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在龍族當老師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橘政宗的末日(5)

第一百一十一章 橘政宗的末日(5)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3日  作者:相思落黃葉  分類: 玄幻 | 衍生同人 | 輕小說 | 相思落黃葉 | 我在龍族當老師 
我在龍族當老師 第一百一十一章 橘政宗的末日(5)
其他類型第一百一十一章橘政宗的末日(5)

第一百一十一章橘政宗的末日(5)

書迷正在閱讀:、、、、、、、、

源稚生的起跳悄無聲息,真正做到了如蝴蝶般輕盈,陸離的視線正好被盾牌遮掩,聽力又因為電弧在空氣中的爆炸受到干擾,竟然沒有發現。

不只是他,三位家主同樣怔了一瞬。

誰也沒想到源稚生會在這個時候發起進攻。

由宮本、櫻井、龍馬三位家主聯手施展的雷水領域中,除了釋放者三人能免除言靈效果外,任何人貿然闖入都會被雷電、水珠擊中,普通人進來無異于自殺。

“不用管我!”源稚生在半空中怒吼。

他開啟了龍骨狀態,哪怕硬抗言靈·渦的效果也不至于死亡。

“該死!”陸離在心底暗罵一聲。

倉促間他作出了最優的選擇。

金屬如液體般流動,盾牌轉眼間再次變成了長劍倚天。他不得不舉劍格擋,讓自己的軀體暴露在言靈的攻擊范圍之下。

他還是小覷了源稚生。

夢想著去法國買防曬油的象龜竟然預判了他的落點,并抓住了對應的時機。

如果陸離選擇一半的煉金金屬為盾,防御層不僅會變薄,另一半組裝成的武器極有可能在童子切的斬擊下破碎。

言靈無法對他造成致命傷害,但煉金武器的威脅可比前者大得多。

“動手!”源稚生閉眼下達了命令。

‘獅子示現’是薩摩示現流當中必殺的一刀,全身的力氣壓倒刀鋒上從天而降,氣勢雄渾到斬開雷電,真如一頭閉眼的猛獅握著刀從天而降。

這個家伙聽從了犬山賀的建議,沒有直面陸離的眼睛。

刀與劍在半空中迸發出耀眼的火花。

就在此時,宮本家主、龍馬家主全力催動了言靈,雷暴與大雨充斥著整個領域,言靈催動到極致的他們竟然模擬了一場風雨潮之夜!

承擔導體的櫻井家主屏息,凝神,急速地轟打出一拳。

這一拳代表著閃電的雷霆萬鈞、帶著雨滴的穿透萬物、更帶著她揮用盡全力的拳風!

空氣中傳來了滋滋的聲音,這不是電弧,電弧此刻內斂醞釀著恐怖的雷電。這聲音來自櫻井七海的揮拳,她在潮濕的空氣速度快到擦出了火花,是水與火兩種元素融合的聲音!

無處可躲。

這一道混合沖擊波落在了陸離的胸口上,最后發生了超強的爆炸。

在電荷的干擾下,醒神寺的燈光全部熄滅了,一片黑暗。

“言靈·王權!”

被沖擊波邊緣炸到的源稚生顧不得喘上一口氣,淡淡的熒光從他的身體邊緣散發出,一道領域正在悄然成型,囊括了大廳內的每一個角落。

大理石的地面緩緩開裂,數百倍的重量壓在了陸離的身上。

這個時候就能看出白王血裔之間的差距,龍馬弦一郎、櫻井七海、宮本志雄釋放的領域不分敵我,哪怕是他們不慎也會被自己的領域誤傷,這是對規則不完全掌控的體現。

而源稚生這種擁有皇血的超級混血種則不同,他能隨意命令規則,就像陸離制作的戒律人偶一樣,可以選擇性地選擇攻擊目標。

八姓家主對于陸離的進攻并沒有停止。

在源稚生頌念言靈·王權的瞬間,風魔小太郎也張開了雙臂,仿佛與整個世界擁抱。

同樣是古老的語言在他的口中念出,只與源稚生錯開了一個音節,抑揚頓挫的聲音在醒神寺內回蕩,同樣的領域展開。

此情此景好似孩童牙牙學語,又好像源稚生的聲音被稍慢的錄音機播放了。

連櫻井、宮本、龍馬三位家主都感覺到了壓力,序列號排在91的言靈·王權再次綻放!

兩道領域同時綻放,大地轟然塌陷,大理石徹底碾壓成了齏粉。

好比一臺液壓機到達極限之后又提升了一倍的力量,任何血肉之軀都無法抵擋這股超重力。

“風魔家主的言靈和少主的一樣?”櫻井七海驚呼。

“不,少主是天照命,他的言靈獨一無二。”見多識廣的龍馬弦一郎說,“我要是沒猜錯的話,風魔家主的言靈應該是鏡瞳。”

言靈·鏡瞳,在白王血裔中也是極為罕見的存在,擁有這個言靈的人就像一面鏡子,可以迅速了解機關的裝置結構,并且可以復制他人的言靈效果。

如果血脈比釋放者還要優秀,復制的言靈也會比原版更加強大。

死在自己的攻擊之下,這就是鏡瞳的恐怖。

不過鏡瞳也有缺點,在風魔小太郎的身上就體現了出來——如果復制的言靈過于高階,自己并不能很好地掌控。

幾位家主受到的壓力就來源于此。

憑借風魔小太郎的血統,只能勉強模擬出王權的威力,對于規則的掌控遠遠不及。

“正如諸君所見,我的言靈就是鏡瞳。”風魔小太郎無比疲憊地開口。

此刻的他全無之前那種精鐵鍛打的精神,目光的冷厲變得柔和起來,整個人就像老掉牙不能捕食的猛虎。

這就是風魔小太郎一直沒有參加戰斗的原因。

不是年紀大了,而是在等待。他原本是想復制這個入侵者的言靈,以他的實力來看,哪怕只有七八成的威力也能將其重創。

但是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第一次“鏡瞳”在入侵者與犬山家主對戰時就已經釋放,除了剎那的“神速”規則,鏡瞳并沒有記錄下多余的規則。

也就是說,這位“赫爾佐格博士”進入醒神寺以后只展現了肉體能力與煉金術。

無奈他只能選擇王權,雷池、渦、不朽雖然都是高危言靈,但不足以殺死入侵者。

連續釋放兩次鏡瞳,復制的還是王權這種恐怖言靈,所以風魔小太郎才行將就木如老人。

“輝夜姬,啟動備用電源。”一直沉默的橘政宗開口了。

自從櫻井家主全力釋放組合言靈后,醒神寺就跳閘了,家主們是在黑暗中進攻,確保入侵者沒有心跳后才停止了攻勢。

而蛇岐八家的大家長,誰也不知道他在黑暗中干了什么。

“電路系統維修中,大約十五秒鐘之后恢復正常。”輝夜姬的聲音從播音器中傳來。

短暫的黑暗后,醒神寺內重新燈火通明。

驟然的光亮讓家主們稍稍瞇起眼,似乎不適應光暗的突然轉換。

“小心!”輝夜姬的掃描還不等完成,這個人工智能忽然驚慌的開口。

可是已經晚了,在輝夜姬的掃描數據中,生命體征已經檢測不到的陸離,突然在電路維修之后恢復了正常。

他連續施展了五次寸拳。

櫻井、風魔、宮本、龍馬四位家主全部倒飛出去,撞在了墻壁邊緣昏死過去,倆上是莫大的痛苦。

源稚生比他們的反應要快,但也躲不過必殺的一拳,只來得及橫臂擋在胸前。同樣倒飛出去,但龍骨狀態的保護讓他沒有當場昏厥。

“怎么會?”源稚生全力釋放王權后也會進入虛弱狀態。

他艱難地抬起手指,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燈光照在了陸離的身上,宮本家主釋放言靈·渦的霧氣還沒有消散。

若隱若現中,只能看見黑色的風衣與里面的襯衫被摧毀了,陸離赤著上升,胸口起伏,露出了白玉一般的肌膚與健碩的肌肉。

沒有想象中不可愈合的傷口,沒有細密的龍鱗,就是血肉之軀!

“你究竟是什么東西?”橘政宗緩緩打了一個寒顫。

這個問候來自真正的赫爾佐格博士,他研究過真正古龍的身軀,也沒有這樣恐怖。除非是完整的初代種,或者白祭司與黑皇帝,才有這樣的威能。

“這不重要,你還有什么把戲沒使出來呢?我經過這么多年已經進化成至德至力的存在,你該不會還是普通的凡人吧?”

陸離的每一個字都帶著森然的殺意。

人被殺就會死,但陸老師不是人所以不會。但這些言靈確實讓他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當然不是,我為你準備了這個。”橘政宗笑笑。

一段悠揚的音樂在醒神寺內回蕩,那是某種梆子聲,似乎是印第安音樂。

源稚生的頭劇烈地疼痛起來,他身體已經冷卻的皇血再次沸騰,無窮無盡的殺意籠罩他的心,他要把這個人撕成碎片!

但陸離的動作更快。

他在源稚生爬起來之前,長劍倚天已經分裂成若干個短劍,一抖手就飛了出去。

它們分別命中了源稚生的四肢與不太重要的部位,疼痛瞬間讓源稚生清醒。他茫然地看著四周,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被控制了。

同時,某種煉金陣法生成,他被徹底釘死在了墻壁上。

橘政宗第一次露出驚恐的表情來,他用來拖延時間的底牌竟然被破壞了。

這是他在黑暗中對輝夜姬下達的指令,如果入侵者沒有死,就播放音樂,并把開啟一扇電梯的權限,把源氏重工最底層的電梯運到醒神寺。如果死亡,一切指令取消。

源氏重工的最底層的秘密電梯來源稚生也不知道,那是他豢養蛇形死侍的養殖池。

唯一的問題就是養殖池比巖流研究所的位置還要靠下,讓它抵達三十層起碼需要一分鐘,這一分鐘本來是控制源稚生換取來的,可現在卻做不到了。

“別擔心,在你絕望之前,我怎么會殺你呢?”

“終于要向我展示你豢養的寵物嗎?我可是期待它們跟你的學生見面好久了。”陸離沒有急著殺他,反而用精神鎖定了他。

他用言語攻心,“我本可惜直接來到三十層殺了你,但你知道我為什么要一層一層上來嗎?”

“是因為我要讓你嘗到絕望的滋味,這都不足以抵消你干的那些惡心事。”

由于沒有武器,他伸手指向鬼丸國綱的方向,煉金領域被全新的姿態激活,傳世名器之一自動飛到了他的手里。

“讓你看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實力!”

陸離轉過身體,面對面看著橘政宗,橘政宗的后面是印有天照與月讀兩塊石雕的隱秘電梯入口。

源稚生敏銳的聽力聽到了電梯井之間的高速呼嘯,顯然那架電梯正在急速上升,里面隱約有嬰兒的啼哭與粗重的喘息。

他們究竟在等什么?

關東、關西支部?他們還在搭乘直升機抵達的路上。就算來了,一百多個a級混血種有什么用?

“叮”的一聲,原本是通往巖流研究所的電梯打開了。

“死侍?”源稚生忍不住驚呼出聲。

那是一個人身蛇尾的怪物,巨大的嘴巴中是尖銳的牙齒,嘶嘶地吐著信子,仿佛是由蛇類進化而來的。

它們渾身都是鱗片與粘液,骨爪鋒利如刀,這一趟足足搭乘了二十多個死侍,可更多的還在電梯井中攀爬!

聽數量來判斷,足以成百上千!

只不過這些死侍與已知的瘋狂死侍不一樣,他們是被人操控的,明明橘政宗距離他們更近,可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忽略了這個人,反而撲向了陸離!

一陣風忽然吹過。

“不!”源稚生忽然目眥欲裂。

他來不及追問這些死侍是誰養的寵物,只看到陸離迅速拉近了與橘政宗的距離,雖然老爹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要快數十倍,但還是快不過入侵者!

入侵者在短短的一瞬間連出數刀。

第一刀斬向他的右手,五指齊斷,鮮血噴濺而出,鬼丸國綱帶來的煉金領域讓他的右臂肌肉被分割出無數道口子。

第二刀斬向他的左手,同樣五指齊斷,左臂被毀。

第三到是他的腹部、第四刀是他的左腿、右腿……

橘政宗瞬間變成血人跌倒在地上,呼吸微弱。

這是千刀萬剮之刑,行刑者避開了橘政宗的要害,混血種的身體素質可以讓他短時間流血過多而不死,但相應的他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那張臉都扭曲變形了。

源稚生眼中閃過了融金色,他怎么也不能接受父親一般的角色在自己面前受到這種酷刑。

森嚴冷酷的氣勢從他身體中迸發出來,他處于極度憤怒的狀態。

混血種通常都會在憤怒中爆發,源稚生這種級別的人更甚。但這次他面對的是陸老師的煉金術,他的憤怒就只能是憤怒了,什么也做不到。

“接下來是你的那些寵物。”

這一切都發生在剎那間,死侍們甚至來不及越過橘政宗的位置。

鬼丸國綱再次閃過暗紅色的光芒,煉金領域以及精神領域共同擴大,死侍們矯健的身姿忽然慢了下來,整個人昏昏欲睡任人宰割。

貫穿之光閃爍,死侍群無一幸免,他們引頸受戮,沒有任何反抗。

就像是非常難的游戲出現了無敵版,主角身上的數值全是∞(無窮),割草一樣殺著最終boss。

這還沒完。

二十多只死侍被瞬殺之后,陸離再次手起刀落,他用鬼丸國綱抵著橘政宗的脊骨拖動了長長的距離,讓他抵達了電梯口。

一息尚存的橘政宗眼睜睜地看著陸離跳入電梯井,風卷殘云般殺死了所有的死侍。

不到五分鐘,他就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這就是你所仰仗的東西嗎?赫爾佐格博士?真是有夠可笑的呢。”

他對著橘政宗的眼睛,但毫無疑問,他是對幕后黑手交談。

陸離把手放在了他的頭上,慢慢抬高。仿佛有什么東西從軀體里拽了出來,最后被塞到了從褲子口袋里掏出來的小瓶子中。

“來!”

插在源稚生血肉內的金屬發出共鳴,讓這個憤怒到眼睛都在充血的象龜暈過去了。

倚天長劍重新回到他的手上,鬼丸國綱被隨意地拋在一邊。

接著他把橘政宗拖向窗口,用倚天的柄部敲碎了落地窗,三十層樓的高度,云遮霧繞。

“在這里被丟下去,骨骼會碎裂,斷骨會插入你的所有器官,你的大腦會變成一團漿糊,這幾乎是最慘的死法了。”

“赫爾佐格,你的結局要比這個凄慘一萬倍!”

說完,陸離把橘政宗從落地窗里拋了出去,在呼嘯聲中,他也一躍而出。

半分鐘后,蛇岐八家大家長橘政宗、赫爾佐格操控的傀儡,死亡。

請看書_書迷正在閱讀:、、、、、、、、


上一章  |  我在龍族當老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