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成了非洲獅王 >> 目錄 >> 第八十五章 保護區的賊

第八十五章 保護區的賊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霓虹雨夜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霓虹雨夜 | 我成了非洲獅王 
我成了非洲獅王 第八十五章 保護區的賊
第八十五章保護區的賊

第八十五章保護區的賊

渥太華獅群奪得水源的使用權后,度過了平穩的一周。

然而草原干旱的形勢卻越發嚴重,水塘里的水已經干涸,只剩下三三兩兩的淺水坑,動物們大半都已離開,而留下的大多數也喝不到水。

如今為了搶奪這有限的水源,獅群不得不和其他族群發生戰斗。

渥太華一頭母獅死在了水牛的圍攻之下,另外一頭脖頸被角馬的犄角掛穿,硬挺了幾天后,也一命嗚呼。

楊弘毅沒辦法阻止這種事發生,要喝水必須到河床中央去,如今那里全是狂暴的水牛、角馬,它們完全不畏懼獅群。

兩天之后,水塘徹底枯竭,看不到一絲水了。

這片草原的動物全部離開,又向其他地方遷徙而去。

楊弘毅站在漫野勒提河床上,望著遠去的動物,不禁心想,連這里都沒有了水,哪里還會有水呢。

整片大地徹底陷入了干旱,有些地方的土質已經完全硬化,要不了多久,就會開裂。

現在的薩比森,恐怕真是赤地千里之景象。

接下來幾天,獅群都沒有獵物可捕,只能又在河床上挖了一些肺魚充饑。

整個獅群都陷入了饑餓之中,不安的氣氛在營地上空飄蕩。

朱莉趴在草叢里,似乎快要不行了,蓋亞和之前的斯巴達母獅們都圍在它身邊。

楊弘毅來到這頭老母獅身前,低下頭顱,任憑它用獅掌撫摸自己的鬃毛。

朱莉今年可能已經14歲了,是真正長壽的獅子,它伴隨西街聯盟走過了最輝煌的歲月,又見證了壞男孩的崛起,還養育了蓋亞這樣的出色女兒,讓其成為北部獅群的領袖。

它并沒有多少遺憾,能這樣寧靜祥和的離去,對于獅子來說是莫大的幸運。

楊弘毅尊敬這位老領袖,是它將斯巴達的幾只雄獅辛苦拉扯而大,沒有它,或許也就沒有壞男孩的今天。

麥森和斯巴達的其他母獅離去后,朱莉便總是形單影只,或許它已經累了,就這樣離去也好,不再需要忍受這世間之苦。

當朱莉一臉祥和地閉上了眼睛時,楊弘毅帶著北部獅群離開了這里,它不希望發生有獅子餓吃朱莉的事件。

獅群雖然餓,但絕對不能干這種事,否則一旦以后再出現饑荒,很有可能便會殺戮同伴取食。

他沿著地上留下的蹄印找尋動物的身影,但動物們一直沒有停下腳步,獅群沒辦法捕獵。

傍晚的時候,獅群不得不臨時扎營休息。

楊弘毅趴在河岸邊,真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水和食物都沒有,獅群過得很艱難,今天有幾只小獅子似乎已經中暑,也不知道能不能挺過去。

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裝動物的貨車又從遠處駛來。

這些天楊弘毅已經看到好多輛這種車經過草原,不知道要做什么。

他好奇地跟著車轍印尾隨而去。

貨車一路行駛,經過草原,到達一處矮丘陵地帶便停了下來。

司機和一名工作區人員跳下車,用遙控裝置將鐵籠子的柵欄升起。

頓時鐵籠子里的羚羊便紛紛跳了出來,來到了這片草原。

放了這些動物后,兩人便上車離去。

楊弘毅在遠處望著這些羚羊,發現它們很獨特,之前從來沒見過。

它們有著黃褐色毛皮,額頭、雙頰、鼻梁處有大塊的黑斑,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高高直直的犄角,彷如兩個細長錐子。

楊弘毅并不是知道這是保護區引進的新物種,貝薩羚羊,喜歡生活在干旱草原,已經瀕臨滅絕,是保護區花了大價錢買過來的。

這批動物進過來,已經在保護區營地養了許久,因為上面的一個決定,不得不現在放出來。

楊弘毅只見這些新來的家伙似乎不熟悉這片區域,站在原地觀望了許久,也不知道要去哪。

這一幕頓時令他大喜,急忙悄悄離開,回到北部獅群,召集了二十頭母獅,以及莫瓦斯兄弟和冥河男孩。

它們在楊弘毅的帶領下,離開營地,來到貝薩羚羊放生的地方。

楊弘毅讓母獅散開,將整片丘陵團團圍住,慢慢朝里面推進。

而雄獅則在外圍策應,一旦有漏網之魚,上去補刀。

捕獵的獅群迅速形成一個環狀的包圍圈,確保了每片區域都有一只獅子就位。

貝薩羚羊站立的地方是兩個矮丘陵之間灌木地帶,所以當獅子們出現在坡上時,它們才注意到有敵人出現。

幾十頭羚羊嚇得下意識就亂竄。

但渥太華包圍圈已成,二十多頭獅子迅速從坡上沖下,將羚羊夾在中間。

羚羊數量眾多,母獅們輕易就能逮到一只。

而那些從空隙躍出,想要逃命的羚羊則被后面的雄獅抓住。

一時間,新來的物種遭受了噩夢般的襲擊,大大小小的羚羊全被渥太華獅群咬死,最后只逃出去了一半,保護區損失慘重。

楊弘毅看著地上躺了二十多頭羚羊,很是滿意,這個伏擊計劃很是成功,母獅們的配合也很好,幾乎每一只都有捕獲到獵物。

他先呼喚看守營地的母獅將剩下的獅群帶過來,然后開始分配食物。

羚羊數量眾多肯定是夠吃的,所以不用著急,他先讓母獅們咬開一頭羚羊的脖頸,讓血液流出當作水源,先讓中暑的小獅子們喝了一些。

接著其他羚羊的脖子也一一咬開,為成年獅子供水。

獅子們都貪婪地飲著鮮血,在這種旱季,一點水分都十分寶貴,更別說整頭羚羊的血液了。

而開腸破肚后,羚羊的內臟同樣有著不少的血液,渥太華獅群緩解了多日來的缺水危機。

接下來幾天,楊弘毅就帶著獅群在附近,極盡可能的獵殺貝薩羚羊,幫它們當做移動的水源和食物。

一個星期不到,所有貝薩羚羊都被偷殺完畢,薩比森引進的新物種滅絕了一個。

等到保護區發現這個事實時,渥太華獅群早已轉移到而來其他地方。

它們仿佛找到了生存密碼,也不再長途跋涉去找尋水源,而是待在一個地方,等待瘋狂找水的動物出現,盡可能的圍獵捕殺,用它們的血液來填充干涸的身軀。

而保護區裝載動物的車輛更是成為了它們眼中的香餑餑,一經發現,便會立刻報告楊弘毅。

北部引進的動物,正在渥太華獅群的偷殺下銳減,保護區每天都在不停虧錢。

渥太華獅群已經有別于其他獅群,它們有了一套全新的生存模式。


上一章  |  我成了非洲獅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