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在龍族當老師 >> 目錄 >> 第九十七章 高天原

第九十七章 高天原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3日  作者:相思落黃葉  分類: 玄幻 | 衍生同人 | 輕小說 | 相思落黃葉 | 我在龍族當老師 
我在龍族當老師 第九十七章 高天原
其他類型第九十七章高天原

第九十七章高天原

書迷正在閱讀:、、、、、、、、

那是一座青銅古城。

它的莊嚴與雄偉甚至超越了瓦爾哈拉宮。

畢竟英靈殿只是一所建筑,而九點鐘方向的這座遺跡,卻是一個龐大的城市。

它毗鄰海床,卻玄之又玄地避開了巖漿裂口,最中央的金屬高塔足有二百米,被巖漿反襯成紅色,令人不禁想到傳說中的“如意金箍棒”。

路明非按住了頭部。

無數道記憶碎片噴薄而出,他隱約中看到了那個自稱弟弟的小魔鬼,曾經就這樣釘在高塔上受辱。

沒有人在意他的沉默,只當他被這駭人聽聞的一幕震懾住了。

“是尼伯龍根嗎?”楚子航低聲問。

“不是,我們和須彌座的通訊沒有中斷。”源稚生雖然沒有說話,但陸離能聽到他的呼吸聲。

“不虛此行啊……”

愷撒駕駛著的里雅斯特號慢慢靠近了那座城市。

“真是好運,我們高速下潛節省下來的氧氣正好可以用在這里。”

他打開了攝像頭,見到這一幕的人全都呆呆地看著城市,還有那座高塔。

“因禍得福。”楚子航總結。

“源稚生呼叫的里雅斯特號,你們的氧氣充足,一定要盡可能地將這座城市的全貌錄制下來。這是我們第一次直接觀察到龍類古城,是價值連城的資料。”

“另外,你們也要注意時間,不要忘記尋找胚胎。”

愷撒果然是一位好舵手,它繼續釋放空氣,進入了這座城市,穿梭在形狀各異的建筑中沒有任何停澀,如魚得水。

水下高速攝像機不斷地拍攝著,無數張圖片以及視頻儲存進入了輝夜姬的硬盤。然后通過網絡,她又把這些文件發給諾瑪。

“奇怪了,聲吶系統怎么無法精準定位?”愷撒皺眉。

這是一件非比尋常的事情,在顯示盤上掃描的結果是這里不止存在一個紅點,反而成千上萬。

如果胚胎真的有這么多的話,哪怕核彈也無法解決這個難題。

“出什么事了?”

路明非從沉默的狀態蘇醒,連忙跑過來問。

“小事,只有一個紅點在跳動,只是它太大了,無法確定他的具體位置。”愷撒隨口回答。

“去十一點鐘方向。”陸離說。

愷撒猶豫了片刻,最后還是相信了陸離的判斷。

這位煉金大師發明的儀器能隔著8600米的海水捕捉到龍類心跳,那么來到胚胎附近定位豈不是更加準確?

“那個大門怎么像明神門?”路明非指著他們即將要穿越的建筑問。

“明神門?這是什么專業術語?”

愷撒發現路明非總是知道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火影忍者你沒看過嗎?初代火影用來壓制十尾的仙術!”

路明非有些小得意,他看了多年的動漫,沒想到能在這里派上用場。

愷撒無法回答,別說《火影忍者》,他小時候連游戲只玩過一款。

楚子航仔細盯著看了一會兒,糾正道:“不,這不是明神門,而是鳥居,它們的區別在于笠木與貫之間是否有額束。”

“什么東西?”路明非沒聽懂這些專業的術語。

“鳥居的兩條平行橫杠中間有一個豎杠,與兩側的柱子平行,明神門則沒有那條豎杠。”

陸離更加通俗易懂的解釋很快讓路明非明白了。

“幸好不是明神門,施耐德教授不是告訴我們見到門就要立刻返航嗎?”路明非訕訕一笑。

源稚生的聲音再次從通訊頻道中傳來:“怎么從剛才開始你們的交談我就聽不懂?什么見到門就要返航?”

路明非后知后覺的“呀”了一聲,他忘記現在接入的是巖流研究所的頻道了!

“學院的習俗啦,認為在水下見到‘門’一樣的東西是不吉利的,你無視就好。”

路明非隨便找了個借口。

源稚生聽聞怔了一下,開玩笑說道:

“那你們可要小心了,鳥居在日本通常位于神社前,參拜的人要從它的下方走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的確是一扇門。”

死寂,可怕的死寂。

因為愷撒剛剛駕駛的里雅斯特號穿越了這所鳥居。

“我靠你怎么不早說啊!”路明非哭喪著一張臉,“我們現在怎么辦?”

“請示一下施耐德部長。”愷撒說。

王牌小隊關閉了源稚生的頻道,轉入了卡塞爾學院。

“施耐德教授,我們遇到了你所說的‘門’,現在無異常。我們是繼續尋找胚胎,還是立即返航?”愷撒問。

無人回答,頻道中靜得可怕。

“怎么回事?難道我們進入尼伯龍根了?”愷撒想到了一種不好的可能。

施耐德絕對不會離開中央控制室,哪怕他肚子疼要去上廁所,也會攜帶通訊設備。何況曼施坦因教授也沒有回答,難道兩個人一起吃壞了肚子?

“諾瑪,呼叫諾瑪。”楚子航接著呼叫。

還是寂靜,隨叫隨到的學院秘書也拋棄了他們。

“聯絡源稚生,的里雅斯特號的安全繩索就是一根通訊線,只要它沒有斷裂,哪怕我們進入了尼伯龍根,也能聯系到外界。”陸離說。

“源稚生能聽到嗎?”路明非心如死灰地問。

“能聽到,你們怎么停下來了?”

“太好了!額……

路明非喜出望外,但又不得不編一個理由糊弄他。

他急中生智,指著鳥居上面的花紋問:

“因為我們發現了史前文字,所以想要停在這里多拍幾張。對了,我們為什么聯系不上本部了?”

源稚生張口就來,“巖流研究所剛剛傳來消息,太陽黑子的爆發影響了我們的遠程通訊,不過有我在這里,也是一樣的。”

“我靠,怎么一下潛什么倒霉事都讓我們碰上了?過一會兒是不是還有隕石撞地球啊?”

不同于路明非的吐槽,愷撒和楚子航對視一眼,都覺得這件事有古怪。

龍淵計劃由本部制定,施耐德一人獨自指揮,日本分部只負責中轉與協調。如今他們和本部的通訊中斷,豈不是說要聽從協助者的命令?

這個情況是罕見的,愷撒和楚子航都是身經百戰的好漢,但對于這種事還是頭一遭,只能把目光轉向陸離,等待他的決斷。

“來都來了,怎么也要把胚胎干掉再返航吧?”他輕聲說。

愷撒和楚子航點點頭,這個判斷也符合他們的一貫作風,王牌小隊出馬哪有無功而返的道理?

可馬上他們的面色又凝重起來,因為陸離用唇語說了幾個字:“小心日本分部。”

說完他若無其事的笑笑,說了三個字:“高天原。”

“什么高天原?”路明非驚呆了。

先前不還是說日本分部不可靠的事情嗎?怎么一轉眼說到新宿那家牛郎店了?

“我是說,鳥居上的文字是高天原,日本神話傳說中的諸神聚集之地。”

陸離故意扯開話題,也算是圓了路明非撒的那個謊。

陸離本來就是隨口一說,可愷撒和楚子航聽到之后卻神情肅穆,不約而同地看向彼此,最后點頭。

路明非不明白他們兩個為什么忽然嚴肅起來。

“這說明日本神話傳說中的‘神’就是‘龍’,而蛇岐八家就是諸神的后裔!”愷撒說。

“然后呢?”路明非還是不明白。

“你笨死了!”

愷撒氣不過關閉了所有的通訊頻道,這時發生在駕駛艙的交談只有這四個人知道。

“如果高天原存在,則證明了日本神話的真實性。但《日本神話》又不同于《北歐神話》,那些傳說與我們已知的龍類記載格格不入,你想一想,同樣是混血種,為什么已知的歷史會有如此大的差距?”

“他們是一支……新的族群?”路明非隱約猜到了不好的現實。

“根據我們已知的情報來看,只有傳說中被毀滅的白王一脈,才是游離在黑王以及四大龍王之外的族群。”楚子航說。

陸離也驚呆了,愷撒和楚子航竟然推測出了真相?

該死,他只是隨口一說啊!

不過為了維持師長尊嚴,他也裝作早就發現的模樣,語重心長地附和兩人:

“如果你們看過我翻譯的《冰海殘卷》就會知道,白王從來沒有被毀滅,她有族裔。只不過秘黨不愿相信,也找不到證據而已。”

“日本分部是白王后裔?我靠!那我們怎么辦?”路明非大吃一驚。

無論是任務手冊、還是校規、亦或是那些醍醐灌頂得來的知識,都沒有介紹這種情況的應對辦法。

最好的選擇就是求助學院高層,可他們現在與本部失去了聯系。

“現在來看通訊中斷不可能是意外,而是人為導致的。”愷撒說。

“如果日本分部是在我們拍攝鳥居上面的文字時中斷的,那說明它們也意識到這種情況會導致自身暴露,所以中斷了通訊,這不是什么好的征兆。”楚子航分析。

路明非幽幽地問,“如果真是這樣,在陸老師說出‘高天原’三個字時,就代表我們已經暴露了?”

請看書_書迷正在閱讀:、、、、、、、、


上一章  |  我在龍族當老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