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在龍族當老師 >> 目錄 >> 第一百零九章 橘政宗的末日(3)

第一百零九章 橘政宗的末日(3)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3日  作者:相思落黃葉  分類: 玄幻 | 衍生同人 | 輕小說 | 相思落黃葉 | 我在龍族當老師 
我在龍族當老師 第一百零九章 橘政宗的末日(3)
其他類型第一百零九章橘政宗的末日(3)

第一百零九章橘政宗的末日(3)

書迷正在閱讀:、、、、、、、、

“大家長,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您何必親身涉險呢?”

如果說源稚生的地位是太子,風魔小太郎就是丞相。他擔任蛇岐八家的若頭,與橘政宗站在同一條戰線。

“風魔君,我意已決,不會后退一步,你不用勸阻了。”橘政宗義正嚴詞地駁回了他的請求。

他的聲音陡然提高八度,“讓赫爾佐格博士見識到,我們的厲害!”

“稚生。”他的聲音忽然低了下來,像極犯錯誤無顏面對兒子的父親,“統領全局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源稚生冷漠地點頭。

家里的事情可以后面慢慢說,如今要緊的是,是解決掉挑釁蛇岐八家尊嚴的入侵者。

“各位,拜托了!”橘政宗又對所有家主鞠躬。

“誓死守衛政宗先生的安全!”六姓家主一同回禮,聲音響徹云霄。

指望第一層防線被輕松突破就能動搖家主們的信心,那就是太小看他們了。

整個日本分部擁有三百一十七位a級成員,接受本家統轄的極道成員超過三十萬。只要源稚生一聲令下,他們全都是可以奮命廝殺的武士。

“輝夜姬,封鎖大廈,禁止任何人出入。”

“下令者源稚生,執行者輝夜姬,命令通過。”

一秒鐘之后,所有的電梯停運,消防通道與緊急出口落鎖,照明燈逐層熄滅。

“風魔家主!”

“在!”

“出動風魔家的忍者軍團,必要時可以使用化學武器!”

“哈依!”風魔小太郎退了出去。

“龍馬家主!”

“在!”

“讓執行局內的154位a級專員在十七樓組成防御戰線,并聯絡關東、關西支部,調遣剩余的163位a級專員,放棄所有任務,火速支援!”

“哈依!”面沉如水的龍馬弦一郎退了出去。

“犬山家主!”

“櫻井家主!”

“宮本家主!”

源稚生依次念了家主們的名字,蛇岐八家涉獵的行業遍布日本,如今在危難之際,每個人都被調動了。

犬山家主攻風俗業,與政界的大人物關系密切。他們的任務是聯絡高層,對源氏重工今天發生的任何事情保持沉默。

宮本家主攻科研業,現任家主宮本志雄是巖流研究所所長,在他的命令下,尚在試驗階段的煉金武器紛紛從裝備庫中運出。

櫻井家主攻偶像業,用美人計與軍方高層達成了暗中交易,現在自衛隊的飛機、裝甲車正在開往源氏重工的路上。

除此之外,七家麾下的幫派成員們也接到了“勤王令”,超過十萬的赤備、暴走族封鎖了街道,一只蒼蠅也別想從他們的手中逃走。

這已經不亞于一場現代化戰爭了。

“最后是我,源家家主源稚生。”他抽出了蜘蛛切安綱,將刀刃插在了桌面上。

除了上杉家主不在,整個日本混血種的精銳全部聚集于此。

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傳奇牛郎大師風間琉璃也收到了王將的彩信。

——去源氏重工,把這個戴面具的人帶回來見我。

“讓我們看一看‘赫爾佐格博士’,究竟有什么能耐?”

橘政宗的聲音斬釘截鐵。

此時各位家主全部出去調兵遣將,醒神寺內只有兩人,靜靜地盯著輝夜姬播放的全息投影。

一樓。

陸離伸出右手,藏在袖口里面的佩劍無聲地滑落,仿佛玉制的劍柄落在掌心,他揮擊斬向通往二樓的入口。

那是一扇巨大的閘門,足有一拳厚。

劍光閃爍,中央出現了一道供一人通過的裂縫。他剛要通過,可怕的火焰從通道中涌出,還帶來一股巨大的濃煙。

煙與火熏得人睜不開眼,還伴隨著尸體燒焦的惡臭,好像進了火葬場。

言靈·君焰、言靈·風嘯、言靈·深血,三個高階言靈是忍者小組給陸離準備的禮物。此外還有數十個身材嬌小的女孩,戴著防毒面具從火焰中沖了出來。

他下意識地橫劍于胸,爆炸的火焰在劍脊上反彈。

烈風混雜的毒素瞬間讓腳下的瓷磚,四周的墻面發黑變黃,發出了強酸腐蝕鋼鐵的聲音。

忍者小組蜂擁而上,四柄短劍奔著陸離的眼、喉、胸等要害部位,另外的苦無雨封鎖了上下左右的躲閃空間。

對方是打算以量取勝。

陸離的反擊早就在她們出手的那一剎準備完畢。

他先是揮劍撩天一指,雙手的起伏有彈奏鋼琴的美感,四柄短劍從中央被斬斷,旋轉著飛舞出去,落地發出清脆的響聲。

緊接著揮劍成圓,金屬相交迸發出了耀眼的火花,苦無雨紛紛在半空中擊落,仿佛鋼鐵綻放的煙火。

而他的另一只手則扣動掛在胸前的烏茲沖鋒槍,不到三秒鐘就打空了彈匣。

沒有刻意瞄準,可弗麗嘉子彈就像長了眼睛一樣自動命中的了目標,忍者小組紛紛倒在血泊中。

十秒鐘的時間,風魔家訓練有素的忍者小組,全滅。

“輝夜姬,她們全死了嗎?”源稚生問。

“沒有,她們的生命體征還在。據我的分析,應該是弗麗嘉子彈之類的煉金物品,擁有強力催眠性。”恭敬的聲音從揚聲器中傳來。

“難道是學院的人?”

源稚生心里猛然閃過一個念頭。

可下一刻他自己在心中就否定了:“赫爾佐格既然進化成這個樣子,掌握類似的煉金術也不是不可能。”

“出動我們的相撲部,試一試他的肉體能力。”源稚生下令。

與此同時,二樓樓梯中睜開了一雙雙金色的眼睛。

相撲部的成員們撲了過來。

他們都是體重超過三百五十斤的肥胖壯漢,擁有言靈全是提升肌肉力量與防御的,雙臂發力足以抱死一頭北極熊。

弗麗嘉子彈打在他們身上,厚厚的脂肪層吸收了動能,急速分泌的腎上腺素令這些家伙處于亢奮狀態,抵消了昏睡效果。

他們頂著彈幕之雨發動了沖鋒,身材高大的陸老師在他們面前就像一個小雞仔。

在那一雙雙粗壯且有力的手臂即將抓到他的肩膀時,陸離原地起跳,踩著他們的小臂凌空飛踢,把這些沉重的家伙踹倒了墻壁之上。

倒退的相撲部成員似一團正在融化的肥肉貼在墻壁上,被鑿出的大坑里面滿是蛛網一樣的裂縫。

陸離飄然落地,余下的相撲部成員排成豎列的隊伍,為首者嘶吼著再次撲上來,硬生生扛了一拳。

這一拳令它體內的骨頭斷了七成,但是巨大的動能沒有把他帶飛出去。

因為順次排列的隊伍直到墻壁角落,一層層肉墊起到了緩沖的作用。

為首者忽然獰笑起來,雙臂猛然聚攏:“抓到你了!”

他渾身的骨骼與肌肉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像擁抱久別重逢的愛人那樣摟住陸離。哪怕愛人是一尊不會說話的石雕,也會被巨大的筋力碾碎。

陸離厭惡地看了他一眼,雙肩微微發力,相撲首領便覺得懷中的空間再也壓縮不下去了。

他曾經用這招碾碎了a級死侍的骨頭,現在卻無法再進一步。

白凈的右手忽然抓住了他的小臂。

陸離的手甚至握不住那些粗壯的小臂,可他們經過強化比鋼鐵還要堅硬的肌肉被抓出了深陷的坑,比他們強大幾十幾百倍的力氣強行掙脫了圍攏的手,然后一拳打出。

這一拳不同于以往的直拳,它是四指先抵在腹部肌肉上,旋即手臂震顫,指尖彎曲成拳,最后轟然打出。

“寸拳……”源稚生認出了這項技藝的名字。

寸拳能在究短的距離爆發出最大的威力,那些排成隊的相撲部成員以及消失在輝夜姬傳輸的影像中了。

源氏重工堅不可摧的鋼筋混凝土墻壁被打穿,相撲部成員從二樓掉了出去。

“動用我們的煉金武器。”源稚生的臉色變得凝重了。

通往三樓的樓梯中,滾落下來數十個煉金手榴彈。這是特制的武器,里面有大量的汞蒸氣與煉金毒藥,煙霧瞬間籠罩了樓梯間。

連輝夜姬傳說的圖像都變得模糊了。

在粘稠如液體的汞蒸氣白霧中,如狂風暴雨的子彈撕破一切。新型穿甲彈,巖流研究所最新研制對方猛鬼眾的究極武器之一,不指望殺死這個怪物,起碼要讓他受傷。

霧氣中傳來了低低的笑聲:“老朋友,還是要用這些無用的人類科技嗎?”

“不把你當年從我這里竊取的科研成果拿出來,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強大的火焰爆炸淹沒了所有的聲音。

巖流研究所布置了加強版的闊劍地雷在樓道中引爆了,與此同時還有高爆炸藥。

就連攝像頭都在這場沖擊中被融化了。

“啟動備用攝像頭!”源稚生說。

四十秒后,影像重新變得清晰起來,只是三樓已經沒有了入侵者的身影。

“他死了嗎?”已經回到醒神寺的風魔小太郎問。

其余家主也在掃視一幅幅監控錄像,如果是他們,在密閉的空間內遭遇這種程度的伏擊早就命喪黃泉了。

不死才是奇怪的。

可一旦他沒死……

“看,七樓!”犬山家主的瞳孔猛然收縮。

入侵者的身影重新在七樓的大廳中。

在監控消失的那一段時間,他突破了四樓巖流研究所的科學防線,紅外激光、尚在試驗階段的電磁武器、毒氣、機器人陣線被摧枯拉朽的毀滅了。

“誰給他提供的情報?”宮本志雄沉聲問。

源氏重工的五樓和六樓并不存在,是公路隧道。也就是說在隧道下面,四樓就是頂層了。想要進入七樓,除了電梯以外只有秘密通道。

可秘密通道在蛇岐八家內除了家主們,也只有少數高層知道,入侵者是怎么迅速找到這條路的?

“家族里出了叛徒!”風魔小太郎沉聲說。

“叛徒的事情可以后面追究,先想辦法殺掉這個人。”

源稚生將目光轉向橘政宗,“赫爾佐格說的科研成果是什么?”

“是不能公之于眾的武器,如果真到了那種地步,我會拿出來的。”橘政宗輕聲說。

七樓。

在這里伏擊的是執行局狙擊小隊,一張巨大的電網從天而降,囊括了大廳內的所有區域。同時高濃度的霧氣從門縫中蔓延出啦,所過之處全部結了一層厚厚的冰霜。

天羅地網之陣。

從天而降的電網是用特殊材質制成,哪怕是煉金刀劍也不能輕易割破,何況上面附著的電流足以把人烤成焦炭。而地下蔓延的霧氣,則是液氮配合著一種名為“龍息”的煉金設備噴射,可以讓人瞬間速凍。

天與地的落網都是為了限制入侵者的速度,但都不是終極殺招。

終極殺招是三枚暗紅色彈頭的晶體子彈,里面有海藻一樣的血絲。

賢者之石,對于龍王級別的存在都有致命殺傷力的終極武器。

這原本是蛇岐八家花費大價錢從混血種黑市拍賣會上購買的,讓他們的財政險些出了問題。原本是給復活的‘神’準備的,現在不得不用在入侵者的身上。

“射擊!”執行局的王牌狙擊手下令。

三顆由賢者之石制作的子彈在狙擊槍的槍口射出。

他下達命令的機會恰到好處,入侵者在進入七樓大廳后就遭到了突然的伏擊,被封死的大門讓他短時間無法離開。電網將其束縛住,寒氣也瞬間把他變成了冰雕。

子彈呈品字形射入冰雕,冰屑紛飛。

它們的落點分別是鼻尖、左胸與脊椎。

鼻尖的位置是腦干的部位,對于混血種來說被擊中心臟也不會立刻死亡,但腦干被擊穿也會一擊致命。左胸與脊椎則是龍類的要害,他們通常擁有兩個大腦,執行局也不確定入侵者到底是不是龍,只能采取最保險的辦法。

“成功了嗎?”有人問。

“沒有。”不知道是誰低低說了一聲。

打在鼻尖的那枚子彈并沒有貫穿腦干,反而是撞在青銅面具上撞了個粉碎。

而射向胸口與脊椎的那兩枚,正好被一前一后的兩只手夾在指尖,稍稍用力,暗紅色的晶體粉末散落一地。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在冰里還活動自如?”

哪怕是訓練有素的執行局精英,也壓制不住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這種小把戲當然控制不住陸離。

被冰封的瞬間,他就悄然催動了精神之火,讓內部厚厚的冰層融化,使得自己能夠活動自如。

他對于溫度的把控十分老道,沒有融化所有冰層,所以在別人的目光中,他被冰封了還能活動自如。

“賢者之石無效?”這一次,連源稚生都不能保持鎮定了。

“難道你們不知道?賢者之石蘊含的精神元素雖然可以殺死我,但必須是命中我的核心。”

陸離給煉金知識淺薄的日本分部上了一課:

“精神元素的可怕在于無形,有了形體之后,它反而脆弱了。如果你們的目標躲在鋼板后,就是白白浪費這種珍貴的子彈。”

他抬起頭,青銅面具沒有表情,在此刻卻顯得猙獰恐怖:

“老朋友,你還有什么把戲能取悅我呢?”

請看書_書迷正在閱讀:、、、、、、、、


上一章  |  我在龍族當老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