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楚后 >> 目錄 >> 第四十五章 領命

第四十五章 領命


更新時間:2021年12月01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希行 | 楚后 
楚后 第四十五章 領命
安撫了民眾,朝堂氣氛沒有絲毫的緩解,越來越緊張,官員們忙碌不堪。

謝燕芳幾乎住在了皇城里,抽空才能回去一趟。

“你回來了。”謝七爺說,“燕來都回來了,我想著你也該回來。”

謝燕來也是不常回來,但又不是不回來,每次回來都要跟家里子弟們拌嘴吵鬧,謝七爺氣的頭疼,又不能將他綁起來打,只能讓其他子弟避著點。

“他現在正得寵,國朝也需要安穩,咱們自己家不能先鬧起來。”謝七爺咬牙說,“再忍忍,等明年,決不讓他得意。”

因為其他人避開了,謝燕來回來找不到事端擺威風,扔下一句無趣,不怎么回來,天天在外邊縱馬亂跑呼朋喚友耍威風。

不過戰事起的消息傳來后,謝燕來收斂了,不管認真還是做樣子也忙了起來。

謝燕芳雖然也在皇城,但大多數公務也不跟謝燕來無關,所以兩人幾乎也不見面。

“他回來了?”他說,“正好,我跟他說幾句話。”

謝宵在一旁插話:“三叔你終于肯跟他說話了,真該說說他了,簡直不像樣子,我們謝氏的臉都要被他丟盡了,這樣下去,我們比趙氏還不堪。”

謝燕芳笑:“說什么呢,他哪能丟盡我們的臉,他一人又不是謝氏,謝氏又不是只有他一人,還有你們呢,丟了臉,你們掙回來。”

謝宵小眼忍不住笑成一條縫,又是高興又是生氣:“都是三叔你脾氣太好了,他都不怕。”

“我以前是脾氣好。”謝燕芳點點頭,“不過現在入朝為官了,脾氣就不能太好了。”

謝宵還要說什么,被謝七爺趕走:“少拿這點事來煩他,好容易回來歇息一下。”

謝宵縮頭一溜煙跑了,反正狀已經告了。

謝七爺心里罵了聲蠢貨,就算三公子不回來,家里再小的事有他不知道的嗎?

“不過。”謝七爺看謝燕芳,“回來后又急匆匆走了,還說這段日子不回來了。”

說罷皺眉。

“他又要折騰什么?”

謝燕芳停下腳步:“這段日子不回來?”

國事再忙,他謝燕芳不是照樣回家嗎?

謝燕來哪里忙的不能回家?或者說,謝燕來因為什么忙的不能回家?他謝燕芳竟然不知道?

“公子!”

杜七從外邊疾奔而來。

“謝燕來離開京城了。”

謝燕芳和謝七爺一愣,離開京城?

謝燕來離開京城干什么?跑了嗎?謝七爺冒出這個念頭,又很快甩開,又不是當年十歲的孩子,那時候謝燕來從謝家跑了,結果無處可去,差點被野狗咬死,拖著一身傷又回來了。

現在頂著一身謝家帶來的榮華富貴,跑哪里去?

謝七爺胡思亂想中,謝燕芳已經收起了驚訝,問:“帶了多少兵馬?”

杜七站定緩口氣:“暫時只知道從京營帶走了兩隊。”

謝燕芳定定一刻,又笑了笑,沒說話,繼續向內走。

謝七爺和杜七都愣了下,同時喚“燕芳。”“公子。”做什么去?

謝燕芳回頭道:“回家來,當然是去歇息啊。”

這是自然,謝七爺和杜七也都知道,但現在——

“謝燕來他做什么去了?”謝七爺急問,又滿臉惱火,“竟然說都不說一聲,他有沒有把我們放在眼里!”

謝燕芳笑道:“他現在不止是謝家子,還是天子之臣,既然他不跟家里說一聲,自然是為天子做事了,當然不需要把我們放在眼里。”

謝七爺愣了下,要說什么,謝燕芳擺擺手制止。

“別急,我歇息一下,再去見陛下。”他說,“不是什么大事,不用緊張。”

說罷向內施施然而行。

天子之臣又如何,天子最終也是謝家子。

謝燕芳在家洗漱更衣小憩后再來到皇城。

鄧弈已經來到皇帝寢宮了,謝燕來掌管龍威軍守衛京城皇城,但大夏的兵權還是握在鄧弈手里,謝燕來調動兵馬離開京城,當然瞞不過他。

皇帝還在上課,鄧弈沒有打擾,再這里等候。

謝燕芳一進來,就接到鄧弈刀子般的視線。

“先前朝官們還質問我這是誰家朝堂。”鄧弈冷聲說,“朝堂是誰家的又有何用,出了朝堂你們謝氏說了算。”

謝燕芳笑著施禮:“太傅息怒,謝氏不敢。”

鄧弈道:“做都做了,還說什么不敢?”

他們都姓謝,謝燕來做的事,自然也是謝燕芳承擔,難道朝中還會把他們兄弟區分開?

謝燕芳也沒有自辯,說他也不知道謝燕來做這件事。

“如果做錯了。”他只整容道,“謝燕芳自當受罰。”

什么叫一家人,這就叫一家人。

鄧弈哦了聲,道:“好,那就請交出龍威軍令吧。”

對于楚昭將龍威軍交給謝燕來,鄧弈一直不贊同,但這個女孩兒對他恭敬親近,但并不真事事都聽他的。

她有自己的主意。

不過現在是謝燕來自己犯錯給了把柄,就只能怪她選錯了人,不能怪他奪權。

這其實——謝燕芳睫毛微垂,再抬起眼:“太傅大人,出了這種事,的確需要換個更合適的人來接管,但,龍威軍是楚將軍的,人選還是請楚將軍定奪。”

然后定奪給他嗎?鄧弈看著眼前的年輕公子,道:“龍威軍是楚將軍掌管,但龍威軍是陛下的,也是大夏的,楚將軍如今要迎戰西涼,事關大夏生死,后方之事就不用他操心了。”

謝燕芳依舊不急不惱,只含笑道:“軍中作戰,后方安穩亦是關鍵。”

兩人針鋒相對,門外傳來腳步聲,伴著齊公公拉長的聲調“陛下駕到——”

鄧弈和謝燕芳轉身施禮。

蕭羽邁進來,視線在兩人身上看了看,神情有些不安:“兩位大人在吵架嗎?”

謝燕芳對他一笑:“陛下,朝堂就是這樣,不管是在上朝還是下朝之后,只要涉及朝事都會有爭執,陛下要習慣不要擔心也不要怕。”

他沒隨便糊弄安撫,而是認真地告訴他,他的笑溫暖而明亮,蕭羽轉開視線看鄧弈。

鄧弈道:“我們在說謝燕來私自調兵離京的事。”

蕭羽啊了聲:“這件事啊。”他看著鄧弈,眼睛閃閃,“是朕讓舅舅去的。”

鄧弈皺眉。

謝燕芳已經猜到了,所以沒太大反應。

“太傅,謝大人,朕是讓舅舅去把姐姐帶回來。”蕭羽接著說,“大家在朝堂說形勢很緊張,很危險,所以,我想要姐姐回來,我擔心她有危險,姐姐的事又不能跟別人說,所以我才讓舅舅幫我去。”

他看著兩位大人,神情不安,但沒有問我這樣做是不是不對,而是眼神堅定。

“我一定要姐姐平安。”

鄧弈默然一刻,說:“陛下應該自稱朕,你該習慣這個稱呼。”


上一章  |  楚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