,那就是為了戰,不管再怎么慎重都不可避免。”

的確如此,真要來覲見,哪里需要帶萬數兵馬。

“西涼王真是賊心不死!”一個官員憤怒說,“被打的跪地求饒龜縮這么久,現在看到我大夏朝中有變,立刻就跳出來意圖不軌!”

滿殿的官員嘈雜憤怒西涼賊可惡。

鄧弈喝止大家:“也沒什么憤怒,西涼王一向如此,我們也知道他賊心不死,所以邊郡一直屯扎重兵,既然他此時敢來,那就再狠狠教訓他。”

他轉身對龍椅上的皇帝俯身施禮。

“臣請陛下詔書天下,迎戰西涼。”

蕭羽坐在龍椅上,不管是先前聽到驛報,還是官員們憤怒,他都沒有反應,官員們覺得小孩子沒聽懂不明白事情的嚴重,又或者被嚇到了。

聽到鄧弈的話,蕭羽這才點點頭,說:“朕必然要迎戰的,大夏從不懼一戰。”

官員們有些驚訝,小孩子聽懂了啊,還知道怎么說。

謝燕芳臉上浮現笑意,經歷過父母慘死,自己也差點被謀害的孩子,哪里會怕這些,他俯身施禮:“臣等,為大夏,死而不懼。”

官員們再無遲疑,齊齊叩拜“臣為大夏死而不懼。”

無彈窗相關

第四十三章犯境_


上一章  |  楚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