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 >> 目錄 >> 第九十一章細說明教(九百月票加更)

第九十一章細說明教(九百月票加更)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6日  作者:廢紙橋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廢紙橋 | 萬界競技 | 開局我選張三豐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 第九十一章細說明教(九百月票加更)


“師弟!”

“師弟!”

“師弟!”一聲雷鳴,驟然將黃藥師渙散的心神給重新拉回來,同時也為其日漸虛乏的身體,注入了一股活力。

“你的心不定了!心定不住,氣就會散亂,若是如此你這一身強大的內力,反而會害了你。”曹柘嚴肅的對黃藥師說道。

經過曹柘長時間的研究發現,除了少數專走陽脈或者專走陰脈,以突出殺傷力,不注重蘊養自身的內功之外,絕大多數內功修行后,所產生的內力,其實對身體都有一定的滋養作用。

按道理,內功越是深厚,活的時間就越長。

長生不敢說,到了五絕這個層次,應該一百多歲是輕而易舉才對。

但是此方世界,古往今來,即便是武林高手,也很少有真正長壽的。

歸根結底,便在于這些高手的內力渾厚,卻又往往不夠凝練,等到年紀大精力不充沛后,就對內力失去了掌控力,導致自身氣息大亂,內力越深死的越快。

黃藥師修煉《天蠶神功》雖然正在補足各方面的缺漏,卻畢竟還沒有積蓄滿結繭的功力,沒有經過蛻變重生,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一旦心神失守,很容易走火入魔而死。

“看來是我表現的太突出了些,對他造成了心靈沖擊。”

“或許,需要先暫且換一個師父了!”

“也罷!洪七公和一燈會的雖然沒有黃藥師多,但是知識面也算是廣,特別是洪七公,這些年走南闖北的,見過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對我開闊視野,也是有幫助的。”想到這里,曹柘便對黃藥師說道:“黃師弟!貧道此處有兩件要事,還得勞煩你去辦一辦。”

“不知師弟是否能代替貧道去走一遭?”

黃藥師原本被曹柘打擊的心灰意冷,如今回過神來,驚了一身冷汗的同時,反而躺平看開了,暗道又是黃藥師記憶里的傲氣作祟,害得他差點直接殞命退場,幸而有曹柘及時將他拉了回來。

“掌教師兄有什么吩咐,盡管道來。”

“老夫定然為您辦的妥帖。”黃藥師自信道。

只要不面對曹柘,黃藥師自信這天下,沒有什么事對他而言是有很大難度的。

曹柘道:“我知曉有一處絕情谷,里面有異種情花,被情花毒刺刺中之人,若是心中有情欲之念,便會痛苦不堪,生不如死。情花花叢之中,當有斷腸草,可解情花之毒。勞煩師弟將這情花與斷腸草取回,且帶回些根莖、種子以作栽培之用,此乃第一件事。”

曹柘要情花,倒不是制作毒丹用來控制人。

這種手段,對他而言太低級了些,便是他真想要用類似的手段去控制人,生死符制作起來,可要比用情花方便多了。

這世間萬物,一草一木,有其害便有其益。

曹柘很想試試,將情花與斷腸草合煉一爐,再輔佐以其它優質藥材,以他獨特的煉丹手法煉制,能制作出什么丹藥來。

此方世界,雖然有各種天生異種,靈奇妙物,但多數屬于機緣巧合而成,可遇不可求,極難復制。

情花和菩斯曲蛇算是少有的功效奇特,卻又可以大規模培育的奇物。

菩斯曲蛇對生存環境的要求特殊,早先幾年,曹柘只是安排一些武當弟子在那處無名山谷附近駐守,時常取一些蛇膽送回武當山,讓黃藥師煉制成藥丸后,賜給對武當有功績的弟子。

如今武當山的環境大變,又有了曹柘推導出來的聚元陣,倒是可以試著,將菩斯曲蛇引入武當山,進行更大程度的人工培育。

這么一來,小龍女也算是又有活干了!

想想那些菩斯曲蛇本身長著角,小龍似的。

而小龍女馴養了大量的菩斯曲蛇,甚至將來可以拿它們驅使做武器,這小龍女的說法,是不是更貼切了一些?

“此事簡單,第二件事為何?”黃藥師問道。

曹柘道:“襄陽城外一處荒谷里,曾經有一位絕世劍客埋身于其中,為他守墓的是一頭天生的異種神雕。”

隨后曹柘對黃藥師講了獨孤求敗的經歷,以及他留下的那些刻字。

黃藥師聽的也難免心旌神搖,只恨不曾與這位劍道奇人碰面交手。

“我告訴你獨孤前輩之事,就是因為近日有武當弟子回稟,已經找到了當初被竊走的玄鐵重劍與青光劍,這兩柄劍都落在了明教教主石天羅的手中,你去將兩把劍取回來,同時斷了這位明教教主的兩條胳膊,當做懲戒。”曹柘輕描淡寫的說道。

仿11佛他說的不是一位江湖大派的教主,而只是一頭豬,一只羊。

而黃藥師也答應的很痛快,爽快說道:“好!那我便先去西域辦了第二件事,再去找絕情谷取情花和斷腸草,也免得去晚了,這廝被自己人砍了腦袋,兩條胳膊都臭了。”

黃藥師說這話,是有根據的。

明教自方臘起,從波斯明教處,學得一些武功、教義,又借來了圣火令,曾經也是如火如荼的壯大過一段時日,對比今時今日的武當,或許除了少了一位駐世真仙之外,聲勢方面更勝幾分。

只是隨著方臘起勢失敗,被水泊梁山的好漢們剿滅,明教也是元氣大傷。

不錯,無論是射雕還是神雕,往上順一順脈絡···也算是和水滸有些瓜葛。

曹柘在獲知這一點的時候,也感覺驚奇。

再一想,郭靖的出身就是地佑星郭盛的后人,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這畢竟是以‘小說’為原型創造的世界。

不是先有了世界,才有的‘小說’。

這也就導致,有些漏洞,根本就沒辦法自圓其說。

如果真的是水滸傳延續下來的世界,那么張天師、入云龍公孫勝這些都是有真法力、真神通的修行者,曹柘在這個世界,也當然不必如此寂寞,這個世界也多了許多可以挖掘的內容。

可惜,只有一些隱約的脈絡相連,世界背景,世界深度,或許并不真的相干,除非世界大變,看戲的存在,推動命運,重新裝修舞臺。

讓隱在濃霧之后的歷史,呈現出新的真實。

此時此刻,就曹柘來看,那位曾經存在過的天閑星公孫勝,究竟是憑了什么在呼風喚雨,確實有待考證了。也需只是像諸葛亮借東風一樣,懂得觀星斗,而判天象變幻。

言而總之,自從方臘這位初代明教教主之后,明教就算是拉了。

輾轉中原,被各方名門正派踢皮球似的趕到了西域。

經過多年發展,終于在一位鐘教主手中發揚光大。

此人天賦異稟,竟然將明教神功乾坤大挪移前所未有的修到了第四重,隨后帶領著一眾明教教徒躊躇滿志的殺回中原,他們想要的可不是武林,而是江山。

畢竟明教起家就是干這個的,這叫有始有終,不忘初心。

然后,很幸運的···他們就遇到了萬壽道藏的編修,一個不懂武功的文官黃裳。

鐘教主被黃裳狠狠的用隨手所創的大伏魔拳錘了之后,自信心大為受挫。

心有不甘派人殺了黃裳全家,就逃回了西域,躲在光明頂總壇不出來,借教眾之多而抵御黃裳。

最后心急求成,強行修煉乾坤大挪移第五重,剛剛成功就潛力耗盡,一命嗚呼。

也就造成了黃裳苦心琢磨九陰真經,弄出大量的攻殺手段,出關之后卻聽說仇人已經死了的悲劇···。

隨后,因為教內高層,不是因為懼怕黃裳假死、隱退,便是被黃裳打死。

西域明教便一直處于混亂的狀態。

往往有教主登位不久,就被其他教眾合謀殺害。

更新換代之快,可謂冠絕江湖。

往后論,這種亂局,得等到陽頂天當上教主才堪堪止住,這也是為什么陽頂天會在一眾明教高層心中地位那么高的原因。

扯遠了!

回歸當下眼前,對于黃藥師來說,區區明教理所當然是不足掛齒,小小一個石天羅,自然也是手到擒來。


上一章  |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