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空間重生之農門福女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前車之鑒

第三百五十一章 前車之鑒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4日  作者:禾木火每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禾木火每 | 空間重生之農門福女 
空間重生之農門福女 第三百五十一章 前車之鑒
第三百五十一章前車之鑒

第三百五十一章前車之鑒

慶安長公主的苦苦相逼,讓皇上有幾分惱火。

皇上的眉頭皺得更深了,語氣比之前沉了幾分,“皇姐,朕已經說了,青巖他已經心有所屬。”

皇上覺得自己已經說得很直白了,慶安長公主依然苦苦哀求,那不是為難他嗎?

慶安長公主見皇上的臉上泛起慍色,知道自己惹皇上不高興,但又不甘心就這樣放棄。

于是說道:“皇上,青巖貴不秦王,將來,府上除了有王妃外,一定還會有側妃,對吧?

澤源這丫頭,性子從小就倔,認準的事,總是一條道走到底。臣就澤源一個女兒,臣看不得澤源她傷心呀。

皇上,青巖心悅花家丫頭,那他娶花家丫頭做正妃,娶澤源做側妃,這樣可好?”

皇上沒想到,慶安寧可讓女兒做側妃,也要將女兒嫁給青巖。

慶安長公主見皇上不應答,從錦凳上滑到地上,跪求道:“皇上,臣膝下就澤源一個女兒。臣別無所求,唯求女兒能趁心如意。澤源想嫁給青巖,隨侍在青巖身邊。還望皇上能成全澤源的一番癡情。”

皇上看著跪在地上慶安,沉默片刻,說道:“皇姐,你先起來。這事,容朕思量一二,再給你回話。”

慶安長公主以為,她退一步,接受女兒做秦王的側妃,皇上會立即應下她的請求。

沒想到皇上還是不松口,可那是高高在上的皇上,她就算心有不滿,也不敢造次,更不能表現出絲絲不滿,只得欠身謝恩,“謝皇上隆恩。”

皇上擺了擺手,“皇姐你先別謝,這事兒,朕需得征詢青巖的意思,若是青巖不答應。朕也無能為力。”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慶安長公主之所以求到皇上這兒,就是想打打親情牌,

借皇上的金口玉言一口定下此事,讓其沒有反轉的余地。

哪知皇上不按她的預想來,這事于皇上,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皇上連這點情面都不愿意給她,慶安長公主心里很是失落。

看著皇上說道:“皇上,臣就澤源一個女兒。

皇上,臣求你幫幫澤源好不好?

臣的要求并不高,秦王他心里有人,咱們澤源不爭不搶,甘愿做側妃。

一個側妃的名份,皇上也不愿意給澤源嗎?

說起來,澤源也是皇家血脈,皇上,求你看在咱們姐弟的情份上,幫幫澤源,好不好?臣求皇上了!”

說完,剛站起身來的慶安長公主再次跪地懇求。

皇上無比頭痛的看著地上的慶安長公主。說道:“皇姐,同是天下父母心,你讓朕體諒你,你也該體諒體諒朕。

澤源是你的心頭肉,你想你的澤源稱心如意。

皇姐有沒有想過,青巖也是朕的長子?

而且,朕對他還有二十年的虧欠,皇姐希望自己的女兒稱心如意,朕也希望朕的兒子能如意稱心。

這是同理心,皇姐有為朕想過嗎?”

慶安長公主驚恐的看著皇上,她與皇上雖不是一母所生,感情也算親厚,幾十年的交往,皇上的話語極小,平常總是聽得多,說得少。

在她的印象中,她從未見皇上一口氣說過這么長的話。

皇上并沒有因為慶安長公主驚恐的表情而停下來,話匣已經打開,他索性將自己的話說完。

于是接著說道:“澤源是朕的外甥女,她也是朕看著長大的好孩子,朕打心底里希望她能遂心如意。

但是,世間事,又哪能樣樣如意?澤源還是孩子,這些道理她不懂。皇姐幾十歲了,這些道理該懂得。

皇姐作為澤源的母親,應該好好勸導她。而不是一味的順著她。”

慶安長安主聽到皇上說前半段,很是欣慰,待皇上的話鋒一轉,慶安長公主的心立馬懸起來。欠身應道:“皇上教訓得是,可是,澤源她……”

不等慶安長公主說完,皇上將她的話打斷:“不用可是了,朕明白皇姐的心情。

說來說去,還是皇姐舍不得澤源難過。

這樣吧,朕的五個兒子,除了青巖外。朕還有四個兒子,這四子中,老五賢王已成親。

除青巖與老五外,其余的齊王,陳王,楚王。

這三人中,澤源她隨便挑一個,朕給她賜婚,讓澤源做他們的王妃。

當然,若澤源愿意做賢王的側妃,朕同樣可以下旨賜婚。如何?”

慶安長公主愣怔的看著皇上,一時回不上話來。

皇上說道:“皇姐回去好生想想,想好了,進宮來給皇上說一聲,朕給澤源賜婚。”

慶安長公主回過神來,急急的問道:“秦王不可以嗎”

皇上嘆口氣,說道:“你是朕的皇姐,朕給你說句心里話吧。

你也知道青巖之前是如何苦過來的。這孩子,小小年紀,受了太多苦,朕想想就心痛。

朕無法讓時光倒流,也無法回到他的童年……如今,朕唯一能為他做的,就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讓他順心如意的活著。

關于他的親事,他的正妃也好,側妃也好,是要與他在一個屋檐下生活一輩子的人,由他自己定,朕會尊重他的想法。

青巖喜歡的,朕想盡辦法撮和,青巖不喜歡的,朕會給他摒得遠遠的,不礙他的眼。”

聽了皇上的話,慶安長公主無言以對,她知道,皇上的心意已決,她再多言只會惹惱皇上了。

慶安長公主朝皇上欠身道:“謝皇上隆恩,臣告退。”

皇上說道:“去吧。記住,朕給澤源的機會,只此一回。澤源什么時候想明白,皇姐什么時候進宮來先告訴朕。”

慶安長公主離開后,皇上對高公公道:“讓人傳秦王進宮覲見。”

高公公立即欠身退出御書房去作吩咐。

慶安長公主從宮里出來,到宮門口上車后,隨侍的孫嬤嬤問道:“長公主,接下來來咱們去哪里?”

慶安長公主神情恍惚的靠著車廂,“不急,讓本宮先靜會兒。”

孫嬤嬤欠身應下,轉身吩咐車夫。

慶安長公主接過孫嬤嬤遞過來的茶,低頭抿了起來。

“青巖喜歡的,朕想盡辦法撮和,青巖不喜歡的,朕會給他摒得遠遠的,不礙他的眼。”

皇上的話在慶安長公主腦子里久久回響。

慶安長公主知道,這話,皇上不是說說而已,而是會說到做到。

英國公府的呂子勛就是前車之鑒。

她只有澤源一個女兒,她不能讓澤源出事。

孫嬤嬤見長公主若有所思的樣子,沒敢出言叨擾長公主,只安靜的坐在邊上,打起十二分精神,隨時注意著長公主的一舉一動。

慶安長公主直坐了一盞茶的時間,才對孫嬤嬤道:“回府!”

孫嬤嬤立馬對車夫吩咐道:“回府!”

一路上,慶安長公主想著皇上的話,皇上給澤源選擇的機會,只此一回。

澤源該如何選?澤源會如何選?

富貴榮華全在一念之間。

慶安長公主回到長公主府,問道:“駙馬回府了嗎?”

下人回道:“回長公主,駙馬回府了,回來有一刻鐘了。”

慶安長公主轉頭吩咐孫嬤嬤道:“讓人請駙馬與郡主到映月閣來見本宮。”

孫嬤嬤曲膝應下,轉身吩咐下去。

下人去尋澤源郡主時,澤源郡主正與蘇澤蓮在熙苑閑話。

聽了下人的稟告,蘇澤蓮起身告辭:“長公主一定給郡主帶回好消息了,

郡主趕緊去見長公主吧,我先回府了。郡主的好事定下來后,記得請客喲。”

澤源郡主笑得百媚千嬌,連聲道:“好好好,等皇上賜婚的圣旨下來了,我給二姊買一副上好的頭面。”

蘇澤蓮的眼睛頓時亮了,喜笑顏開的說道:“那我要坐等郡主的大禮了。”

澤源郡主跟著蘇澤蓮出來,邊走邊說道:“行,二姊得閑去銀樓轉轉,看看喜歡那家的款式,選好了,到時我去給二姊付銀錢。”

澤源郡主說得蘇澤蓮心花怒放。

蘇澤蓮挽起澤源郡主的手蹦跳著往前走,眉宇間盡是喜色,奉承的話脫口就來,“郡主不愧是要做王妃的人,待人接物自成一股氣勢。行,我從這兒出去就去看看。”

“去吧!”

澤源郡主將蘇澤蓮送出二門,轉身急急的往映月閣而去。

進屋給坐在上首的長公主見禮后,忙問道:“母親,怎么樣?皇上說什么時候下旨?”

慶安長公主看看滿臉期待的女兒,心里說不出的滋味,抬手指了指邊上的錦凳示意道:“先坐下。”

澤源郡主欠身應道:“對不起,女兒失態了。”

慶安長公主擺擺手,“不用拘緊,母親沒有怪你的意思。你先坐下。等你父親過來,我再慢慢與你說。”

“公主所言何事?”蘇懷野跨進屋來。

澤源郡主見蘇懷野進來,起身見禮。

長公主看一眼孫嬤嬤,孫嬤嬤會意,將丫鬟婆子帶出屋。

慶安長公主等蘇懷野與澤源郡主坐下后,說道:“今兒喚你們過來,是有事與駙馬與澤源說。”

說著,慶安長公主將進宮面圣的事大致說了一遍。擔心女兒聽了難過,慶安長公主省去了事關秦王的那部份。

聽完慶安長公主的話,蘇懷野興奮得有些坐不住了,側身看向慶安長公主問道:“公主,皇上的意思,齊王,陳王,楚王,他們仨,不管是誰,只要咱們澤源愿意嫁,便是王府里的王妃了?”

長公主看著兩眼冒光的駙馬,點點頭。“是,皇上是這么說的。”

與蘇懷野的興奮相比,澤源郡主則是一臉的失落。

長公主看著落寞的女兒,心里又涌起一陣難過,輕聲問道:“澤源,你是怎么想的?”

澤源郡主看向長公主,問道:“為什么沒有秦王?女兒以為,母親明白女兒的想法。”

慶安長公主見澤源如此,嘆口氣,如實的說道:“皇上說秦王心有所屬了。”

澤源郡主脫口說道:“那個狐媚子是花嫣然,對嗎?”

蘇懷野一臉茫然的看著女兒,問道:“澤源,好好的,你怎么罵上人了?嫣然郡主惹你了?”

蘇澤源氣惱的站起身來,對著蘇懷野吼道:“對,她惹我了,我就看不慣她那副模樣。天生一副狐媚樣,看著就讓人來氣。”

蘇懷野見女兒朝她嚷嚷,心里的怒火直往上竄,站起身瞪著蘇澤源,“你不得了,要反了,要上天了。敢對著你老子吼。你的孝道呢?”

慶安長公主趕忙起身拉住蘇懷野,勸慰道:“駙馬了息怒,澤源她心情不好,說話沖了點,她不是跟駙馬嚷嚷,澤源她是與自己氣。澤源,趕緊給你父親道歉。”

慶安長公主安扶完蘇懷野,轉頭沉著臉對蘇澤源說道。

蘇澤源并不畏懼蘇懷野,蘇懷野就是訓斥她,她也沒將他放在心里。

但蘇澤源畏懼慶安長公主,這個家里,慶安長公主是她唯一怕的人。

聽了慶安長公主的話,蘇澤源收斂了自己的壞脾氣,朝蘇懷野福了福身,垂首說道:“父親,對不起,女兒不該朝你大聲說話,請父親原諒女兒。”

蘇懷野板著臉,沒有看蘇澤源。

慶安長公主拉了拉蘇懷野的衣袖,朝他遞了個眼色,嘴里說道:“女兒都道歉了,駙馬也別生氣了,就原諒女兒吧!”

蘇懷野轉頭看眼蘇澤源,“坐吧!”

蘇懷野雖然還板著臉,聲音卻緩和了許多。

慶安長公主見父女二人重新坐到位置上,微微松了口氣,坐下身來端起茶杯抿茶。

蘇澤源看向慶安長公主,哀求道:“母親,女兒只想嫁給秦王。”

蘇懷野說道:“皇上不是說秦王心有屬了嗎?秦王心里有人了,你怎么嫁給秦王?”

蘇澤源不接蘇懷野的話,一雙眼睛定定的看著慶安長公主,等長公主給她回話。

慶安長公主嘆息道:“是呀,秦王已經心有所屬了,要想做王妃的話,秦王府這邊是行不通了。”

蘇澤源脫口說道:“母親,只要能嫁給秦王,做不了王妃,女兒做側妃也愿意。”

蘇懷野聽到這里,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訓斥道:“胡鬧,你一個堂堂的郡主,母親還是長公主,你甘愿去做側妃?”


上一章  |  空間重生之農門福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