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元府女姝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四章,逃學預戰書

第二百六十四章,逃學預戰書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4日  作者:淼仔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淼仔 | 元府女姝 
元府女姝 第二百六十四章,逃學預戰書
都市小說


書迷正在閱讀:、、、、、、、、、

把作業交上去,中午放學,元慧和敬安郡主坐上馬車,回到公主府里吃飯,在路上元慧告訴敬安,明天陪她玩耍去,敬安郡主老實的又上一下午學。

當晚,汪氏官學的先生名叫汪格,把慧姐的天書送到汪學士面前,汪格是汪學士的堂弟,比汪學士小一些的他也是五十歲上下的年紀,趕考十年多次止步殿試,索性專心教書,汪學士和元老太爺重續友情,對元家的孩子都有關注。

秀姐在公主府里,在汪學士看來是最不用擔心的那個;慧姐在自家的家學里,汪學士讓堂弟汪格及其它的先生們用心教導。雖然慧姐已經定親,不用拿好學名聲尋親事,但是在孩子們教導上,汪學士一直上心,對自家孩子如何,對元家的孩子也當相同。

他還關心元遠、元連、元運,對于老大元遠沒有什么可說的,只有佩服元老太爺教導有方,元遠明明可以借世子之力去個更安全的地方,真正當官沒有容易的,父母官的治下隨時會出來熊孩子,但是元遠回信表明,別人不愿意來西北,他來!別人不愿意扎根西北,他扎!

元連止步殿試,汪學士第一時間查了元連的卷子,原來老二太緊張,寫錯一個字,汪學士和元老太爺談了幾回,元老太爺尊重汪學士的意見,由汪學士去見云展,讓他留下元連在書房做事,習慣了官場,下科也就不緊張。

云展自然沒有二話,自然答應下來。

老三元運跟隨親戚上任的變化,汪學士本以為是老三胎里帶,元老太爺和他說過以后,汪學士松一口氣:“后天現學的?這個簡單,他要哪里上任就放他哪里上任,我讓人盯著他,再讓云世子盯著他,有點事情就給他狠狠一個教訓,直到他不敢。”

中秋過后的這幾天里,元三爺就要離京赴任去了。

留在京里的就只有元連、元秀、元慧和鄭留根,把慧姐放在心上不用再說。

汪學士接過慧姐的“天書”作業,搭眼一看大為滿意:“格弟啊,你的字又精進了。”

汪格撇嘴:“看清楚,這是我嗎?”

汪學士又看幾眼,皺眉道:“你幾時學會狂草似天書的壞毛病,前年咱們吃酒時說過,字是門面,也就必須得看的人明白才成,別學狂生癡士,意境雖好字卻連根拔了,那不如直接畫畫。”

汪格一樂:“兄長你也認不得?”

“我不認得,但是這字的承上啟下連接的很是巧妙,這字如果寫的清楚一些,不錯不錯。”

汪格笑道:“我也這樣看,所以我下午沒叫出慧姐來責備。”

“這是慧姐的字?”汪學士驚喜滿面,又仔細的把字從頭看到尾,嘖嘖稱奇:“這孩子寫字有天份,這字筆力也是好的,我竟然沒看出稚氣。”

“稚氣都隱藏在狂寫一氣里,這幅字整個就是一個狂字,上哪里還能看得出稚氣。”汪格說著,還是笑:“我不認得這是什么,又不好責備兄長剛認下的好孫女兒,請兄長自己看著辦,應該責備還是夸獎,您自己決定。”

汪學士也笑了,剛從衙門里回來的他本來有些疲倦,現在來了精神

:“格弟,你在我家里吃酒,我去見見老元,也讓他高興高興。”

汪格道:“何不請來一聚?”

汪學士苦著臉兒:“你也知道老元進京后,又找到一些老友,這些人天天盯著我,說我和老元聚一回,他們也要人均一回,中秋我請老元,還是和他們抓鬮贏了。”

汪格失笑:“那兄長請吧,剛我進門,你家世兄都從衙門回來,我尋他們吃酒去。”

他沒說等汪學士回來,汪學士和元老太爺一旦聊上,就不知道幾時才能回來。

汪學士往外面走,汪格想想,又追上一句:“記得問問寫的是什么字,我也學學。”

汪學士啼笑皆非:“你是先生啊。”

“先生怎么了,先生更要把字寫好。”汪格振振有詞。

元老太爺今天在護國公府用飯,面前一左一右坐著兩個兒子,對面坐著鄭留根,元慧自由活潑,大多時候在公主和國公面前用飯,據公主說帶上慧姐吃飯,可以多用半碗。

見到汪學士進來,元老太爺讓他一起用飯,侍候的人取碗筷時,汪學士把字紙展開來:“老元,你看。”

“這是慧姐寫的。”

“我都還沒有讓你猜,你倒知道我想說什么。”汪學士驚奇。

元老太爺笑道:“這有何難,新集先生們為此找過我多回,”他拿筷子點點:“這孩子要逃學了。”

“這寫的是請假條不成?”汪學士對著字又上看下看。

元老太爺趕快把嘴里的菜咽下去,否則怕笑噴出來,咽完,解釋給汪學士聽:“慧姐讀書比秀姐天份高,淘氣也比秀姐天份高,秀姐是第一個孫子,老妻時常陪著她,不容她淘氣。老妻不在,就讓秀姐管家,也沒有淘氣的鐘點。慧姐則不同,又有鐘點又有點子,她每當不想上學的時候,又不想被先生拿住把柄,就先給先生出難題。”

汪學士哈哈大笑:“原來這是難題?果然這是難題,我信了,我家格弟認不得這字,特意請教我,我也認不得,特意來見你。”

“我不認得,叫慧姐過來她也未必認得,為難先生時寫什么,全看她當時心情,有時候她寫面前書上的文章,有時候她寫自己會背的詩詞,還會自己做打油詩。有回新集白堂同她計較到底,把慧姐叫我面前,一定要讓她說出寫的什么字,她當場賦詩一首。”

元老太爺說到這里,元連笑的吭吭有聲,手里飯碗差點沒捧住。

元老太爺也是忍俊不禁一下,念道:“苦讀上下午,誰能比我苦,沒人買黃杏,黃杏也變苦。”

“哈哈哈......她真的這樣寫在作業里?”汪學士笑的也坐不住。

元老太爺笑道:“我想不是,這是現編而成。”

汪學士把天書重新看看,點頭道:“這不是請假條,這是慧姐逃學預戰書。”

_書迷正在閱讀:、、、、、、、、、


上一章  |  元府女姝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