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游戲制作:從治愈玩家開始 >> 目錄 >> 第一百章 幽默與諷刺

第一百章 幽默與諷刺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3日  作者:喝一杯紅酒  分類: 游戲 | 游戲系統 | 喝一杯紅酒 | 游戲制作:從治愈玩家開始 
游戲制作:從治愈玩家開始 第一百章 幽默與諷刺
第一百章幽默與諷刺

第一百章幽默與諷刺

幫助這名黑人士兵解圍,通過交談得知他來自美國,并加入到了協約國的陣營中。

在這一段車站的內容,相當的歡快。

尤其是士兵們伴隨著樂隊演奏搖擺起來的樣子,看的六六是忍俊不禁。

但這種幽默與歡樂只是一時的,因為這款游戲的背景是一戰。

伴隨著旁白的介紹,埃米爾所屬的團被派遣去與拜倫馮多夫為首的德軍第71師作戰。

所有人的新鮮感馬上就被初次作戰的恐懼驅散了。

戰場上埃米爾擔任著軍旗手,伴隨著指揮官的一聲令下,士兵們開始發起了沖鋒。

這一段的操作模式,有一點類似于《傳說之下》中彈幕躲避的玩法。

整個游戲是2D式卷軸,玩家需要控制前后來躲避天空中掉落的炮彈。

如同下餃子一樣的炮彈從空中向埃米爾他們襲來,但除了沖鋒他們別無選擇。

沖在最前面的指揮官被當場炸死,作為旗幟手的埃米爾頂替了他的位置。

但面臨德軍的機槍與炮彈,這是一場殊死的沖鋒,戰況慘烈。

在進攻前,天空還是一片湛藍陽光明媚。

而現在已是烏云密布,地上全部是法軍的尸體。

槍炮聲,還有從恢弘轉而變成悲涼的BGM,盡管游戲只是卡通風格的2D卷軸,卻還是讓六六感覺到了那種戰爭慘烈的氛圍。

游戲中隨著埃米爾的沖鋒,一顆子彈無情的擊中了他。

在大雨跟蒼涼的BGM中,下一刻畫面轉移到了德軍隊伍中。

其中一個金發士兵異常顯眼,那是卡爾。

“所以埃米爾是被法國征兵了,而卡爾被驅逐出境后也被德國征兵,這一家人要為各自的國家效忠,并且在戰場上廝殺?”

“還有埃米爾難道已經死了么?”

六六看到這里瞬間反應了過來。

難道說《勇敢的心:世界大戰》的劇情是這樣安排的?

親人相殺的劇情,通過國家立場跟親情的交織,最終以此來反應戰爭的殘酷?

感覺有很大的可能,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未免有點略顯狗血了吧?

六六心里想著,不過嘴上卻沒說,而是給直播間的觀眾簡單的描述當下的情況。

經歷過《傳說之下》跟《去月球》這兩款游戲,她相信這款游戲應該不會是她想的那樣。

而且這游戲才開始十來分鐘呢。

瑪麗謝隆肖姐,第150步兵團的二等兵埃米爾謝隆,于8月21日被戰火擊傷,并被敵軍俘虜

但愿我們可以盡快得到他的消息

傷感的管弦樂BGM中,旁白響起。

畫面來到了埃米爾的農場,看著手中的信埃米爾的女兒泣不成聲。

不過看到這里倒是讓六六跟直播間的觀眾松了口氣。

只是被俘虜了并沒有死,這算是一個好消息了。

而就在六六猜測著接下來的劇情,是不是埃米爾要跟卡爾一起逃離德軍,又或者是卡爾幫助埃米爾逃離時。

畫面鏡頭卻來到了另外一個角色身上,那就是之前在車站受到埃米爾幫助的黑人士兵。

美裔戰士弗雷迪,在戰爭初始便志愿加入了協約國的勢力

在他勇敢的外表背后,隱藏著一個早已經被戰爭深深影響摧毀的內心

他只有一個信念:懲罰那些毀掉他的人

直到馬恩河戰役,弗雷迪才終于找到拜倫馮多夫所領導的軍團蹤跡

聽著旁白,還有看著穿插的卡通畫頁,六六差不多也弄明白了這個角色的背景。

卡爾跟埃米爾都是被迫應征。

而弗雷迪作為一個美裔卻來到了歐洲加入了協約國的軍隊,顯然并不是為了什么所謂的正義。

他就是一個復仇者,很可能是德軍尤其是這個叫拜倫馮多夫率領的軍隊,害死了他的妻子。

想到剛剛人物介紹是出現的照片,六六心里面猜測著。

不過究竟是不是這個樣子的,她自己也并不清楚。

畢竟這款游戲,就目前帶給她的感覺只能說非常的特別。

少量,或者說幾乎是沒有的臺詞。

嚴肅的旁白,這給她有一種看紀錄片的感覺。

同時游戲里面,充斥著大量讓人會心一笑的幽默,可還沒有等玩家笑的開心。

在卡通式的涂鴉美術風格下,立刻就將殘酷的戰爭展現在了玩家面前。

這反而讓之前的那種幽默充滿了諷刺感。

除此外就是游戲的玩法了,跟之前埃米爾有點像彈幕躲避的玩法不同。

變成弗雷迪之后,接觸到的就是解密跟潛行的玩法了。

如同游戲的簡介一樣,《勇敢的心:世界大戰》是一款解謎玩法的游戲。

之前的埃米爾并沒有表現出多少這方面的內容。

但弗雷迪的話,則是需要利用各種游戲的機制,潛入到敵人的腹地。

例如現在的這個關卡,稍微研究了一下很快六六就找到了敲門。

首先使用手雷將梯子給炸下來,然后卡好機槍手射擊的間隔,攀爬梯子到達目的地。

隨后利用石頭等道具,發出異響將敵人的注意力吸引開來,趁機從梯子下去用沙包大的拳頭將敵人揍翻。

顯然跟之前星云游戲的《逃生》一樣,雖然這是一款一戰題材的游戲,可至少目前為止玩家是沒有槍的。

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一雙老拳打天下,順帶還能用老虎鉗將鐵絲網剪開。

可能是游戲的開始,關卡的解密難度并不大,六六稍微看一下就明白該怎么做了。

不過有一點她也注意到了。

那就是整個游戲的畫面風格看起來雖然是卡通涂鴉非常幽默,也還沒有從劇情跟故事上面講大道理。

可卻充滿了諷刺的意味,如火車站需要用啤酒賄賂軍官。

還有弗雷迪的這個關卡,前方的德國士兵正在戰斗,而作為軍官的拜倫馮多夫卻在房間里面品鑒紅酒,等到協約國的軍隊突破防線殺過來的時候,他選擇的是立刻乘坐飛艇逃跑。

完成了弗雷迪的關卡之后,看著他憤怒的將德軍的旗幟撕成兩半,游戲畫面跟之前一樣屏幕陷入黑暗。

同時出現旁白的介紹,以及漫畫的展現出的背景。

由于英軍的增援,德軍的計劃失敗了,前線向北轉移同時也迎來了寒冬

卡爾所在的團隊撤退到新沙佩勒的郊外,而這里也是埃米爾被關押的地方

“誒,所以埃米爾跟卡爾能夠見面了嗎?”

看著這個背景介紹,六六小聲的自語著。

下一刻游戲畫面出現,這時候玩家控制的角色又回到了埃米爾這邊。

跟之前穿著軍裝不同,這時候的埃米爾穿著一條簡單的廚房圍裙,雙腳被腳鐐連接,同時手里面還拿著一個大鐵勺,看起來是成為了德軍的伙夫。

在這里六六除了拜倫馮多夫之外,還看見了一個比較熟悉的角色,那就是之前游戲簡介還有進入游戲前UI界面中的那一條德國搜救犬。

先給狗狗倒了點水喝,然后到了倉庫的埃米爾準備做飯,這時候卡爾也趁機跑來見埃米爾了。

見面的兩個人十分喜悅,卡爾詢問其埃米爾妻子的事情。

而埃米爾將一封自己女兒寄給他的信跟照片遞給了卡爾。

但還沒有等兩個人多說什么,外面等待著吃飯的士兵就開始催促起來,于是卡爾跟埃米爾只能趕快分開。

但等到埃米爾推著已經做好的大鍋飯來到外面的時候。

英軍的炮火已經轟來了。

在英軍的轟炸中,埃米爾被坍塌的石塊掩埋。

屏幕陷入黑暗一片死寂,讓電腦前的六六與觀眾也不由得為埃米爾生出擔憂之情。

(日常求推薦票,月票啦)


上一章  |  游戲制作:從治愈玩家開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