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漢末之并州匪政 >> 目錄 >> 第五十四章 隴山防線大軍盡皆出動

第五十四章 隴山防線大軍盡皆出動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楊氏良家子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楊氏良家子 | 漢末之并州匪政 
漢末之并州匪政 第五十四章 隴山防線大軍盡皆出動
正文第五十四章隴山防線大軍盡皆出動

正文第五十四章隴山防線大軍盡皆出動

隴西、漢陽兩郡的戰事從正月一直打到二月,廝殺十分激烈。所有豪強都宣揚右將軍府強而無義,出爾反爾,要剝奪豪強們的特權。任憑韋端怎么解釋,右將軍府只解散部曲,不侵奪財產,兩郡豪強亦置之不理。

歸根到底,還是豪強自以為有功于右將軍府,覺得沒有彼輩,右將軍府斷然不可能輕松拿下兩郡。叛亂是彼輩往日里威脅漢室最常用的手段,往往郡中豪杰一鬧,漢室官員就會服軟妥協,以維持兩郡統治。

郡縣因為不滿中樞政策,降而復叛,十分常見。無論是漢光武帝劉秀,還是天可汗李世民都經歷過這種事情。

豪強叛變的果斷,右將軍府的處置也毫不拖泥帶水。

就一個字,殺。

哪怕其曾經有功,也不是叛亂的理由。而且張瑞相信,當初韋端招降彼輩時,不可能沒有談過利益與保證。如今對方一言不合,便發起叛亂,顯然不是真的無法忍受右將軍府的統治,而是想要爭取更多的特權。想跟張瑞玩會鬧的孩子有奶吃這一出,張瑞絕不肯妥協。

自己能打下這么大的領地,靠的從來不是妥協,而是麾下大軍戰力剽悍。于是張瑞親自下令,撤回一切談判溝通的使節,打到豪強徹底服軟,不敢再提任何條件為止。

從地方開始一統天下的好處在這一戰有所體現。所有領土都是一點一點蠶食進來的,若是不適應新的政策,叛亂的面積也會比較小,不會發生大面積的叛亂。

隴西、漢陽兩郡的叛亂,要獨自面對右將軍兩萬余大軍。哪怕激烈抵抗,玄黑色的浪潮還是緩慢而又堅定的從兩郡首府開始向四周擴散。

因為當初的歸附,導致右將軍府大軍直接駐扎在兩郡當中,叛軍無險可守,只能直面平叛大軍的兵鋒。形勢非常不利。

在隴西戰事如火如荼時,安定郡隴山險隘上的士卒正抱著長矛躲在巨石后方,躲避春寒料峭的寒風。

幾名士卒各舉一個皮囊,里面裝滿了屠蘇酒,豪邁的仰頭痛飲。

這是兵部為每名府兵都新配備的制式裝備,將校們都宣稱這是用皮革制成的,但軍中一直流傳,其實內里是豬牛胞(豬、牛的膀胱)所制。

但士卒們也不太關注真相,就算是豬牛胞制成的,眾人難道還能去找兵部大員訴苦不成?

堂堂主帥將軍都用這個東西,一群士卒也沒什么可不滿的。

更何況,這個東西可以輕便的攜帶大量烈酒,那就更讓人滿意了。

從去歲右將軍府治下豐收開始,全境就陸續解開了禁酒令。

屠蘇酒就是在烈酒里添加了大黃、白術、桂枝、防風、花椒、烏頭、附子等中藥浸制而成。具有滋補強健,防病療疾,驅邪避瘴等諸多功效,最適合在涼州這苦寒之地驅除風寒。

據說這酒是一個無孔不入的商人送到營中的。不論真假,這烈酒在軍中大受歡迎是事實。

幾名士卒大口灌下幾口烈酒,有人起身望了一眼山腳下的亂哄哄的亂軍大營。一股寒風吹來,吹散了其全身因烈酒剛剛涌起的熱意,又連忙縮回石頭后面。

士卒緊了緊衣領,抱緊長矛與烈酒,說道:“亦不知曉這戰事何時能結束。某已經兩年未曾回過家鄉,亦不知女兒是否還認識某。”

“汝才兩年?某自太原便跟隨君侯,到今年已經第五年,與妻子團聚時間總共亦不到半年。”

“哈哈!那汝妻可是凄慘,嫁給汝豈不是在守活寡?”

“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難怪汝已二十多歲,亦未摸過婦人胸脯!”

“大兄,來跟某說說這婦人啥滋味?是不是軟軟的,香香的?”

“這汝可問對人矣!那滋味咋說?就是……”

“快說呀……”

“快說,快說,張胡子,莫要賣關子!”

“急什么!容某想想咋么形容……就像雞子……雞子吃過吧?那剝掉殼,就像脫衣服,汝剝開一塊,就像脫掉一件,露出什么?那叫一個白,一個滑……”

“別說了,改日再說!”

“讓他說,為什么不讓說?”有人咽著唾沫焦急的反駁道。

“屯……屯長……”

聽著張胡子結結巴巴的話語,所有人立即一躍而起,身軀站的筆直。

走到眾人中間的年輕屯長,身軀挺拔,玉樹臨風,正是被謫貶的裴儉。

能這么快從一名府兵一路升到屯長之位,裴儉在戰場上的表現可一點也不像他外表那么斯文清秀。

每戰皆斬首數級的恐怖戰績,與冷酷血腥風格,使整個屯內所有老兵都對其敬畏欽佩。

偏偏這么血腥的人,平時說話又溫文爾雅,這格外凸顯話語中的殺氣:“某知曉汝等皆思念故鄉妻女。中樞已經昭示,打完涼州一戰,便休養生息,讓汝等歸家安享一年太平。”

“在歸家之前,汝等可愿再立功勛,帶一份豐厚賞賜回去,給妻兒子女豐衣增食?”

“愿之!”所有人大吼一聲。

“穿戴甲胄,由吾等去徹底結束涼州戰事!”

隨著士卒們列陣整齊,匯聚成軍,依次走出隴山防線。

隊列中的士卒偷偷拽了拽張胡子的衣袖,問道:“張胡子,汝從軍五年了,可能看出如今到底有多少人參戰?”

張胡子環視了一眼四面八方無邊無際的旌旗,咽了口唾沫,說道:“僅某能看見的校尉部旌旗就有十幾面,而在遠處還有密密麻麻的旌旗甲胄,怕是整個隴山防線大軍皆已出動。”

“乖乖類。整個隴山防線全軍出動,那不得光照山河?”

“讓汝平日里好好讀書,汝卻就知道想女人。那是光照日月,氣壯山河!”

張胡子引用的軍中豪言壯語十分貼切,當視線拉高,從云端向下望去。

只見一個個嚴整雄壯的鋼鐵方陣排列整齊,在寬廣的平原上布成一條筆直的鋼墻鐵壁長達十數里,徐徐如林的向前方推進。行進間,旌旗甲胄,光照天地。

在鋼鐵方陣后方,一隊隊的士卒牽馬而行,每名堅毅的士卒都一臉肅殺。

------題外話------

感謝書友光暗的君主打賞的1500起點幣

感謝二叔有2021梅嶺山的霧打賞的800起點幣

感謝書友20210714094456509打賞的200起點幣

感謝書友river打賞的100起點幣


上一章  |  漢末之并州匪政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