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在龍族當老師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章 橘政宗的末日(4)

第一百一十章 橘政宗的末日(4)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3日  作者:相思落黃葉  分類: 玄幻 | 衍生同人 | 輕小說 | 相思落黃葉 | 我在龍族當老師 
我在龍族當老師 第一百一十章 橘政宗的末日(4)
其他類型第一百一十章橘政宗的末日(4)

第一百一十章橘政宗的末日(4)

書迷正在閱讀:、、、、、、、、

“大家長,您快些離開這里吧。”

如果說上一次還是家主們想要試探橘政宗的決心,這次可就是真心實意的了。

防御的崩潰速度比他們想象中的要快很多。

龍馬弦一郎指揮的日本分部精英在八樓全滅。

九樓、十樓輝夜姬布下的科技陷阱被無傷地趟過。

巖流研究所成員以及剩余的干部正在依靠有力地形進行層層攔截,可就在剛剛,二十層的防線告破,距離三十層的醒神寺不過咫尺之遙。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離開的必要了。”橘政宗長嘆一口氣。

“赫爾佐格博士已經進化為完美的物種,憑借普通的火力已經不可能在源氏重工里將他消滅。”

“倒是各位家主,快快撤離吧。蛇岐八家可以沒有我,但是不能沒有你們。”

五位家主非常感動:“政宗先生……”

“如果上杉家主還在的話就好了……”宮本家主低聲說了一句。

幾位家主都流露出贊同的神情來。

不是沒有消滅入侵者的辦法,他選擇的地形過于完美,雖然源氏重工是防衛森嚴的極道大本營,可在大本營里是不能動用遠程導彈這種級別的武器的。

或者掌握究極言靈“審判”的上杉家主沒有失蹤,想來以她的能力不難抗衡入侵者。

“諸君,繪梨衣在否已經無關緊要了。”

源稚生低聲說,“只要我們團結一心,沒有對付不了的敵人。對方是沖著政宗先生而來,各位如果覺得不方便,可以搭乘直升機離開。”

“誓死保衛政宗先生的安全!蛇岐八家的尊嚴不容侵犯!”家主們異口同聲。

開什么玩笑,這個時候溜走豈不是在屬下面前失去了大義?

何況……插在桌子上的童子切安綱閃著寒光,搞不好先走一步的人就被清洗了。

“那好,”源稚生再次下令,“直升機小組準備,用繩索將入侵者帶離源氏重工!”

如果離開了市區,對付他的辦法可就多了。

“如果這個計劃不成功的話,就用我們的身體組成最后一道防線!”

二十四樓。

從直升機懸梯下來的特戰隊破窗而入,他們投擲繩索捆在了陸離的手臂上,那是由蛛絲編織成的煉金繩索,用來捆住古龍也不在話下。

陸離嘗試揮劍斬斷這些障礙物。

向來無往不利的刀鋒遇到了麻煩,他的勁力如泥牛入海一般彌散于無形,仿佛用鈍刀殺人,這些白色的蛛絲哪怕是他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清除。

日本分部不愧是擁有獨立的勇氣,這種高超的煉金編織工藝哪怕是卡塞爾學院也沒有掌握。

看來他們領悟了獲勝的訣竅——只有煉金術才能打敗煉金術。

“給我出去!”

特戰隊的成員不同于先前的a級成員,他們的速度、力氣都遠超那些靜音,隱隱逼近了蛇形死侍的層次。

陸離被蜂擁而上的人包圍了,就像螞蟻們聚在一起準備移動巨大的食物。

特戰隊成員紛紛用力,憑借人數優勢控制了陸離的四肢,他們不怕降落的刀鋒。只要能拖住他幾秒鐘,正在上升的直升機就會把他帶到外面去。

“目標正在移動!”

“繼續投擲繩索!限制他的活動范圍!”

直升機駕駛員面露喜色,隨著直升機的平移與拉升,那個在紅外成像屏幕上的入侵者身影正在一點點被拖動!

“目標抵達指定位置,上升!”直升機駕駛員向上拉升飛行舵。

飛行舵被巨大的力氣拉到了底部,機頭向上正在迅速地攀爬。可是成功的喜悅笑容還不等在他們臉上綻放,他們就意識到了不對。

為什么直升機的高度沒有改變?

為什么沒有破窗聲?

駕駛員這才轉過頭去,發現了極為恐怖的事實——蛛絲繩索到達了極限的拉升長度,直升機的攀升系統特沒有損壞。

而是入侵者雙臂一擰,用蠻力控制了飛行的直升機!

眾所周知,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如果你把繩索套在某座塔上,憑借直升機的拉力是不可能將其移動的。

入侵者,控制了直升機!

陸離用一樓擊倒持槍成員的氣浪推開了蜂擁而上的特戰隊成員們。

他不斷地后退,繩索驟然緊繃,每走一步在地面上都留下了一個深深的腳印。而直升機,也因為強有力的煉金繩索,被牽引著后退。

緊接著他揮舞雙臂,帶著直升機旋轉起來。

里面的駕駛員頭暈目眩、驚魂未定,只見入侵者像鏈球運動員那樣旋轉幾周后,煉金蛛絲終于到了承受的拉力極限,從中央斷裂。

直升機因為失控的力度在半空中旋轉起來,毫無章法,沒有任何人可以控制。

源氏重工的二十四層的變得狼藉一片,所有的落地窗被擊碎,到處都是硝煙與裂紋,滿地的穿著黑色作戰服的尸體。

陸離殺了他們。

因為從精神感知判斷,他們的龍類精神占比高達70,已經死侍化了。

“他來了!”

觀看監控錄像的源稚生拔出了蜘蛛切安綱,渾身上下的骨骼吱嘎作響,進入了最強的龍骨狀態。

家主們也紛紛做好戰斗準備,他們在蛇岐八家的地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誰要是認為他們只是不懂無力的決策者,那就大錯特錯了。

腳步聲不緊不慢的從樓道中傳來。

不到一分鐘,黑色的風衣離開了沒有燈火的步行樓道,進入了通明的大廳。

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如此優雅,從一樓殺到三十樓,身上竟然沒有半點血跡。

“入侵者,死!”第一個出手的是老邁的犬山家家主。

他拔出了煉金刀劍·鬼丸國綱,這柄曾被織田信長、豐臣秀吉等雄主掌握的斬鬼刀,發出了龍吟般的厲聲。

煉金領域與言靈·剎那。

深暗的紅光堪稱急速,大廳內中部的光芒暗了一瞬,仿佛被這柄刀切開了。

這柄刀太快,只能聽到音爆與呼嘯,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被刀光籠罩的領域全部如同落花那樣凋謝了。

犬山賀途徑的建筑全部出現了20cm的裂縫!

這就是鬼丸國綱所附帶的煉金領域——擴散傷害,龍類或者高級混血種都有愈合能力,但20cm的擴散范圍足以毀掉重要器官。無論是人還是龍,都不會想被這柄武器命中。

這也是其余家主沒有參戰的原因。

除使用者之外,不分敵我!

“刀不錯,人不行!”

催動七階剎那的光芒哪怕是龍骨狀態下的源稚生都看不清,除非他喝下進化藥。

可對于陸離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

為了防止暴露身份,他沒有取消犬山賀的言靈,從踏入源氏重工的那一剎,標志性的樹枝、言靈戒律都沒有使用。他不僅想要對日本分部隱瞞身份,卡塞爾學院同樣如此。

但是……在沒有找到第二節樹枝之前,他的常態速度約等于五階剎那,找到之后提升到了七階。

七階剎那在世人面前是遙不可及的神速,在他敏銳的視力面前,就是慢吞吞的烏龜罷了。

陸離揮劍格擋,倚天與鬼丸國綱相撞。

沖擊波迅速擴散,四周的墻壁全被劍氣轟塌,連里面的鋼筋骨架都被切斷。

犬山賀從未想到自己必殺的一刀能被接下來,他體內龍血沸騰,嘗試把剎那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可是他不經意間對上了那雙黃金瞳,無情到仿佛諸神在云間俯瞰凡人。

他的意志被動搖了,戰意與沸騰的血液迅速減弱,身體疲憊不堪,差一點就在這種戰斗中睡著了!

“不能這樣!”他咬破舌尖令自己清醒過來。

可就是遲疑的那一秒,他被刀身反推回來的力量震懾,像一只斷線了的風箏暴退出去,大腦渾渾噩噩之間留下一句:

“不要看他的眼睛!”

最后鬼丸國綱落地,它的主人也昏迷不醒。

“不愧是犬山家的家主……”陸離由衷地贊嘆。

哪怕是他用挑剔的目光來看,鬼丸國綱也是一柄不可多得的武器,其材質、工藝絲毫不遜色親手打造的倚天,是煉金工藝的集大成者。

而且他的主人也不愧是一姓家主,其戰意之強烈、精神之強大竟然能抗拒他的催眠,雖然有著白王血裔獨特的精神天賦,但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不過這句話在剩余的家主耳中,就不是贊賞而是嘲諷了。

他們的交鋒快如閃電,不到一秒。可八姓家主之一敗落的如此迅捷,說是贊賞也不會有人相信。

“狂妄之徒!”風魔小太郎說。

他并沒有加入戰場的意思,反而遠離了緩步前進的櫻井、龍馬、宮本三位家主,仿佛怕被交戰的余波打到。

“想不到我們還有并肩作戰的一天啊……”

三位家主呈品字形擺開陣仗,龍馬弦一郎位于右后方,櫻井七海位于中央,宮本志雄位于左后方。

他們的關系可以用剪不斷理還亂來形容。

櫻井七海尚未嫁入櫻井家名字還叫做‘冬月愛子’時的初戀情人是宮本志雄,迫于對方家族帶來的壓力分手后進軍偶像業,找了一個干爹,那位干爹就是后退的風魔小太郎。

后來尚未過世的風魔夫人強行終止了這一段不正當的關系,冬月愛子被送去英國留學。留學歸來后嫁入櫻井家,櫻井家家主死于宮本家與櫻井家的械斗,那時橘政宗不曾抵達日本,只有外五家沒有內三家,蛇岐八家自傷殘殺。

櫻井家家主死亡后家族并沒有被宮本家吞沒,是龍馬家的少爺龍馬弦一郎斡旋,才讓宮本家放棄了侵吞櫻井家的念頭,櫻井七海這位俏寡婦又當了一陣子龍馬弦一郎的情人。

“雷池!”

“不朽!”

另外兩位家主并不想回應這個話題,眼中燃燒著金色的火焰,或英俊或美艷的容貌變得猙獰起來。

他們發動了言靈。

“渦!”宮本家主也發動了言靈。

這是極為罕見的一幕。

左后方的空氣變得濕潤起來,水元素具象化,液體在領域內慢慢形成。漩渦一樣的水幕瞬間籠罩了方圓五米之內,足有半米厚,高速地旋轉著。

右后方則憑空涌起了紫色的電弧,不少電器全被電弧燒毀,細小的電荷在充滿水汽的空間中懸浮,籠罩紫色電離鎧甲的龍馬弦一郎仿佛雷神降世。

而中間櫻井七海女士就顯得比較普通了,她的肌膚由白皙轉為銀灰色,就像《x戰警》里面的鋼力士那樣,已經鈦合金化。

三個高危言靈。

序列號全部在89以上。

“就這?”

陸離有些失望了,不會以為三個高危級別的言靈就能打到他吧?

“別小看人了!”三位家主齊聲怒吼,龍文的頌唱聲音放到最大!

在宮本志雄與龍馬弦一郎的操控下,領域被壓縮到極致。櫻井七海的身上被套了一層半米厚的藍色光暈,電光在里面涌動。

要是路明非在這里絕對會吐槽:

“水能導電,你們不怕電死這位心愛的大姐嗎?”

可陸離沒有這個心思,他的臉上多了一絲凝重。不釋放戒律的情況下,他都稍稍感覺到了棘手。

水、雷、強化自身,互不干擾又完美統一,這無疑是組合言靈!

但這個言靈是以什么樣的方式綻放呢?

很快三位家主給出了回答。

櫻井七海此時就像《火影忍者》里面開啟雷遁鎧甲的四代目雷影一樣,電光閃爍,擁有鈦合金級別身軀的她能承受住雷電的壓力。

“雷!”

櫻井七海隔空打出一拳,那一拳中釋放了閃電!

她尼瑪能發波!

陸離來不及釋放精神領域就被閃電擊中了。

閃電的平均速度大約是光速的一半(數據來自美國能源部),哪怕他的速度比肩七階剎那,也不可能躲過!

“有意思……”

被閃電擊中的陸離沒有死亡,可讓他感受到了痛苦。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雷!”櫻井七海再次釋放了閃電。

只是這次想要命中陸離,已經不可能了。因為他繞著大廳跑了起來,留下了不計其數的殘影,無法辨別真身。

雖然陸離躲不過閃電,但櫻井七海也無法瞄準。

這股力量來源于龍馬弦一郎的雷池,哪怕是龍馬家主,也不可能大范圍釋放閃電。

“你以為我們拿你沒辦法了嗎?”

櫻井七海暴喝,她身上的雷水鎧甲旋轉起來,水幕爆炸,高速飛射的水滴每一枚都具有穿甲彈的威力。

這是無差別的進攻,水幕之雨已經接近水元素最高級別之一的“洞穿”規則,如果被擊中,陸離也會嘗到挨槍子的滋味。

甚至被打成篩子。

“變!”回應無差別進攻的同樣是一聲暴喝。

煉金長劍·倚天在陸離的控制下,轉眼變成了巨大的盾牌,將其牢牢地保護住。

水幕之雨打在上面,發出了噼里啪啦的聲音,出現了無數道凹痕。

“以為我沒辦法了嗎?”

三位家主的確被由劍變盾的這一幕嚇到了,陸離仍在高速移動,短時間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但有人作出了決斷。

在陸離失去武器高速移動的瞬間,源稚生攜童子切從天而降,帶著皇帝的威壓與殺意:

“獅子示現!”

請看書_書迷正在閱讀:、、、、、、、、


上一章  |  我在龍族當老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