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在龍族當老師 >> 目錄 >> 第九十四章 混血種的宿命

第九十四章 混血種的宿命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3日  作者:相思落黃葉  分類: 玄幻 | 衍生同人 | 輕小說 | 相思落黃葉 | 我在龍族當老師 
我在龍族當老師 第九十四章 混血種的宿命
其他類型第九十四章混血種的宿命

第九十四章混血種的宿命

書迷正在閱讀:、、、、、、、、

晚上六點,摩尼亞赫號在風雨中飄搖。

他們的目的地是巖流研究所和丸山建造的項目‘不沉之須彌座’,這是六座浮動平臺鐵索連舟形成的深海考察基地,足以抵擋一切暴風雨。

足有上千人參與了這次任務。

關西、關東、風魔、巖流研究所組成了“風林火山”四個部門,勢要把一切危險扼殺在搖籃中。

“你們的準備很充分。”陸離手里拎著一個青銅制作的人偶。

“日本分部向來是全力以赴,如果它浮上水面,我們可以全力滅殺它。”源稚生說。

他沒有看陸離的眼睛,與那雙清澈的眸子對視,他總有些一絲不掛的感覺。似乎日本分部隱瞞的什么,這位歷史老師全部知道。

“那是什么?”路明非指著破開海面,類似加大版雪茄一樣的東西問。

“精煉硫磺炸彈,由裝備部制作的武器,沒有超強的爆炸力,憑借水銀和精煉硫磺腐蝕。”源稚生解釋道。

陸離看著那枚q版的炸彈沉默不語。

這是提前問世的武器,由他上次和副校長去裝備部進行煉金矩陣實驗時提出,本意就是用作屠龍。

只不過沒想到這個計劃比他預計中的時間還要提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造化弄人。

“你們還有三十分鐘的時間,‘的里雅斯特號’需要進行最后的檢查。我建議你們去上個廁所,因為深潛器里沒有修建的空間。”

有些暈船的路明非面色蒼白地扶住欄桿,即使這次任務是萬無一失的,他還是有些害怕。

“我靠,你這么一說我肚子還真有點疼,我能不能申請放棄這次任務啊?”

“廁所在那邊。”源稚生頭也不抬。

這時,源稚生的助理矢吹櫻小跑著過來,海風吹亂了她扎進的長發,青絲在風中飄搖亂舞,讓源稚生都呆了一瞬,靜靜地欣賞女孩的自然之美。

“少主,有你的電話。”櫻把手機遞了過來。

“是政宗先生嗎?”源稚生接過手機,上面是一個不認識的跨國號碼。

“不,來電者自稱是加圖索家族代家主的秘書帕西,他代表加圖索家族與您通話。”

源稚生聽說過弗羅斯特的名號,這是個野心家。尤其是昨夜酒席上,愷撒嘲諷他的叔叔是一頭憤怒的公羊,還患有精神病。

“你幫我轉告這位秘書,我不想與加圖索家族對話,愷撒·加圖索下潛是他自愿的事情。”源稚生揮揮手。

矢吹櫻遲疑了一秒,“對方在電話里說,他們的善意會得到加圖索家族的友誼。”

“除非我得到施耐德部長的命令,只有本部要求日本分部抓捕‘志愿者’愷撒·加圖索,我們才會幫忙,否則什么報酬都沒用。”

“是!”矢吹櫻走到安靜的地方回電話去了。

“真是一幫怪胎……”源稚生看了一會兒正和大副侃侃而談的愷撒,摸出手機,給本部撥打確認電話。

這是日本分部最后一次以下屬的名義,給本部撥打電話了。

“施耐德教授,我是源稚生……”

電話被接通后,可怕的呼吸聲令人毛骨悚然,施耐德沉默了好一會兒,就在源稚生以為通訊線路出現故障時,才聽到聲音:

“等我抽完這支煙。”

施耐德坐在空蕩蕩的中央控制室里,一只手握著紅色的聽筒,另一只手從西服口袋里掏出煙絲盒。

“朋友,你竟然還有心情抽煙?”曼施坦因的嘆息聲從后面傳來。

“我為什么沒有?”施耐德語氣異常的強硬。

“因為你趕走了弗羅斯特的校董,這位校董現在因為氣火攻心導致舊病復發,正在醫院療養。而他的秘書正準備召開校董會,彈劾你和校長。”

是的,人滿為患的中央控制大廳之所以被清空,不僅是因為龍淵計劃的絕密,最主要的原因是弗羅斯特校董來鬧過。

他就像一個瘋了一樣的潑婦,大吵大鬧。

施耐德教授只好召集執行部專員把他“請”了出去。

被架出去的弗羅斯特校董大聲吶喊:“我是校董!你們不能這樣!”

然而執行部的專員百分之九十九是施耐德的死忠,他們才不會執行校董的命令,很“客氣”地把他請到了外面。

自從八年前那場事故發生后,學院已經不是聽從校董命令的傀儡了。

“隨便,只要我和校長現在坐在這個位子上,‘龍淵計劃’就會照常進行。”施耐德毫不在乎。

他摘掉面罩,冷冷地看了一眼曼施坦因。任何被施耐德“死亡之眼”凝視過的人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如果你是代表加圖索家族來執行某種命令的,我勸你放棄這個想法。執行部的專員攔不住你,我可以。”

為了防止繼續發生類似的事件,施耐德命令執行部專員清空了中央控制室,并命令除校長外任何人不許進入。

然而曼施坦因是個例外,他本人在學院內位高權重,父親還是副校長,專員們拿他沒辦法。

但施耐德不在乎。

曼施坦因也是第一次看見施耐德臉,緩緩打了一個寒顫。

“為什么?”

這是兩個問題,既是詢問施耐德為什么孤注一擲,也是詢問他的容貌。

問出這句話,同時也證明了曼施坦因來到這里的目的。

“這是一段很長的故事了,坐下聽,那是在2001年,你還沒有加入卡塞爾學院……”施耐德點燃了煙草,目光幽幽。

十分鐘的時間,足以讓施耐德講完“格陵蘭冰海事件”的原委。

看過文件細節,尤其是校董們的集體簽名后,曼施坦因勃然大怒,“這幫草菅人命的王八蛋!”

他終于了解了真相。

施耐德卻劇烈的咳嗽起來,以他的病情,抽煙不亞于加速死亡,可他仍是一口又一口地吞云吐霧。

“怎么樣?知道真相后,還決定站在校董一邊嗎?”施耐德用嘶啞的聲音問。

曼施坦因終于知道施耐德為什么會成為昂熱的鐵桿擁躉——七名下潛的專員中有四名是他的學生,他和昂熱一樣,都被龍族奪走了親人與朋友,葬送了曾經美好的時光。

“但你這么做,和校董們有什么不一樣呢?”

“因為這次我們的準備萬無一失,還有陸離老師的親自加入。”施耐德回答。

“上一次不也是號稱萬無一失?至于陸離,他雖然是個強大的煉金術士,可在深海如果面對突然孵化的胚胎,就像上次一樣!他們能全身而退?”曼施坦因反問。

“能,因為這次不止有他,還有我們的s級新生路明非。”

出人意料的,施耐德竟然說出了一個新生的名字。

“路明非?我看過他的檔案……”

施耐德強硬地將其打斷:“不,你是學術型的教授,級別雖然夠高,可有些事情只有我和校長知道。你根本不知道路明非還有陸離,他們組合在一起究竟能發揮出多大的力量。”

本來施耐德心里也沒底。

他曾經拿著“奧丁遺跡”的任務報告詢問過校長,因為陸離強大的實力絕對超越了混血種,也超過了煉金術士這個范疇。

校長這才透露了陸離的身份。

至此,卡塞爾學院的王牌小隊集結完畢。

“況且,就算是出了問題又能怎么樣?”施耐德反問,“屠龍向來都是一項極其高危的任務,派遣他們不過是最佳的選擇。”

“如果他們不幸身亡,就派新的人去。如果陣亡繼續,我們也會繼續派出人手,如果真有一天要到我們這樣的人物,難道我們要投降跪在龍類的腳下?”

“這是一場種族的戰爭,除了我們死完,或者他們死完,否則永遠不會停止!”

施耐德解釋了“不死不休”這個詞,說完他劇烈的咳嗽起來,仿佛要把剩余的氣管吐出來。

一只手遞過來鎮定的藥物,曼施坦因輕輕拍了拍他的后背:

“你是個混蛋啊!”

“不過我也是,這就是混血種的宿命。”他的聲音幽幽。

曼施坦因,選擇站在了卡塞爾學院一方。

施耐德與他對視一眼,接過了話筒:“我是執行部部長施耐德,執行局局長,可以開始本次下潛任務了。”

請看書_書迷正在閱讀:、、、、、、、、


上一章  |  我在龍族當老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