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超能交易所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章 意外的獎勵

第一百九十章 意外的獎勵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狂龍宇恒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狂龍宇恒 | 超能交易所 
超能交易所 第一百九十章 意外的獎勵
第一百九十章意外的獎勵

第一百九十章意外的獎勵

江離在他的腦袋上輕敲了一下:“好了,有生意上門,我得先去處理,等處理完了再說吃重慶火鍋的事情吧。”

江離說完,快步向著交易大廳的方向走去。

石頭的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失望地怪叫了起來,顯然對于突然到來的生意,十分的不滿。

南笙沖著石頭搖了搖手指,示意他不要再鬧。石頭無奈地飛回到南笙的耳環中,掛在了她的耳朵上。

南笙跟隨著江離,也快步向交易大廳走去。

交易大廳中,回響著蜂鳴的提示音。

江離走進,卻看到預約石上呈現的并不是預約者的名字,而是在結界中體驗的程亮的身影。

化身鬼厲裝扮的程亮,獨處于一個山洞房間中,痛苦地跪在地上,雙手抓住心口,正傷心地錘擊著,求救的信號正是他發出的……

看到程亮如此的痛苦,江離意識到他一定出了問題。

南笙也走進了交易大廳,看到程亮的反應,也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江離主動請命:“姐姐,程先生出事了,我進結界去看看。”

南笙卻擺手示意他等一等,然后將手一招,又將《誅仙》的小說變化出來,示意江離馬上用超能閱讀。

江離明白南笙的用意,只有真正了解了《誅仙》里的全部故事和背景,才能知道程亮是為什么事苦惱,才能更有針對性的幫助他解決問題,更好的體驗下去。

江離發動超能,快速地翻閱了誅仙的小說,并記錄下了所有的情節。

等到江離記錄完畢,南笙將手一擺,結界的入口在交易大廳內出現。

江離快速地通過入口進入,隨后入口關閉,大廳又恢復了原樣。

程亮跪在地上,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江離,短暫地沉默后,突然撲上前,一把拽住了江離的腿,痛苦地嚎哭著:“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

看著程亮痛苦的樣子,江離極力保持著鎮定,小心地詢問著:“程先生,到底出了什么事,為什么要如此傷心?”

“就差最后那么一點兒,大巫師死了,碧瑤沒有活過來……功虧一簣,功虧一簣呀……”程亮痛苦地嚎哭著。

江離這才明白,程亮現在感受的是《誅仙》小說中,鬼厲一段很痛苦的經歷。他千辛萬苦地從南疆請回了大巫師,希望他做法救活碧瑤。但在秘術即將成功前,大巫師卻先行殞命,功虧一簣。

從程亮傷心的狀態,江離能感覺到,碧瑤沒能復活,對他是有著巨大的沖擊,讓他難以承受,才發出了求救的信號。

“為什么不能讓碧瑤復活?幫幫我,我要讓碧瑤活過來!”程亮沖著江離撕心裂肺地吼叫著。

對于程亮此時的心情,已經熟悉了整個小說背景的江離,十分的理解。此時的程亮,已經完全成為了鬼厲,十年的苦等,才盼來這樣的營救碧瑤的機會,卻就這樣功虧一簣,也難怪他會沉底奔潰。

“程先生,你選擇的是體驗鬼厲后期的狀態,所以你現在所經歷的一切,都是按照小說中,鬼厲真實經歷的內容所推進的。如果按照你剛才的要求,復活了碧瑤,也就意味著改變了人物命運,那后續的發展,可能都和小說不一樣了。”

江離小心地向程亮解釋著,并提醒著他。

程亮是通過交易來進行7天的體驗,他和林青當時的情況不同。

這個結界本就是為他所設立,如果他真的想要改變劇情走向,體驗不同的內容,南笙和江離是可以幫他調整的,但他后面的經歷,的確就是沒人可以預知了。

“對,我要改變后續發展,蕭鼎寫的內容太悲慘了,我不要這樣的體驗,我要后面的一切都按照我的心意來發展,我要讓碧瑤活過來!”程亮大聲地嘶吼著,向江離表達著自己的訴求。

“好,馬上滿足你的愿望!”既然程亮如此的堅持,江離只能接受,替他去完成心愿,更改人物命運。

江離開始施展超能,黃光亮起,籠罩了他的身體,隨后向著四周散發,轉瞬間爆開,黃光分散向整個結界內的天空,隨后消融在空氣中,消失不見。

江離對面前的程亮說著:“程先生,一切已經如你所愿,碧瑤已經復活!”

程亮激動地看著江離:“碧瑤活了,真的活了?!”

江離平靜地點頭:“是的,你現在就可以去見她了!”

程亮欣喜地顧不得再和江離說話,快速地起身沖出房間……

江離不放心程亮的狀態,遲疑了一下,將身體隱形,然后穿透墻壁,跟上了程亮,暗中觀察保護。

程亮快步沖入寒冰石室,呆呆地看著還躺在寒冰石臺上的碧瑤。

碧瑤的雙眼微微地顫動,隨后慢慢地睜開。

程亮看著碧瑤睜眼,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碧瑤緩緩地坐起身,茫然地看著四周的一切,她的記憶還停留在十年前青云山上,她舍身擋在張小凡的身前,看著誅仙劍向他落下的那一刻……

“碧瑤,你終于活過來了?!”程亮激動地呼喊著碧瑤。

碧瑤仔細地辨認著面前的人,才終于認出了他:“你,你是張小凡?你怎么會變成了這個樣子?!”

此時程亮的裝束已經是變成血公子之后的鬼厲,而在碧瑤的記憶中,張小凡還是那個懵懂的青云門弟子,兩者之間的變化實在太大了。

“十年了,你終于活過來了,真的太好了,你別急,我會把一切都慢慢的跟你講清楚。”程亮向碧瑤做著解釋。

碧瑤遲疑地看著面前的程亮,輕輕點了點頭。

程亮拉著碧瑤一起坐下,開始向她講述了這十年來發生的一切……

看著兩人的狀態越來越親密,江離長出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可以退出結界,不用再擔心程亮,可以讓他繼續自己的體驗。

一道黃光閃光,江離返回到的大廳中……

“他到底還是選擇了變更命運?”南笙看著返回的江離,開口詢問著。

南笙一直也在外面觀察著水晶石的景象,對于程亮的訴求,和江離的回應,她都看在了眼里。對于程亮的決定,她隱隱地感到了一絲不妥。

江離點頭回應:“是,他選擇了讓碧瑤復活,看得出,化身鬼厲的他,對碧瑤的感情非常深。現在碧瑤活了,他正在跟碧瑤講述這十年的經歷。看來修改命運的結果,還是讓他很開心,我也很欣慰我可以幫到他。”

“改變了命運,看似現在得到了滿足,但真的會是最好的結果嗎?”南笙卻在這時自言自語地詢問著,“后續的一切可能都會隨之發生變化,希望他真的做好了承擔這一切的準備。”

“姐姐,您是有什么擔心嗎?”江離對于南笙的反應感到十分詫異,他不太理解,為什么南笙會有這樣的疑慮,“程先生本來就是想要圓自己的夢想,進行的體驗,當然是要自己爽,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南笙看著江離,想要解釋,卻又停住。她遲疑了好一會兒,沒有回答江離的問題,反而開口詢問著。

“江離,如果給你一個機會,讓你重新回到你我相識的那個夜晚,你還會進行交易,用你的剪紙技能換取錢財嗎?

對于南笙提出的這個問題,江離一下愣住了。自己的命運就是從那天晚上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時光倒流,真的給自己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自己會怎么選擇?江離一時還真的難以給出答案。

看到江離不回答自己,南笙繼續追問著:“那我再問你,如果當時你得到了那12萬,沒有繼續去玩游戲,讓人把錢騙走。而是好好給妹妹看病,認真在寰宇公司做助理的工作,現在還和奶奶、妹妹生活在一起,你愿意嗎?”

這個問題,江離就更加難以回答了。進入之后,他已經逐漸適應了這里的一切,心思也從最開始的一味表現,變得平和下來,想得只是如何去盡力地處理好每一次交易。

雖然腦海中也曾不時閃過奶奶和小妹的影子,但知道他們生活的很幸福以后,也就坦然了下來,他從來沒想過,如果一切回到以前,會是什么樣子……

南笙提出的問題,讓江離茫然。到底是回到過去,繼續那種貧窮、平淡但充滿溫情的日子好;還是現在到了,衣食無憂,永生不滅的為吉特收集超能天賦的日子好,他自己也無法做出選擇和判斷。

“覆水難收,破鏡難圓。知道為什么從一開始我就說過,不能實現違背自然規律的愿望,也就是死不能復生嗎?就是因為已經經歷過的一切都不能再重來,每個人的人生也不能復制,有時候嘗試去改變過往已經發生的事情,得到的結果并不一定就真的是最好,最滿意的。”南笙看著江離,平靜地講出了自己的感受。

“知道了未來,會產生莫名的恐懼而止步不前;而改變了過去,又會因為生活軌跡的再次改變,而失去了現在擁有的一切。姐姐,您想說的,是這個意思吧?”

此時的江離,已經無需南笙再過多的點撥,馬上就明白了她背后的深意,也覺得南笙說的非常有道理。

“世界上沒有后悔藥,這個道理其實很多人都懂,可偏偏就總是有人想著可以更改自己的人生,甚至去反悔自己做過的決定。但沒有人知道,更改之后的人生,是不是就真的更好?”

“就好像當年的崔德勝,預知了崔麗的人生可能會有危險,然后就千方百計的想要去阻攔,破壞她和周鶴鳴在一起,但最后的結果,卻險些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如果不是最后崔麗用超能交易化解了危機,那崔德勝嘗試更改自己和女兒人生的結果,又到底是好還是壞?!”

江離的話讓南笙聽了非常的滿意,她贊許地微微點頭:“一切的人生選擇都是自己的決定,既然已經決定,就沒必要后悔。你又怎么知道,真的回到過去,改變了一切,結果就真的如意?還是一切順其自然為好。”

“姐姐說得是,我受教了。”江離誠懇地向南笙道謝。

“談不上指教,不過是和你探討一番自己的感悟而已。目前看起來,程亮在結界中的體驗,他還是很滿意,楊靖的交易也得到了他想得到的結果。這兩筆生意都處理的不錯,看來你的體驗行動真的很成功。我也是時候給你一些獎勵了。”

南笙稱贊著江離,并提出要給他獎勵。

江離趕忙謙讓著:“別,這點兒小事,還要什么獎勵,咱們剛才不是說了要一起吃火鍋慶祝嘛,這樣就可以了……”

“論功行賞,這是一貫的原則,這也是激勵你更加進步的動力。”南笙堅持著要給江離獎勵。

“好吧,那姐姐準備獎勵我什么?”看到南笙的態度很堅決,江離也不再推辭,反而是充滿好奇地詢問著……

南笙微笑著取出了一根項鏈遞給了江離:“拿著?”

江離疑惑地看著南笙,對她的行為什么不解:“不是吧,姐姐,您就獎勵我一根項鏈?這有什么用啊?”

江離仔細地打量著手里的項鏈,除了造型特殊一些之外,也看不出使用什么材質所做,并沒有看出哪里值錢。

南笙沒有回答江離的問題,石頭卻化身小精靈,從南笙的耳環里飛了出來,落在了江離的面前。

石頭看著眼前手握項鏈一臉懵逼的江離,露出了嘲笑的表情,向他做起了鬼臉。

看了石頭的反應,江離更加的奇怪,這項鏈難道還有什么玄機和秘密不行,但從外表上的確看不出來,實在是太過平平無奇。

南笙看著江離的反應,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卻不著急點破,只是笑而不答,微微抬手,示意江離將手中的項鏈接過去帶上。

看到南笙如此堅決地要把項鏈交給自己,江離意識到或許其中真的有秘密,所以忍住內心中各種不情愿,從南笙的手里接過了項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謝謝姐姐,我們是不是可以出發去吃重慶火鍋了,再不走,我估計石頭就要吃人了。”看著石頭不斷露出夸張的表情,江離一邊向南笙道謝,一邊提醒著。

南笙微笑著點頭:“好,我們這就走。不過既然是要吃火鍋,我知道現在紐約蘇富比拍賣行正在拍賣一塊上好的白松露,你去幫我拿回來,我們一會兒可以享用……”

江離微微一怔,雖然不明白南笙為什么會給自己發出這樣的指令,讓自己在這個時候去搞什么白松露,但身為助手,執行老板的命令是必須的。

江離立刻低頭回應:“是!我馬上就去!”

江離剛要施展超能畫出傳送陣,南笙卻擺手制止了他:“你等等。”

江離疑惑地看著南笙,更加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用意。

“有必要親自傳送過去拿嗎?用你的隔空取物,不是直接就能拿過來嗎?”南笙向江離提議著,語氣說得輕描淡寫,似乎在說的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江離被南笙這樣一說,卻立刻尷尬了,當初他已經把隔空取物交易給了交易所。

按照規定,已經被交易所庫存的超能,任何人也不可以私自挪用,江離可不想再去承受一次烈焰焚身的痛苦,只能向南笙做著解釋。

“姐姐,你忘了我已經把隔空取物交易給了嗎?現在這項超能還在倉庫里,我已經無權使用。而且,我原來的隔空取物超能,也有距離限制,做不到可以直接橫跨大洋,從世界的另一端把東西拿來。”

南笙微笑著提醒江離:“先別急著說不行。你打個響指,然后再試試施展你的隔空取物,看能不能把白松露拿來。”

江離知道南笙這邊安排必有深意,也不敢再違拗。他遲疑著按照南笙說的,打了個響指。

江離胸前的項鏈發出了一道白光,隨后他向以前一樣施展出隔空取物的超能,凌空抓去,當他的手收回時,竟然真的抓來了一塊白松露……

江離驚訝地看著自己手里的白松露,又轉頭看著南笙,不敢置信地:“姐姐,這,這是怎么回事?”

在他剛才施展超能的時候,他清晰地感受到了超能的威力遠勝從前,直接穿過了維度空間,從紐約拿回了正在被拍賣的那塊白松露。

“按照當初我和主人的約定,即使我是的老板,也不可以擅自去動交易所的交易物。你作為助手,可以擁有的超能,就更受到限制。但有時候,交易者提出的愿望,是千奇百怪,不一定主人賜給我們的基礎超能,就足以滿足交易者的需求。”

“遇到這樣的局面,如果我們每次再臨時去找主人,請他激活超能,去滿足交易者的愿望,就太浪費時間。所以我和主人商議后,選擇了一個折中的方法。”

“主人賜給我兩件飾物,一件是我的耳環,一件就是我剛剛給你的項鏈。只要戴上這兩件飾物,打響指,就可以激活飾物自帶的超能。

“飾物自帶的超能?這是什么意思?”江離顯然沒有弄明白,南笙所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飾物自帶的超能,就是激活后,就可以讓佩戴者,在10分鐘內可以獲得倉庫內已經擁有的各種超能和天賦,并隨意施展。”

“十分鐘時間過后,間隔一小時,就可以再次施展,這樣的方法,讓我們既沒能完全去擁有倉庫內的各種超能,但十分鐘之內可以調動,基本可以滿足和交易者交易的需求,實現他的愿望。

南笙將所有的細節,一一向獎勵解釋清楚,讓他明白了為什么他可以突然擁有如此強大的超能,以及未來要如何使用。

南笙向江離做著解釋:“以前我一直自己戴著耳環,那條項鏈從于浩死后,我就收藏了起來,現在它屬于你了。”

江離沒想到這兩件飾物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威力,也明白了為什么南笙可以施展很多他聞所未聞的高級超能,原來是耳環帶給她的。

現在南笙居然要賜給他,同樣可以擁有更多高級超能的飾物項鏈,這實在是讓江離受寵若驚,他惶恐地回應著:“姐姐,為什么突然要給我這么重的獎勵?”

“我剛才已經說過,為了讓你有動力繼續努力。其實在你進入的時候,我就應該給你,這是主人給助手提供的方便。但當時你只是擁有一些簡單超能,就到處去報復捉弄人,我擔心你擁有了更多超能會加倍地胡鬧,更加難以約束。所以我就一直收藏著,才一直拖到了現在。”南笙絲毫不掩飾地說出了自己當時的心態。

江離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是,我當時的確是太胡鬧了。也讓姐姐費心了。

隨后,江離正色地:“謝謝姐姐對我這段日子的教誨,也謝謝您現在對我的信任,我一定不負所望。”

說出這番話,是江離明白,南笙在這個時候選擇給自己這件飾品,既是對自己的獎勵,也是對他這段時間表現的認可,同時也代表著一種信任。信任現在的江離,可以把握好自己,即使擁有更多的超能力,也不會胡來,所以他也要給南笙的信任,一個堅定的回應。

南笙聽著江離的話,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用意,輕輕點頭,表示贊許。

南笙明白,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此時的江離已經完全成熟,配得上這樣的信任……

石頭看著兩人不停地相互表白,終于按捺不住自己對于美食的渴望,跳出來沖著二人,手舞足蹈地跳著,并從口中不斷地發出怪聲,似乎是再提醒二人,不要忘了去重慶吃火鍋的安排。

南笙和江離轉頭看著石頭,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現在的確是該放松下來,享受美食的時間了……


上一章  |  超能交易所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