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村花曝光 >> 目錄 >> 第108章 那不是三心二意嗎?(2\/5)

第108章 那不是三心二意嗎?(2\/5)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6日  作者:鐵不拐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鐵不拐 | 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村花曝光 
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村花曝光 第108章 那不是三心二意嗎?(2\/5)
男生:

女生:

第108章那不是三心二意嗎?(2/5)

第108章那不是三心二意嗎?(2/5)

跟著方醒的許晴也贊同方醒的想法。

“小學都沒畢業,那肯定是不行的。寶哥也真是的,怎么能真讓他兒子不讀書呢?”許晴說道。

這些天,許晴也和雕琢的那些人聊過,好像還有個雕琢興趣班的家伙喜歡許晴,時不時來獻殷勤。

所以許晴也知道,玩雕琢的,也不能沒有文化。

比如雕琢一件神獸的雕件,你得了解那個神獸的來歷,古代的一些傳說,要了解這些知識,還要知道它有什么作用等,比如辟邪、聚財等等。

而高級的雕件,甚至還要將神韻雕琢出來,沒有文化的人,又怎能行呢?

當然了,有人可能會說,有些很厲害的玉雕大師,好像也沒怎么讀過書呀!

確實有,但人家練了多久,吃了多少苦頭,又有誰知道?

不管是做什么行業,多讀點書、多記住一些知識,肯定是沒有錯的,能少走一些彎路,加速成功。

“恐怕不是寶哥不讓孩子讀書,是那小子自己的主意吧!等去了解了才知道,暫時別下定論。”

聽方大哥都這么說,許晴也就沒再說話了。

她回來沒多久,所以對村里一些孩子的了解,還沒有方大哥多。

再加上,村里那些小家伙,經常纏著方大哥買零食,跟方大哥的關心都挺好,人家的發言權自然也就更高一些。

當方醒和許晴來到許家棟的家,當場就傻眼了。

啥事情?怎么警察都來了?

“警察同志,這是怎么回事?”方醒忍不住詢問。

只見屋子內,許家棟那小子一臉倔強地跟他老子對峙,一個握拳頭,一個拿著鞭子,警察則是攔在中間,許家棟的媽媽在邊上哭,老爺子、老太太唉聲嘆氣。

這情形,不妙呀!

這些警察都是鎮里派出所的,對方醒自然是熟悉得很。

看到方醒,頓時苦笑:“這小子報警,說自己被家暴,我們來了解情況。方先生,您看,這咋整?”

話音剛落,許寶樹立即火冒三丈:“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再說,我這打得重嗎?胳膊腿都還在。造反了,敢報警。屁的家暴,這小子就是不想去讀書而已。”

別說方醒和許晴目瞪口呆,直播間的觀眾聽到這話,也瞠目結舌。

為了不讀書,報警?

這操作,太騷了吧?

九歲的許家棟也不是吃素的,脫下褲子:“警察叔叔,老大,你們看,這就是家暴的證據。”

只見大腿確實有傷痕,估計是這兩天造成的,有兩三處的淤青。

這么豪爽地脫褲子,將直播間的觀眾都看樂了。

大家都知道,這小子口中的老大,就是叫方醒。村里的男孩子,大部分都喊方醒做老大,女孩子才叫方哥哥什么的。

“放你娘的狗屁,那是我打的嗎?”許寶樹頓時大罵,氣急敗壞。

“我娘是人,怎么放狗屁。”許家棟嘀咕。

直播間的觀眾憋不住,撲哧一下笑出來。這小鬼,絕對不是個簡單角色,牙尖嘴利,他姥姥的,還知道用法律保護自己。

“咳咳!你小子說什么鬼話?你那大腿,不是自己摔的嗎?”方醒翻了翻白眼。

前兩天,方醒親眼看到許家棟這小子摔的,怎么可能有假?這小子也是大膽,不僅報警,還提供假證據。

怎么不上天?

許寶樹得到了聲援,說話更加大聲了。

“瞧瞧,瞧瞧!我沒騙大家吧?”

警察感覺自己有點裂開,嚴肅地看向許家棟:“小朋友,報假警可是擾亂治安秩序的,偽造證據更是會犯法,會被拘留的哦!這次,一定要老老實實回答。”

方醒也公平,兩邊都幫一下,說道:“報假警應該沒有,這小子估計肯定被打了。我說寶哥,你也別老是打他。”

說完,又跟派出所的人說道:“同志,要不這事我來解決吧!沒必要勞煩大家。”

方醒的面子,肯定要給的。兩名警察相視一眼,就點頭道:“沒問題!那就有勞方先生了。”

方醒走過去,將許寶樹手里的鞭子拿走:“寶哥,先別氣,我來跟這家伙聊。你的脾氣,太暴躁了。”

“好吧!”

瞪了一眼許家棟:“還不把褲子拉上去?沒覺得辣眼睛呀?說說吧!為什么不讀書?”

剛剛還跟自己老子死敵一樣的小家伙,這回嬉皮笑臉地拉上褲子,跟方醒說道:“老大,我這不是想掙錢嗎?”

方醒詫異:“你怎么掙錢?掙錢和不讀書有什么關系嗎?”

“等我學到雕東西,不是就可以賺錢了嗎?讀書,我可沒有那么多時間了呀!”小家伙歲數不大,但歪理還一套一套的。

一個還不到十歲的孩子,口口聲聲說自己沒有時間,這像話嗎?

“雕琢興趣班是我開的,作坊也是我開的。你小子要是想掙錢,就回去念書,一邊讀書,一邊學習雕琢。

這兩不誤的呀!”

“那不是三心二意嗎?老師說這是不好的。”許家棟油嘴滑舌地反駁。

“老師還說要認真讀書,你怎么不聽老師的?別跟我扯犢子,明天趕緊去上課,下了課就去學雕琢。至于學習成績,隨便你,聽見沒有?”方醒故意沉著臉說道。

許家棟那臭小子自言自語兩句,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回應:“去就去,老大你說的,成績隨我考。要是某人不滿意,又要打我,老大你可得幫我。”

“寶哥,聽見了吧?以后,就別打他了。你這老是拿鞭子抽,真會違法的。”

許寶樹哼的一聲,算是同意了。怎么看自己家兒子就怎么不順眼,那小子總是跟他作對。

屋里的兩個警察松了口氣,能這么解決問題,當然是最好的。

“聽邱師傅說,你小子有點雕琢的天賦,是吃這行飯的人。所以,你讀書考多少分,我也懶得理會。既然有天賦,那就好好學。”

隨后,方醒轉向許家老爺子:“許伯,兒孫只有兒孫福,你們也別操心那么多了。雕琢這門工藝,還是有前途的。

就拿邱師傅來說,只要材料不差,隨便雕琢一件就是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除去材料的成本,人工費拿十萬以上都沒問題。”

方醒都這么說,其他人也就沒什么好說的。


上一章  |  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村花曝光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