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在龍族當老師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探夜之食原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探夜之食原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02日  作者:相思落黃葉  分類: 玄幻 | 衍生同人 | 輕小說 | 相思落黃葉 | 我在龍族當老師 
我在龍族當老師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探夜之食原
賬號:

密碼:

第一百五十七章再探夜之食原

第一百五十七章再探夜之食原

“我們需要準備一個備用的計劃。”

昂熱打開大熒幕,那是真紅之土的現場,蛇岐八家的精銳幾乎是傾巢而出,他們正盯著超級掘進機進入紅井。

“如果我們沒有成功,必須想辦法剿滅狩和白王。”沉默了一會兒后,校長說。

“你信不過蛇岐八家,還是信不過我們?”

副校長窩在椅子里,依舊不緊不慢地喝著白蘭地,他的臉色潮紅,隱約有了醉意。

“都不是,”昂熱搖搖頭,“這場戰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秘黨的精銳全部出動,如果我們發生了意外,我不敢想象世界會變成什么樣。我們必須將這個風險降到最低。”

陸離用贊同的聲音回答:“沒錯,哪怕殺死八岐大蛇,尼伯龍根的崩潰是不是一時的。如果數以萬計的狩沖到出口,我們的防線可能會告破。”

他從桌面上拿起一根試管,搖晃著令人垂涎三尺的黃金液體。

“我們需要誘餌,減輕防線的壓力。”

“這是什么?”

昂熱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這個東西吸引了,他的心神隨著蕩漾的液體一起搖擺,沉醉其中。雖然它沒有打開,但不難想象打開之后是何等的誘惑。

“一種危險的試劑,是針對狩的。這些家伙的精神幾乎在漫長的歲月中被磨平,只剩下對生者血肉的渴望以及對自由的向往。讓煉金生命拿著這個東西亂跑,可以拖延絕大數的狩。”

“煉金生命能跑過那些長著翅膀的狩嗎?”

陸離走到實驗臺前,調出了另一個窗口,那是一份設計圖紙。昂熱勉強能看出滑翔翼的模樣,以及少數幾個煉金公式。

“煉金滑翔翼,再有一個小時我就能制作出來,它的代號是獵鷹。可以讓我們的煉金生命讓龍類那樣在天空中翱翔。”

“非常棒,”昂熱轉身過問副校長,“裝備部需要多長時間?”

“隨時,反正那幫家伙跟我一樣,只負責守護入口。”副校長說。

2009年6月3日,上午9點21分,作戰計劃達成,一個小時后將發動總共。

這次進入夜之食原總共分為了三個小隊,分別擔任不同的任務:

第一小組的隊長是昂熱,他將率領陸離、源稚生、上杉繪梨衣、上杉越、楚子航執行八岐大蛇的滅殺任務。

第二小組的隊長是副校長弗拉梅爾,他與愷撒、裝備部成員守護傳送門,阻止零散的狩進入外界。

第三小組的隊長是蘭斯洛特,他的成員是諾諾、芬格爾、蘇茜、路明非,協助煉金生命‘終結者’,掩護第一小隊接近八岐大蛇,必要時支援第二小隊。

夜之食原外的入口,則交給風魔小太郎指揮蛇岐八家的成員,守在新宿區的下水道。

現在只差最后一件事——疏散歌舞伎町一條街,并臨時征用高天原的使用權。

此時此刻,高天原內。

“店長,您說什么?高天原今晚要歇業?”座頭鯨無可奈何地看著三位老板,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錯覺。

今天可以說是他近些年最高興的時刻,昨天的營業額到達了歷史之最,全部是慕名而來的客人,并且都預定好了所有的包間。

怎么今天三位老板不一鼓作氣奠定不可動搖的風俗業地位,反而要自毀長城?

“高天原要裝修,這是為了更好的款待客人。”

酒德麻衣呵氣如蘭,像使喚小廝那樣輕輕揮手,“這是命令,執行吧。”

座頭鯨縱使有滿腹的牢騷與不解,也不敢違抗三位老板的命令。

他當即出門,給助理藤原勘助發了一條短信,大意是讓所有牛郎離開高天原,對所有預約的客人發函致歉。

“高天原好像要解散了一樣。”曾經的花樣美男搖搖頭。

辦公室的大門緩緩關上。

“三無你的傷勢怎么樣了?”酒德麻衣問。

零沉默寡言,只是掀起了自己的裙擺,是令人炫目的白色肌膚,小腿的曲線優雅動人,盈盈一握。

“看起來沒事了,路明非那個家伙的言靈還蠻好用的嗎!”

蘇恩曦忍不住回憶昨晚,零的小腿處怪物的爪牙幾乎剖開了,哪怕是世界上最先進的醫院救治,也只是能保住一條腿。而路明非輕飄飄說出‘不要死’后,竟然連疤痕都沒留下。

“好用歸好用,但死了就沒用了吧?”酒德麻衣長嘆一口氣。

她的眼神盯著老板那封發來的郵件:疏散高天原,進入夜之食原保護路明非。

“怕什么,我們不是有那個大家伙嗎?先說好,我可不會進去!”

蘇恩曦的目光看向桌面,那是一個沉重的條形手提箱,里面全是0.5口徑的馬格努姆彈,其中還有三枚暗紅色的彈頭,由賢者之石打磨而成,對于初代種都擁有致命殺傷力。

“你根本不知道這些子彈的目標啊……”酒德麻衣輕聲說。

她抬頭望天,似乎越過天花板,抵達了高空。

“誰?不是八岐大蛇嗎?”蘇恩曦東張西望的,滿臉疑惑。

沒有人回答。

一個小時以后,天空的雨愈發大了。

源氏重工的樓頂,數十架直升機在暴雨中起飛,駕駛艙內某個人都抿著嘴,一言不發地望向窗外,雨水的簾子仿佛舞臺上的帷幕。

透明的帷幕下是螞蟻大小的人群,哪怕公布了紅色氣象預警,這座高度現代化的城市依舊運轉著,車輛如梭,人流如織,不以誰的意志而動搖。

“已經抵達高天原。”駕駛員說。

他們都是蛇岐八家的精英,按照道理說進入夜之食原的都是高端戰力,多兩三個A級混血種沒有大用。

但他們的言靈都是蛇。

在尼伯龍根中任何通訊設備都是沒有信號的,只能憑借特殊的生物信號傳遞消息。

每一小隊都會攜帶一位擁有蛇的聯絡員,剩余的聯絡員則會全副武裝地位于預定的節點,那是各自領域的極限。

他們就像古時的烽火臺,屹立不倒地承擔著看似不起眼但至關重要的工作。

“已經沒人了。”

陸離提著手提箱,率先走出了駕駛艙,冰冷的雨絲打在他的身上。

眼前的高天原好像昨晚的鏡像尼伯龍根那樣,沒有任何煙火氣,大廳中看不到一個打掃衛生的服務生。

“沒人正好,看來蛇岐八家的面子還是蠻有用的嘛。”副校長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回去之后我還要好好喝上一杯呢。”

陸離回頭向身后看了一眼,沒有人打傘,一色的黑西裝,肅穆的表情好像要參加誰的葬禮。

大批人馬那沾滿泥點的皮鞋踩進了一樓的舞池,除了副校長,誰都沒有對這個奢華建筑多看一眼。

“你干什么去?”昂熱問。

“看見了一瓶好酒,不喝可惜了。”副校長從酒柜最上方拿走一瓶白蘭地。

小插曲過后,由路明非領路,搭乘電梯進入了地窖。從這里步行可以進入下水道,正是伊邪那岐曾經設置的煉金矩陣節點之一。

副校長平時不靠譜,這個時間也終于正經起來,他的一只手搭在煉金生命‘天行者’號的肩膀上,眼中金光閃爍。

僅僅一個呼吸的瞬間,陸離聽到了無窮無盡的雨聲,那是水元素正在聚集。

那種腐朽、帶著鐵銹味道的氣味撲面而來。

“大家離遠一點,門要開了。”陸離揮了揮手。

在他的感知中,天行者上面的煉金紋路被副校長改寫了,在煉金學的定義上,弗拉梅爾就是煉金生命。

一個無比穩定的通道,正在鏡面內外連通。

“呼!”

門開的瞬間,沉重的呼吸聲跨越空間。

那是一只狩,它或許是湊巧就在高天原門口游蕩,又或許是察覺到開門的波動,抓住所有人驚嘆煉金史上這奇跡的一幕時,對副校長發動了偷襲。

陸離的手中立刻出現一把木制的標槍,瞄準,準備投擲出去。

他記得副校長的體能不好,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也是學術型的教授。

然而有人比他更快,或者說比岡格尼爾的投影更快,一道電流從最后方發射,在容貌丑陋且怪異的死侍碰到副校長前,把它擊落了。

“首戰告捷!”后面有人歡呼。

陸離回過頭,那群穿著防護服卻行動照常的瘋子已經沖了過來,其中卡爾副所長的手里還拿著一把電擊槍。

“就這種貨色也敢偷襲我?”副校長一腳把狩的尸體踢走。

這個死侍被攔腰斬斷,額頭上還插著一根標槍,死相凄慘。

它本應該是第一個呼吸到自由空氣的狩,可憐出門就碰上了裝備部與陸老師。

裝備部最喜歡研究這種煉金生命。根據終結者傳輸回來的數據判斷,這些死侍的骨骼都是被煉金化的,是天然的導體,所以他們采用了電擊槍,把肌肉中的神經電流全部瓦解了。

等到岡格尼爾的投影消失后,這些家伙又拿來電鋸,把骨骼鋸成了小塊,拿著相機拍照合影。

“昂熱,你確定這些家伙是你們學校的研究人員,而不是變態殺人狂?”

上杉越小聲問。

哪怕學生們也是目瞪口呆,他們雖然使用裝備部出品,但還是第一次見識這種作風。

——談笑風生間毀尸滅跡,甚至在敵人的尸體上載歌載舞,這是哪里來的神經病?

“你們注意點!”

昂熱也想知道這些家伙的狂熱從何而來,是因為這些狩長得像異形嗎?

“煉金封印技術!校長你難道不激動?”馬突爾研究員的興奮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煉劍封印技術是最正宗的龍族煉金術,可以把殘存的生命強行鎖在將死者的身體里。

按照蛇岐八家的記載,沒有人給他們植入這種煉金術,那只可能是在夜之食原內長期生活被煉金矩陣賦予了新的生命。

說不定他們還能逆向出夜之食原的構建方法!

昂熱這才想起來,裝備部的這些神經病也是狂熱的科研分子,除了動漫與垃圾食品,他們也對失傳的技術感興趣。只不過平常沒有接觸到這種技術的機會,會讓人漸漸忘記這幫家伙高材生的身份。

“里面的樣本多的是,你們小心沒研究透徹,反把自己搭進去了。”陸離說。

“怎么會呢?陸老師你要對我們有信心,等回到本部之后,我們還期待與你共同研究這種技術呢!”

卡爾副所長眨了眨眼,拉著陸離,拿著狩的尸骨,又拍了一張合照。

在他們交談的時候,蛇岐八家的精銳已經封鎖了下水道,闊劍地雷、紅外感應炸彈……等高爆武器正在緊鑼密鼓地安放。

昂熱最后檢查了一下藏在袖子中的折刀:

“出發。”

他率先進入了夜之食原。

陸離緊隨其后。

第三個人是仍然喋喋不休的卡爾副所長。

“陸離老師,你是怎么跟那幫神經病打好關系的?”趁著人群陸續進入通道,昂熱好奇地問。

在整個卡塞爾學院,裝備部屈服與昂熱的‘淫威’,是因為他掌控學院的大權,這幫瘋子不聽他的就沒有研究經費。

裝備部而畏懼副校長,是因為這個家伙的煉金術高超,還是個草菅人命的瘋子,瘋起來可以擔任這幫精神病的領袖。

可他們為什么和陸離關系這么好,就令人費解了。

“他們雖然瘋狂,還是蠻對我的胃口的,或許是某種程度的惺惺相惜?”陸離輕輕一笑。

昂熱現在懷疑彬彬有禮的陸離老師,體內也隱藏著一個精神病人格了。

“這就是尼伯龍根嗎?”

等到所有人進來,不知道是誰問了一句。

“并沒有想象中的美好。”

副校長輕聲感慨,他抬頭望天,天空中是烏鴉群般的黑影,遮天蔽日。

“見鬼!我怎么感覺到了次代種的氣息?”身為煉金術士見證偉大奇跡的陶醉神色為之一變,轉眼就變成了驚恐。

“該死,他們飛過來了!”

陸離不慌不忙,打開了煉金生命‘天行者’背后的開關,鐵青色的雙翼展開,原地升空。

那是純機械翅膀,在齒輪與鏈條中隱約能看到金色的溶液,好像老舊的自行車車鏈吱吱作響,主人在上面涂了一層機油。

隨著天行者的升空,生出雙翼的狩們紛紛調轉了方向,對血肉的渴望被拋之腦后,那是至尊的氣息,是基因進化的本能驅使他們!

危機被短暫的解除,沒有發生最壞的情況——無窮無盡的死侍令他們寸步難行。

“大家都記住了各自的職責了嗎?”昂熱看了一眼腕表。

“記住了!”

除了卡爾副所長,所有人齊聲回答。

因為昂熱終止了他與陸離老師交談煉金術心得,這個家伙憤憤不平,正盤算著若干年后重現煉金封印技術,把臨死前的昂熱制作成漂亮的標本。

“出發!”隨著一聲令下,殲滅計劃正式開始。


上一章  |  我在龍族當老師目錄  |  下一章